念荼

少年们/国戏国

-是瞎扯。
-OOC/OOC/OOC我流恋爱脑国戏国
-现代普通学生设定下还要作的一对划掉
>>>>
“我说啊,国酱——”
狼谷吊戏盘腿坐着有栖院御国左前方两步远的地步冒出来半句话,刻意之下柔软的话语在柔和的微风中漾开波纹。早就打开的书还扣在头顶,对半随意的一页看得出本人压根没打算好好看它,他嘴巴咬着随手抽出的草芯一动一动视线落回树前正对着的另一个少年。

“啊?怎么了吗。”
和狼谷吊戏不同,有栖院御国可是抱着不浪费时间的心态才牺牲午休时间到室外复习的,笔尖划出一道黑线标重知识点因为声音的打扰暂时停下,抬离纸页几分。有栖院御国紧绷的神经放松,眼前的印刷体与自己的字迹重叠迷糊,深呼吸嗅到就近暖阳落在草地上的味道。

“国酱——看我、看我啦——!”
“哎…?”

或许是看书的确让大脑有些疲惫了,御国难得没有无视对方的呼唤,而是移开书曲起腿叠着胳膊俯下脸以一个比较放松的姿势扭头回应,正好看到狼谷吊戏手撑地面爬过来的样子。

学校发的标配夏装领口敞开,目光自然的从狼谷吊戏下巴擦过落在白皙的胸口上,连两旁微微凹陷的锁骨也一览无余。两个人距离本来就不远,几下狼谷吊戏毛茸茸的脑袋就凑到了有栖院御国跟前,视线也被放大的面容占据。

“做什么啊?吊戏桑~?”
有栖院御国倒也没有觉得太奇怪,他们的关系从当初见面开始就处在微妙的点上。打个比方就是类似于青梅竹马,只不过这边是竹马竹马,外加互相相性在负百和满百间摇摆不定。

狼谷吊戏眨巴眨巴自己琥珀金色的眼睛,同一色系的眼底倒映出有栖院御国金色的发丝反而不怎么明显。他步入青春喉结尖锐,上下移动配合嘴唇张合结果除了“国酱”两字又没了下文。

看得出来是想要说什么,有栖院御国嘴角连自己也没意识到浮现了微笑,明明心底还没有开始猜测谜底。御国背靠着树并没有后退的余地,索性抬起头扬手把吊戏主动凑过來的头揉了揉。略长的发丝发质偏软,吊戏昨天正好洗过头现在揉着正舒服。

<<<
有栖院御国和狼谷吊戏曾经的小学的同班同学,后来御园因为家里问题转学和吊戏不辞而别。没想到高中又阴差阳错来到同一所学校——缘分是断断续续又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就像言行都在表达对对方厌恶感的他们偶尔会被人称作相似那样奇妙。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水灵灵的小团子。但狼谷吊戏还比有栖院御国高了那么几公分,面容线条稚嫩的黑发少年性格也不分明,面对面站着除了那对眼睛特别漂亮小御国也没有多在意。

小御国仅仅是把小吊戏当做人生里一个不轻不重的路人,可能还有点不顺眼那种。直到一不小心看到了躲在树丛下哭成泪包的人。

谁会想得到人前乖巧听话的小吊戏心里藏着很多事呢?同样是个小孩子的小御国当然猜不到,也没有办法去猜测什么,在发现后安静的蹲下身子伸手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在小吊戏的脑袋上。

不出意料手指碰过软软的头发按在狼谷吊戏头顶。小吊戏吸吸红通通的鼻子抬头茫然,小御国也是不理解自己动作,至少下意识又安抚性质的揉揉脑袋。就像自己被安慰一样。

毕竟两个人都小,再仔细也记不清了。最后还是小御国陪着才认识几天的小吊戏在外面露宿了一夜。还好是夏天也不冷,附近种了不少驱虫植物甚至连虫子都没有。抬头看看星星倒是有不少。晴朗而无云显得墨蓝深邃的天空被细碎的星光铺满,静谧的气氛安然充斥在空气里。

“孽缘”开始似乎还说得过去。

—等到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有栖院御国和狼谷吊戏都变了。

<<<
夸张的,带着一股子奶油甜味的拥抱是第二次见面时狼谷吊戏給有栖院御国的见面礼。

他仍旧是一个人,以和一般人不一样的方式强行出现在有栖院御国的世界里。

居然是同一所高中,狼谷吊戏是开学就请了两个月病假的家伙连名字都没有在班级点名册上留着。就在某一天有栖院御国进教室门的那一瞬间扑过來抱住,收紧了双臂,对方身上的气味取代了路过花圃时沾染的花香。

然后狼谷吊戏以更轻佻的姿势卡住有栖院御国的下巴——御国发现了自己已经比对方高了那么点,现在可以俯视了——细长的金眸眼尾一挑,出口的话嗓音还能琢磨到孩子的味道语气却是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不是国酱吗~~好久不见赏个见面费呗~♡

有栖院御国承认他懵了。然后狼谷吊戏和个没事人一样松开手拍拍再是璨然一笑,开个玩笑而已哦国酱没有被吓到吧~?

—没有个鬼
意外开启了高中同学同桌乃至同寝副本的有栖院御国在怀疑小时候和自己认识的狼谷吊戏倒地是不是面前的这个。

—你怎么可以不记得我呢?小国我们可是酱酱酿酿过了耶
—…你去死吧♡

有栖院御国知道眼前的家伙口中提了到的是什么,“狼谷吊戏”这几个字可是在那一瞬间就跃到了心口。不过就像有栖院御国不去提自己的不辞而别,狼谷吊戏也不会开口说出再往前他独自的事。

——面对这家伙该习惯总会习惯。
有栖院御国深感这个定律的可怕之处。啊…毕竟,他的说话习惯被狼谷吊戏带跑了是不争的事实。

莫名其妙的两个人的关系之差(好?)就被全校公认了。

<<<<
“喂喂,我说啊国酱——”
“你已经重复很多次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回忆这种东西想起来好像很多的样子可一转眼就被人声音抖个干净,有栖院御国的眼前只剩下狼谷吊戏干干净净一张脸。

“就是那个啊,那个!——”
狼谷吊戏故意断句的拖长让有栖院御国难免又皱起眉,没好气的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把眼前毛茸茸的脑袋往下轻拍。说实话吧有栖院御国也不是完全猜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个?吊戏桑我说你啊…”——就像最开始的那样轻松就把手指插进对方发鬓间。

“我们谈恋爱吧♡♪”少年临时一低头躲开对方的手下一秒重新凑回御国眼前,弯起掬进阳光的眸子分明是邀请对方在自己从此往后的人生永远占据一席之地——再油嘴滑舌的腔调这一刻也变成笃定。

“是狼谷吊戏和有栖院御国哦♪”狼谷吊戏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几句,“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干脆就凑活吧。你看哦他们都脱团了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和我在一起啊♡”

“…哦?”后来的理由反而让有栖院御国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好也是意料之中。“你这个态度是不是有问题啊…?”

“没有问题。没有。”狼谷吊戏笑眯眯也伸出手贴住有栖院御国的脸,食指蹭住下班轻抬,“所以国酱的回答——”

紧随而至的是唇瓣覆上的另一层温度。对方的舌头毫不客气地撬开本就不紧的牙关长驱直入,舔过牙床再与另一条舌头纠缠。虽然技巧生涩但足以把自己的气息融进对方口腔。

“勉为其难就和你这只家伙在一起了。”顺势把对方搂到自己怀里有栖院御国笑着和狼谷吊戏咬耳朵,“可记住了吧?♡”

“诶呀www国酱记性不好的话也只能我来了呢~~♡”

=Fin

评论(2)
热度(1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