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名字。

-cp0382[TorowaxHoney]
-私设有[关系确认=老夫老妻模式on]OOC有请见谅💦还有一丢丢R15←
[时间线是猿鬼事件结束Torowa和Honey回三栋监狱(养伤期?)漫画其实没有看完有误差就当架空吧x]

>>>>
“Honey。”

Torowa的声音在物什稀少而空旷的狱舍中格外清晰,Honey听到了也就停下手上动作。Torowa说话的腔调总是带着抹不去的法语味,就算他学过诸多外语譬如英语德语,而如今常用的是日语也…一开口还是能让觉得“是的他一定有着法国血统”的人。不用看外貌仅凭从薄薄两片唇吐露的字句。

Torowa开了口,舌尖在口腔中柔软的卷起再抵过牙龈,最后轻轻咬合重音习惯性落在最后一个字母上。一点点的鼻音让词平添几分性感。Torowa在叫Honey的名字,一般而言“Honey”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又普通的才五个字母的单词。只不过现在更代表了是一个人,是一个性格暴躁的家伙的名字。

“干什么啊?”Honey涂指甲油的动作暂停在半空,沾有紫色亮油的细软刷子离开指尖几分避免誤涂。姿势有几分变扭指缝也随时间过去隐隐作痛,之前被自己的丝线嵌进的后遗症逐渐显露,虽然没有太明显的伤痕可实际上稍张手握拳还是受到了影响。偏过头对上自己狱友安然投来的视线,一双绯红色的桃花眼带着常有的戏谑笑意。Torowa眉毛属于细长轻佻那类,倒是下睫毛特别长,根根分明足以勾得人心,于是他眨眨眼下一秒就凑到了Honey的面前。

近在咫尺甜丝丝的味道忍不住往Honey鼻子里钻,Honey一下子分辨出来这是什么,是他们接吻时最常直接感受到的那种滋味,“你又吃奶油炖菜了啊?吃独食啊你小子?!”

“哎~Honey不也…偷偷喝酒了吗~?我可记得稚主任禁了你一个月的酒哦。”Torowa眼角轻轻一挑做出了回应,一边说着一边帮着从Honey手中取下了指甲油拧放落在地拧紧以免打翻。“…??”一时间被欺身过近反应也随之滞缓,Honey两手空空愣了下子眼底就满是Torowa那看似和蔼可亲的温柔笑容。

“…?靠Torowa你这小子…?”Honey愤然竖起左手中指向对方表达强烈不满,左手中指的指甲还未涂完,亮紫与粉白的指甲对半分泾渭分明。“Honey——涂指甲油前把药膏先抹了才好吧?”Torowa仍旧面带微笑右手覆上Honey左手,轻快地牵过亲吻一下中指,在Honey破口大骂前指尖按过对方掌心内测沿着纹路轻轻摩挲。隐秘的伤痕被撩拨引起酥麻的细微疼痛让Honey倒吸口冷气嘴角抖抖。

“……那你这样是故意的吗??”放大后的疼痛提醒下Honey有点心虚地别开头,当然在他心里比起暂时看不见的隐伤在打斗的时候脱落的指甲油才更让他心痛,“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单纯用工具吗!要不是一定要我用手我才不会这样呢…!”“是是——那就先上药吧,Honey~”“指甲油还我,不差这点时间。”

“Honey~”
“…干嘛?”
“Honey。”
“指甲油给我啊混蛋!”
“Honey-”
“Torowa你小子很烦人啊!!…靠、疼嘶…”
“Honey♪”
“…???你就是想打架吧?”

“Ho——ney”
“Honey”
“Honey”
“Honey”
“Hone…”
“我靠你烦死了行行行你行你来特么给老子闭嘴!!!”

Honey当然看得出来Torowa现在完全没有想打架的意思,只是在“单纯的”一声声一遍遍叫他的名字。

每一个词都是他的名字,每一次都不一样,Torowa握住他的手不让他抽回,眯起眼睛盯着他说出短短音节的单词。Honey后仰脑袋拉开一些距离看Torowa的眼睛,那是如同盛放的、灼人火焰一般的仙客来的颜色,娇艳至极的表面之下是有着毒的内在。Honey突然觉得自己眼眶有些发涩,太奇怪了。

“Torowa,你超麻烦欸。”思量过后试图用抱怨的口吻将更深层想表达的意味彻底掩埋,Honey放松了对手的控制顺其自然让它被另一只手更完全地握住。Honey倾过身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再度对上那对眸子的时候不出意料寻觅到了一丝挑衅与欢迎并存的笑。

“Honey——”将紧随于名字的尾音堵回对方嘴里,Torowa阖起眼配合地放松牙关让Honey滑进口腔交换了彼此的唾液来一个绵长的深吻。Torowa出身就是浪漫之都法国,Honey则是情场上猎艳好手,两个人最不缺的经验恐怕就是肉体上的旖旎交流。舌与舌火热地纠缠,把对方的气息一一刻下,香甜的奶油和醇厚的酒精气息混杂一同涌进大脑。水啧声一时间取代了房间里原本有序的呼吸声。

Honey本来是掌握主动权的,可惜当他还想以更加侵略地方式进行下一步时掌心虎口传来刺痛让他分神,一瞬间被翻盘,被带有得逞笑容的Torowa反压制了。

手指与手指相扣,不过在Torowa后来刻意控制力度下疼痛感又消隐,Honey皱起眉欲脱口而出的话自然和方才一样直接进了肚。塞进腰间的薄衬衣被悄悄扯出,一只冰凉的手贴上小腹,修剪圆润的指甲甚至在沿着Honey人鱼线下移拉下裤子。氧气逐渐殆尽思考也慢了半拍,鼻腔哼出稀碎的声音Honey也懒得多做什么矫情的举动。

对Honey来说两个大男人磨磨唧唧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只不过Torowa似乎和他脑回路经常不一样。

“好啦好啦——Honey。”Torowa分开紧贴的唇末了啾地亲了一下Honey嘴角,“我帮你吧。”在Honey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不容分说把Honey的手拉到自己眼前,挪出了放置一旁的药膏用食指沾取一点点开始在Honey手上涂抹。Honey哼声注意到那是从御十仪医生的医务室拿回来,但是因为用前需要把一堆东西按比例调整半天太麻烦所以才不想先涂。

“Honey可是美男子啊,当然连手也要好好保护~♪”Torowa低着头耐心地将青白色胶体均匀抹开在Honey手背,连最细小的地方也留心到。Honey的肤色其实比Torowa稍微白了一点,或许和Honey一部分日本血统有关系,也有可能是因为Torowa一般负责正面面对爆炸场景,而Honey的从确定后一直都是bullet&thread…什么啊这不就和他说的一样必须要保管好手了吗??

Honey突然就有点气结,把闲得无聊四处晃的目光转过来,话酝酿在喉咙口还没有说结果呢看着人还是起不了头。Torowa难得没有暗着讽他也不是嘻嘻哈哈开玩笑,自己的手被人托在掌心仔仔细细一寸一寸揉匀微凉的药膏。Honey有点小洁癖讨厌别人碰他,Torowa也不可…算了偶尔也可以吧。

Torowa的头发有点卷,比翡翠再多了几分绿的颜色。他现在低下头刘海把那对瑰丽色泽的眼睛遮挡住了,从手背传来触感在提醒他对方其实在全神贯注看着他的一部分,最亲密地触碰他。Honey鬼使神差喊了一声“Torowa”,Torowa应声就抬起头,青绿细密的睫毛扇了扇眸色更艳,他扯开了笑容嘴角应势扬起,樱红色的嘴唇还带有亲吻留下的红晕水光,洁白的牙齿上下一碰清晰地再一次直呼自己爱人的名字:

“Honey?~”

“…啧。”入耳的磁性嗓音配上压抑不住的赤裸爱意,Honey真是不知道原来还可以有人把名字都叫出一股色/情的意味,没办法,因为他是Torowa。Honey用舌尖舔了一下自己唇缝似乎又舔到了腻死人的奶油味。糟糕极了,他可不适合奶油啊。

“Torowa,”一只手差不多被好了药膏,Honey夹紧手指主动反扣住Torowa打算交替的手,换来Torowa抬头略显疑惑的眼神。将他另外一只一直垫着的手拉至自己面前,卡住手腕咬上对方指尖舌尖灵活轻扫指腹,Torowa手颤抖了一下显然也没有想到Honey的这一步动作。总算看到对方吃瘪的Honey勾起嘴角轻笑,“Booty call?”

Fin<<<

那个我…真的…超喜欢Torowa叫Honey名字那个声音那个语气啊啊啊又苏又撩和其他人叫Honey名字完!全!不!一!样!想想Torowa平常一声一声叫Honey名字我就要死了(……)咳,痴汉性发言见谅(。)

评论(8)
热度(41)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