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

“我的确看见过他们,”我抽出夹在封底缝隙间的书签别在阅读到的书页上,留了份心恰好是诸神宴会。合拢图书馆借来的书籍小心翼翼移回桌边,露出礼节性微笑平视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少年,少年的发丝却又让我回想起书中酒神巴克斯发间妆点的葡萄,“今天来这边喝下午茶的人不多,基本也都是我的校友,对,就是附近的学校啦——我不眼熟的也只有那个人。唔么…准确说就是一个小时前哦。两点半我都会在这里喝下午茶的。现在快四点了”

“他们?是‘他们’?嗯对,有两个人。”我用指节轻轻抵住下唇蹙起眉在脑海组织措辞,“一位是金发,耳侧还垂着褐色的辫子,觉得很好玩就多看了几眼,上半身是白色短袖和…还有黑色牛仔裤也符合你的描述。啊,另外一个人是黑发。嗯嗯,从他们交流动作看起来关系很好哦。怎么说我也抱有一颗想在心理学拿到A的心嘛。”换了只手托腮态度稍微轻松起来,对方反而鼻尖开始渗出细汗紧张,我只好摆摆手稍微加快语速,“因为位置关系我看不到黑发那个人的眼睛颜色。金发那位眼睛是琥珀色吧?树脂的颜色,我朋友很喜欢这种小玩意的。对光看可真是漂亮啊…”

“啊——当然时间我不缺并没有关系啦,不过我想先知道你和他们…那个金发的人的关系?虽说萍水相逢即是缘但想了想还是不太好意思随随便便在背后说别人啦。…嗯嗯,有栖院御园…是你的名字吗?和你一样可爱呢——”习惯性夸赞的词脱口而出,出乎意料前几秒还气势汹汹的少年瞬间耳朵尖红透,似乎连蝴蝶结都红了。…蝴蝶结???

“哈哈哈反应也真是可爱…”阖起眸子赶紧用手背挡住嘴忍住尽量不笑出声,咳嗽一声打算岔开话题,“金发的是你哥哥吧?看眉眼很像哦。你们关系应该很好吧?”

“啊好的…那我也不多问,因为御国——总是叫金发的人也有点奇怪,可以称呼名字吧?——就坐在我斜对面。喏,是那边。用金银花装饰伞杆的位置。是的是的,他对面不是黑头发的男人…吊戏?是叫这个名字吧,不是他。唔呣…是一只两只手那么大的,可爱的布娃娃哦。帽子带着牛角,两只麻花辫子还有绣了蕾丝边的红裙子。会对可爱的东西投注过多的关注~对对,听他称呼是叫艾贝鲁。”

“是有点奇怪哦,虽然娃娃真的真的很可爱——咳,我知道、我知道啦。”黑曜石打磨光滑镶嵌的眼睛,怎么想都很棒啊,“他点了一桌子的甜点。有撒了细碎沫子的黑森林蛋糕,有加了当天采摘运送的水灵灵草莓白蛋糕和嫩黄椰蓉法式蛋糕,也有今天特点八十八夜茶摘所制抹茶千层…啊还有切开口子淌出巧克力浆的巧克力熔岩蛋糕…!瞬间弥漫的热腾腾的巧克力气息我现在都还记得…哦哦好像是提到了你的名字?御园最喜欢…是你吗?”

“我对甜点印象深刻嘛…”情不自禁砸吧了嘴才反应过来对面的不是自己挚友,挠挠脸颊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太过分了…他心情很好?也是那个时候他头探出遮阳伞冲走过来的吊戏挥挥手,有所薄浅的阳光撒在他脸上眯起的眸子流光溢彩,真好看啊。”

“吊戏他是黑色单衣七分裤吧,布料很薄那种,怀里抱着大大小小的袋子所以胳膊肩膀口褶皱很多可以判断啦。他们俩对峙了一会儿,吊戏就气愤…人在生气的时候肢体语言会更丰富,譬如比正常站姿更分开双脚间距还有伏倾下身。他气呼呼地指着布娃娃叽里咕噜念叨,抱歉听不清具体啦。呜哇——看起来是平常的事情嘛?他们的关系你也知道吗?…咳,我不多问。”

“吊戏他应该是抱怨抗议…?后来他从一只袋子里拿了一顶帽子出来,非常…嗯…零零碎碎一堆仿制银质小玩意挂在上面,十字架啦骷髅头啦那种。他把帽子颠了颠就正扣在御国的头上?不得不说那个帽子风格完全不一样啊哈哈哈。”

“——然后呢…”我侧过头目光投回两个人坐过的位置,刻意顿了顿,“发生了一点点不和谐的争吵?吊戏继续把一袋子衣服丢给御国怀里自己转身捏着饼干丟嘴里,御国脸已经被帽檐遮住看不清…他没有生气而是低头在翻袋子的东西吧?不确定呢…呜哇,说起来吊戏吃的好快…!囫囵吞枣吃了好多,对甜点来说太不尊敬了喂!”

“吊戏他最后喝下红茶直接用手背抹了嘴角,一下子吃太多到嘴里脸也变得鼓鼓的。对啦,仓鼠那样。我看见他绕着桌子转了一圈又停在御国身侧,御国前面还有半块蛋糕。我猜吗吊戏是怀着不吃浪费的心情也想吃了,结果哦,被御国提前发现抓到手腕——但是吊戏一抖仍旧是把它丢到了嘴里,没有一口咽只好咬着一半那种。”

“——不过御国也吃到啦。嗯…嗯嗯……什么,你的眼神是在说我漏了什么吗?才没有啦!就算你请我今天的下午茶我也不会把照片给你看的——一个月啊,两人份可不可以…?啊,来来来给你看哟我抓拍技术贼溜!”

“…”

“等,等等,住手冷静这是我的手机我省吃俭用三个月买的新手机不能砸不能砸——呼呼,累了就休息吧可不要做出什么让手机哭泣的事噢。”心疼地把手机收回自己腰包里,在拍摄相册中带着一顶滑稽非主流风帽子的金发男人抓着另一个人手腕,面部轮廓相重双唇紧贴,像素良好连两个人唇边白色奶油也清晰可见。

“然后就如你所见他们现在并不在那边。后面的没有了啦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噢——就在一个小时前,现在要变成一个半小时了吧?不信的话你可以走过去看看。啊…我相信空气中还有甜蜜的奶油味道,你知道吗,这家店的草莓奶油蛋糕可是连获这条街三个月的第一了。…抱歉抱歉,又说远了。喏,你看,那边…嗯就是对面那个车站,他们坐车走了哦。”

“…”

“那么这位可爱…帅气的御园先生,祝你早日把你哥捉回家哦♪”

我仍旧坐在椅子目送紫发少年小跑着离开,他的肩头突然落下紫粉的星光,隐隐约约似乎又看到一名麦金色发身着欧式执事服的男人主动扶住他的一侧,下一秒两个人共同消失,紫色的蝴蝶原地扇动翅膀伴随磷粉散落也没有了影子。

“等等哎…我是不是指反车站了呢?”半晌突然想起来之前和他们合照后自己就换了个位置,又拿出手机滑动解锁查看相册对比各个位置,“……啊嘞…抱,抱歉了啊~♪”一丝丝歉意,发现不能告诉提醒了也只好“作罢”。继续浏览最后一张赫然是两个男人自然搂肩一起的自拍,主动拉近两人距离的黑发男人笑容明媚,金色眼睛就如同另一人的发丝。

“我…才不是为了下午茶呢x~”
=end
‌大概是国戏私奔的小插曲

评论
热度(3)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