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柯路诺]Jamais Vu(四)

A disorder of memory characterized by the illusion that the familiar is being encountered for the first time

明明是熟悉的事物,却以为是初次相见


第三日

——

巡查东方古街

 ——

-第二日

-相关人员:指挥使,柯路诺 

 

【旁白】既不是真实也不是虚幻,那么又算是什么呢。

 

【指挥使】已经看了好几次太阳升起和日落了…但是自己不仅毫无睡意也没有疲劳饥渴的感觉,要不是看到柯路诺每天找野果和泉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活着了…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旁白】可以确定的只有这里并不是交界都市,而是有着青山秀水、有近似原始森林般存在的野外,清新的空气和鸟啼兽鸣都彰显着大自然的活力。在树影婆娑下走着,前面不远处的长发身影走出一条路却没有被枝叶勾到半分。

【旁白】…然后越走越远!?

 

【指挥使】啊、柯路诺,等一下走得太快了!…

【柯路诺】哈哈~对不起哦,我一个人好久好久都习惯了!啊把手给我吧?前面就到了——

【旁白】柯路诺终于意识到后面还有一个人,停下来往回走不好意思挠挠头伸出手。

 

【指挥使】哈、哈啊…柯路诺一个人、好辛苦啊……

【柯路诺】我自己一个人没感觉啦!不如说【指挥使】是我第一个说话对象~?啊,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的语言说不定就是为了和【指挥使】说话吧!

【旁白】将手搭在柯路诺的掌心,平复着喘息被人一拉有些踉跄地上前。柯路诺笑眯眯地带着自己往前走几步,迈着步子牵动自己动作几步离开光线黯淡的树丛。一步两步,柯路诺自然地略微敛眸握着手在青草地上赤足走着,浅浅转了一圈偏头看着自己。

【旁边】清晨的阳光明媚,背景的蓝天青山融为一色,像极了在跳舞。…但是对方应该不知道舞会这种事情存在吧?

 

【柯路诺】到了!【指挥使】你看哦—这里就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指挥使】啊、啊哦…诶?

【旁白】在自己陷入震惊的时候柯路诺已经松开手,在阳光下张开双手像是拥抱着这个世界。掌心还残余着羊角少年温柔的温度。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稳住情绪同样微笑着看向对方。

 

【柯路诺】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哦,天空啊,白云啊,山啊,树啊——全部全部凑在我的面前,很热闹吧!啊,还有就在我身边的这些草也是,好热情的——

【柯路诺】然后我就和他们一直一直在一起——

【柯路诺】嘿嘿,很棒吧很棒吧!【指挥使】也会喜欢的吧!

【旁白】柯路诺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活泼的动作让发丝也跟着荡起弧度,诞生于群山之中的自然之子在这一刻把原本独属于自己的珍贵回忆分享给了另一个人。他又转了几圈,眼神期待地看向自己——

 

【指挥使】喜欢。

 

【旁白】安静下来了,往常可以听到的象征着自然的细微声音在这一刻静音了,只有柯路诺上扬的带着无比喜悦的嗓音。或者说自己的眼中的只有柯路诺的身影。不假思索地做出回答,在考虑更多之前,只想这么确定地告诉那个人自己的答案。

【旁白】交界都市的柯路诺也好,在这群山环抱中的柯路诺也好,柯路诺就是柯路诺,与他相遇并且度过的每分每秒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柯路诺】太好啦!~我就知道【指挥使】会喜欢的!接下来我带【指挥使】去爬山吧!从山顶看风景是最棒的—!

【指挥使】…呃啊、等一下,我不会爬山啊……啊啊不要晃我了我听到了!

【旁白】就在自己说出口后的同时,还没来得及解释和再多说什么就被扑过来的柯路诺摇晃着肩膀安利下一个景点。

【旁白】近在咫尺的对方语速飞快,勉强分辨内容只好点着头,不过这种感觉并不讨厌。

 

【指挥使】我知道我知道,会和柯路诺一起很久……——

【旁白】对方的手还在自己肩膀上搭着,白皙的脖颈和锁骨就在鼻尖前,猛然察觉距离太过近的时候脸颊倏地红了,话卡了一半。

【旁白】在推开柯路诺或者用语言抗议之前,鼻尖彻底碰到了对方光滑的肌肤,随之而来的是被紧紧楼主腰在草坪上翻滚了好几圈,就连发丝也磨蹭过自己脸颊传来酥痒感。……然而没有所谓的旖旎氛围,天幕瞬间压黑与剧烈又令人厌恶的幻力波动让自己脸色瞬间惨白。

 

【柯路诺】…是、不好的东西!!

【指挥使】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也会有……这里,啊,这里究竟是……

 

【旁白】柯路诺用手把自己拉起来紧紧地护在身后警惕着看着方才分明还在很远处的黑气团以缓慢又不可思议的方式接近。那双手比任何一次都要紧紧握着,还有本能的面对危险时轻微颤抖。

 

【指挥使】和黑门很像,但不完全是黑门…应该没有条件产生黑门啊。除非、除非……

【旁白】喃喃着不相信眼前的事情,下意识和柯路诺紧紧握着手之后一时间想不到任何可以做的事情。可以确认的除了眼前的黑雾来者不善外,就只有身边的柯路诺还不是神器使。

【旁白】没有任何幻力,也没有神器,除去天生的外貌和在山间活跃锻炼的体力外只是一个普通人。

 

【指挥使】…跑,跑啊……

【指挥使】和柯路诺没关系才是,这边还拥有幻力的只有我,目标也只是我…

【指挥使】所以、所以柯路诺你跑啊!!和你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吧……

【旁白】语无伦次地分辨不清在说什么,远比黑门魔兽更危险的感觉在心头无法散开。至少柯路诺可以离开吧,没有看到一路上其他生物的惨叫声,所以是…目标……

 

【柯路诺】不要!我要和【指挥使】在一起!

【指挥使】……啊?

【柯路诺】不可以,不可以一个人留下,也不可以一个人离开,【指挥使】等一下还要和我去爬山!

【指挥使】…但是,柯路诺……

【柯路诺】【指挥使】一定会和我在一起,我们一起逃吧!哈哈,直接去那边!【指挥使】跑不动的话我也可以背你哦!

【指挥使】……

 

【旁白】柯路诺一边努力用惨白的脸色做出笑容一边拉着自己的手开始向后跑,背后黑雾开始扭曲并发出狰狞的嘶吼声,腐臭的气息在肆意将这篇静谧的自然破坏。

【旁白】在狂奔了一段距离后自己体力不支的弱点暴露,脚步虚浮几下后被柯路诺打横抱起继续向没有目标的前方跑去。实际上除了体力外更大的问题是幻力的不稳定,体力原本平和的存在在黑雾涌动追逐的时候开始翻滚,来自精神压力让意识都开始模糊。

【旁白】将头靠在柯路诺的胸口大口呼吸试图压制莫名的窒息感,但是跑动的颠簸只让自己的状态更糟糕。拼命收敛的异样不再给柯路诺增加负担,从开始晃悠地手臂和慢下的动作也能知道柯路诺的体力再充沛也要消耗殆尽了。

 

【柯路诺】…【指挥使】?【指挥使】你怎么了!!

【指挥使】啊、可能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咳咳,真是的,我就说了柯路诺你先走嘛……

【旁白】只可惜只能瞒得了一时,被柯路诺发现的时候他放缓了动作,身后不远的扭曲不着调的声音又逼近几分。

 

【指挥使】没事的,没事的…其实柯路诺你也知道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

【柯路诺】…【指挥使】……

【指挥使】所以、即便是你先走,也没关系的!

【柯路诺】……【指挥使】

【指挥使】嘶……头疼头疼,我真的不行啦,柯路诺说不定你等等过来还可以看到我。我猜可能是我哪部分吸引到那只丑不拉几的东西吧…

【柯路诺】……

【指挥使】……。柯路诺,笑起来啊,不要露出这种见不到面一样的表情哦。

 

【旁白】引起自己体内幻力作乱的家伙在逼近了,巨大的痛感让自己有作呕感的同时又无法动弹,只能咬牙推搡一下柯路诺的肩膀催促对方离开。

【旁白】意识迷迷糊糊,许多在脑海深处沉睡的记忆碎片被翻搅成细碎的琐屑——却跃过了那张无形中张开的网有了一些泄露。牛奶,笑容,笔记本,假面——羊角。


柯路诺好感度+10

——

第一日

评论
热度(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