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触碰黑羽的白鸟

-cp赛晏[赛斯x晏华]

-还是元旦的点文(.),永七伪和平背景下的飞鸟症梗

-大概是什么沙雕流水账向,一句话带过的副cp统统是私心

*飞鸟症:受伤后伤口一天内不结疤会钻出黑色飞鸟,如果伤者濒死会钻出白色飞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直至伤者死亡,飞鸟消失。不过写出来效果有相当大的篡改←

 

>>>

现在的交界都市,除非零碎的小型黑门突然降临会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主要是调遣人员应对方面)外,其他的只要不是发生诸如中央庭被炸了、指挥使又和希罗争论草莓味还是柠檬味糖好之外,基本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于是晏华在被安托涅瓦强行安排了不少休假,美名其曰补战时的休假。只不过到底是为了和光荣女仆讨论菜系还是和鬼牌小姐商量哪家服装店出新品更好搭配就不知道了。当然他也清楚这是大部分人对那曾经肆虐身边战火的自我安慰方式,不论是谁多多少少都有影响。就连自己也无法避免。

 

将窗帘挽起系在一边,简单的将早餐解决过来算是迎来了一天的早晨。自己手中的工作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一下子空闲下来的时候让晏华有点无所适从:分明不管是堆积的菜谱尝试和精致的小手工都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实践,但偏偏有些静不下来心。

 

晏华将吧台上陈列的酒杯整理一下,耳边传来窗户玻璃被叩响的声音。晏华扭过头,这可不是一楼二楼的高度——他转过头,看见一只白色的飞鸟用喙啄了啄框框。以晏华的眼光来说这只飞鸟无论从扇动的翅膀还是光滑的羽翼来说都是相当不错的,如果不是背了一个玉米棒子的话。

 

……,晏华冷静了一下决定不应该迁怒于小动物,于是开了窗把白鸟放进来,看着纤细的小爪子带着泥土在吧台上留下小爪印。白鸟扑腾扑腾把玉米棒子放下来,还贴心的低头啄了几粒叼着放到了晏华触手可及的身边,仰起头一双蓝色玻璃珠似的眼珠子盯着晏华。

 

不过晏华在方面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好,他瞥了一眼小家伙愣是让对方咕一下自个咽了玉米粒,然后委屈吧啦地原地跳跳。晏华就看着脏兮兮的小爪印越来越多,心里默数着秒数,从双目相接的开始过了一秒、两秒、三秒…就在白鸟委屈吧啦扇着翅膀要扑过来的瞬间,晏华不躲不避正好默数到第八秒,白鸟消失了。

 

正如出现般突兀,除了那些细细的印子和带着草叶气息的玉米,仿佛这个房间自始自终只有晏华一样。

 

晏华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了,毕竟论坛上传得纷纷扬扬所谓“飞鸟症”一样。不知道因何而起也不知道诞生原理,只不过对身体没有确实的伤害反倒有时候寄托了另一种思念。……虽说放在某人身上就有些不一样了,晏华有些头疼地随手拿起纸巾将桌面的脚印擦了个干净,至于那个玉米…

 

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如往常地用保鲜膜包了一层拉开冰箱上层丢了进去。

 

据传闻是濒死之际才会出现的白鸟,并且会在伤者死亡之后消失。晏华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将手里那瓶上好的酒都没拿稳磕在了桌面上,酒香惊得鸟扑腾着翅膀落下一根洁白的羽毛,轻薄地白色浸染上酒液暗红还未完全透过颜色,在晏华出手打算抓住的刹那消失无影。再不信论坛的话晏华也难免眉头只挑,虽说只是三天没有联系但是太过突然也没有什么所谓第六感的不好预兆,当机立断打开通讯器切换私人帐号对着某个人发了条关心安危消息。

 

结果不消两秒就被回了一句“???华仔你被盗号了吗”。

“……”

 

等一等,暂时先别拉黑吧。

 

晏华尽量冷静地三言两语概述了问题,赛斯没心没肺打岔了半天才老老实实交待说自己在祈祷练习仅属于自己的能力。晏华回想了一下那个在地面蔓延的法阵就忽地想通了,大概被这不知名的“病症”当作“濒死”了。

 

既然问题解决晏华就该面对自己那酒被浪费的现实,于是他发了一句外出福利扣半异议不予通过就给关了对话。而另一边肩负着圣星教会伟大恩泽神的子民义务而外出的赛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即便不是工作帐号发布的内容不太可能会算数,还是实打实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嗯嗯,所以真的是飞到华仔那边去了吗。

赛斯把被沾了粘稠血迹的大衣扯下来垫在腰后面靠着拢起的小土堆松了口气,那还成啊,这病挺有意思的。

 

凡事有了第一次那说不准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搁在赛斯这大概得有四五六七八次吧。于是在第二次白鸟来的时候晏华顺手把手边的番茄递了过去,只不过才咬了半口,白鸟浅黄的喙沾了点淡红就又消失了。晏华开始留意出现的时间,第三次的时候确定了是只有八秒。正好是那个的时间。

 

第四次开始白鸟会带着其他东西一起出现,譬如一支花瓣残缺的野花,或者是一小块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石子,或者是完全随手一抓的什么杂物。晏华估摸着是赛斯在练习的时候也抽不出空玩其他花样,才这么想没多久白鸟就开始孜孜不倦地给他送玉米来了。晏华记得那柄权杖有着谷物丰登的能力,赛斯这是出去到底做什么了。

 

中央庭和圣星教会在指挥使的努力下几乎是以合作的姿态迎来的黑门最终战,只不过具体的发展经过除了神明和指挥使谁也不知道。或许有些他们应该知道但又无法知道的因缘——总而言之指挥使是含糊笑着搪塞,众人几乎也不再提起。而又被圣星教会拉去的赛斯,晏华依稀记得还撺掇伊萨克和自己交换任务然后被格雷穆护犊子地瞪走了的模样。

 

离开那天赛斯起初一本正经,念叨了什么后给了晏华一个拥抱,然而不过三秒脸上笑容一明显嘴里的话也离不开工资和假期。晏华按着老套路从规划里许诺出假期和薪资,同安托涅瓦和指挥使一起送走了赛斯。身为神器使在身居强大力量的同时自然也要背负更多的责任,这点或许赛斯比任何人都清楚。

 

地域磁场的关系面对面的通讯时常不能接通,倒是每天赛斯准时的问候从不缺席,晏华看着心情回以个位数的简练回复,看着赛斯一手颜文字用得风生水起也会忍不住上扬一下嘴角。最不怕工作的人获得了几乎无限制的休假,最喜欢偷懒摸鱼的家伙却得身体力行出着任务。

 

晏华在家闲来无事厨艺精进不少,荒废许久的调酒也在日益向大师级进发,除了被隔三差五的白鸟撞窗赶着在消失前放进来而打断几乎从未失败。晏华甚至考虑要不要特意开个小窗口,后来端着笔纸思量设计实在丑到不和风格于是作罢。

 

赛斯离开已经快两个月,相当于指挥使口中那个学生党心心念念的暑假长度。晏华偶尔也会去中央庭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工作,但大幅度下降的工作量让其他人以留给自己锻炼为由抢走而又落得清闲。说起来断断续续,倒是赛斯这个时效性仅有八秒的白鸟信使存在感非常强烈了。让人下意识也会关注一下论坛对这个病症的讨论,只不过大多数还是好奇心旺盛的青少年,真真假假的信息几乎要分不清了。总之,赛斯那个家伙就是玩上瘾了吧。

 

就在某天晚上睡前下了论断,第二天看见有些慌慌张张的黑鸟落在了自己面前。习惯于早起的晏华还穿着一身松散的睡衣,未带上的镜片的眼睛朦胧着听见客厅落地窗的笃笃声,几乎是条件反射就顺手开了窗。即便是早晨光线不好,但是把白鸟错看成黑鸟也不太可能吧。晏华就有些没回过神的看着黑鸟深色的喙蹭着自己掌心,更深些的蓝眼珠看看自己又低头把脑袋蹭在晏华袖口。

 

……?

晏华脑内回想了一边病症的介绍瞬间就联系到了一起。

身为拥有治愈之力的神器使落下无法一日愈合伤口的可能性…。

 

已经超过了八秒,在第十秒的时候晏华反应过来查看了终端毫无消息,虽然离赛斯例行的早安骚扰还有三分钟才到时间。在魔兽几乎消失、跟随圣星教会大部分人一起行动的救助灾民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晏华察觉到了不对劲,半分钟过去,他忽然发现怀里的黑鸟实在太过真实。之前的白鸟也不是没有摸过,温凉的更像是能量体已经没有重量轻到不如一只酒杯。

 

但是现在的…确实地从指间传来温度,而且还有咕咕的声音。

 

当晏华用指尖梳理黑鸟羽翼,在拨开齿根的时候看见了羽毛根部的雪白。不如直说,这只黑鸟就是普通的白色飞鸟染黑的。…呵。

 

三分钟过去,终端收到讯息却不是问候早安,而是和敲门声响起同时浮出的一句“开个门啊”。

 

这种时候再反应不过来那晏华就不会被称为神之头脑了,他把无辜被染黑的鸟放回吧台上面,顺手将荷鲁斯之眼激纹路闪烁金光,那是神器使之间的共鸣。随后在门开的时候左手三指并拢食指抵住人眉心,他挑眉看着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的近在咫尺的赛斯,不着痕迹舒口气后声音森然。

 

“欢迎回来,赛斯。”

“咳嗯——华仔我回来啦!”

 

“……”

“……那个那个,可以放下枪了吗…”

 

 

 

后续伴随着一声枪响,赛斯在晏华家现场表演了一个神之救赎。

=Fin

是想写刀的但是懒了(.)其实任务真的比较惨烈赛斯鬼门关口晃悠来着←


评论(6)
热度(2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