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流星也沉没其中的海洋

-cp赛晏[赛斯x晏华]

-是元旦的点文(咕咕咕),伪永七背景下的ABO设定,A赛O晏

-前提是外出作战但实际没什么剧情相关内容,开车未遂注意(?)


*感谢 @Cha 無此人 查查提供的手写是我填坑的动力了迫真←

 

>>>

新型黑门的诞生的太过突然,让人力调防不及。晏华选择的最优方案某种程度上被颠倒成为最险方案——新型魔兽的资料的正在自己的手中,接下来就是要度过这片被迷灯控制的区域——经由所有资料判断得出的方案是不会有错的,晏华确信自己的神之头脑没有错,而在此之前的发生的一切也没有逃脱自己的掌控。

 

然而意外二字就是为了眼下发展趋势而留存下来的词汇。紫黑色或浓或浅不知底细的雾气在树林中弥漫散开,仅仅是吸入些许就令自己倍感不适。事已至此那也只能继续向前进,唯有度过眼前障碍将手中资料传递回去才有接下来胜利的保障。晏华放缓自己的呼吸避免多余的吸入,简单的用绷带绕在口鼻之前做了个过滤的口罩继续猫腰潜行。

 

借助树丛隐蔽身影将分散的暗哨用狙击枪射穿活动依赖的晶石,路线图没有出错的情况下应该只需要半天就可以联络到另一营地的前哨了。所以现在的每分每秒都需要高度警惕不然只会功亏一篑…

 

——只不过现在这种状况确确实实不在自己的预估范围内。

 

双腿发软手臂无力到都一度无法完全将狙击枪把握住,射出的暗金色子弹离自己瞄准镜的位置偏差了几分,差点就让那只面目狰狞的魔兽在失去生命前发出惨叫声——半圆形的将淡金色内敛的光幕一瞬间将魔兽包含在内,乌黑的躯干与晶体连同雾气一起如雪般消融,无声无息。

 

晏华晃晃脑袋将眩晕感和四肢传来的酥软感强行压下,一个音节卡在喉咙里还没有说出话就被一道力拦腰扛起在森林里狂奔了一段距离。被收束在寸距的金色传来暖洋洋的温暖,比起颠簸的晃荡感让晏华放轻松半分。不过足以让他松开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是近在咫尺熟悉的Alpha的信息素。呼…晏华紧皱的眉头开始舒缓,在这种随处都是腐烂气息的深山老林里出现海风的气味,对象范围自然仅限一人。

 

“…赛斯,放我下来。”

 

避免过多的幻力消耗便手中的狙击枪收起,一直被带着跑路总不是事(这种怪异的姿势),更何况晏华已经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异变根源。…说到底只不过是身为Omega的自己因为某种原因提前到发情期罢了。原本还有一星期的正常规律被打破、已然顾不上去探究原因,身上并没有带着抑制剂而此刻身边正有着与自己契合的Alpha。——“快点,标记我。”

 

晏华开口果断,他现在的想法自然是早点结束发情期对自己身体的影响。温度还在不断攀升,他甚至感受到了赛斯那只手搭在他腰间隔着布料传来的热度。…说起来这家伙,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华仔,人家特地赶过来就稍微冷静一些啊——”赛斯突然就脊背一凉,总觉得有枪正抵着自己后脑勺,于是他不情不愿停了脚步把晏华放下来(虽说实际上他也有点撑不住了)。

 

“……”赛斯尽量不触及晏华裸露在外的皮肤,但是不可避免还是有指尖掠过手腕。赛斯的手指自然也带着薄茧,称不上粗糙但也决不在细腻里。晏华哼了一声,再有更多思考之前反手箍住了赛斯的手腕。在握住狙击枪对数千米之外的敌人时都不曾颤抖过的手在此刻轻颤着,相同之处大概就是限制性的绝对仍旧没有丝毫区别。“…额,华、华仔啊…”赛斯现在的状态比晏华好不到哪里去,全凭着对工资奖金和假期的念叨压下心中一腔冲动。清淡与浓烈层叠交替的酒味直往鼻子里钻。

 

这可不是荒山野岭哪家土地留下的好酒,究竟是源自谁如此令自己神往赛斯可明白的清清楚楚。赛斯没出息的咽了一下眼神飘了飘,脑子里一成是任务九成是和晏华相关的所有事物。燥热感翻涌地很快,奈何因为眼前这人是晏华,赛斯怎么着都还是一瞥眉手上动作利落地先处理伤口起来。

 

满腹牢骚被一只手搂脖颈的手打散,一双冰蓝的眼睛盯着赛斯,不躲不闪迎着就咬上赛斯还带着枝叶气息的双唇。赛斯一路赶得匆忙,头顶到那身白色神官服都沾着泥土残枝碎叶,又强行扛着没了力气的晏华跑了一路气喘吁吁着就被强吻了。啊,就算是这种状态被强吻的居然还是自己啊。赛斯内心两行清泪的流下来,下一秒在唇舌的碾转间夺回上风。

 

毕竟他是Alpha,是面前这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唯一的alpha。

 

没有实质性抵抗意味的闭合齿列被撬开,温柔湿润的海风让晏华那双凛冽的眸子难得柔软了下来一瞬——来自身体本能对于气息融合带来惬意与舒适,虽说晏华此时的念头离不了反正要被标记一通倒不如配合些。赛斯大概也能把对方心理猜个八九不离十,但该享受得还是得享受。

 

足有月余没有见面的思念和死里逃生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赛斯单膝跪下正卡在晏华双腿之间,压得松软泥土微微下陷。柔软舌肉相缠在温热口腔中肆意地搅动,抵触过口腔黏膜也碰到了上下牙龈,偶有倒吸气的声音随即被更热烈的回应。暧昧水声在扑簌的静寂黑暗灌丛背景下别有缱绻。

 

晏华背靠着树干磨蹭地有些难受,于是另一只手也搭上去搂紧距离再度分享着自己的气息。赛斯只觉得晏华主动得反常又觉得可能也在情理之中,拉开晏华的衣领手指摩挲过脖颈一侧至肩膀的肌肤,并没有趁机拉下衣服反倒是沿着袖子下滑到腰间只手搂着贴紧。哎呀、真是有点不合时宜呢…,神之头脑也好神官也好,冠以神之字开头的两人追根究底还是凡人之身。

 

清淡海风将晏华包裹起来,一如往先多次的那样,温雅诱人的酒味在晏华放弃控制之后交融一起:谁知道这次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赛斯敛眸看着对方在自己怀里那方小小的位置,眼里破天荒的只有自己。晏华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亲吻之外的举动,当然被赛斯刻意挑逗起的反应不算数。

 

“……唉唉、这个可是连加薪都不能一笔勾销的啊!!”赛斯想了想又一脸肉痛地做了决定,虽说就地也可以这样那样但是…还是由着晏华吧。这家伙不开口又什么都安排好了,真麻烦啊!!赛斯叽里咕噜了一阵子报复性地咬着晏华嘴唇,晏华对于从唇舌蓦然强烈的烟味微微蹙眉,随即坦然地放任了还含着赛斯唇瓣吸吮了一下。

 

……见鬼了见鬼了这还是我家工作一丝不苟扣工资毫不留情的中央庭第一工作狂华仔吗。

 

赛斯总觉得晏华这会儿意识有些模模糊糊,自个抽身就很艰难还在努力被他一起往下带——晏华的荷鲁斯之眼在昏沉的时候亮起,映着晏华瞳色也晶莹起来,脸颊更是烧得不成模样。赛斯思前想后总算是猜个了个可能,黑门新诞生的怪物对发情期的O大概也有影响,反正不是正面的。

 

晏华一只手褪了皮手套直往赛斯敞开的胸口里摸,赛斯彻底慌了神色多多少少带上局促。嗯、倒不是不想把自己的爱人在这里就办了事只不过明显有更重要的——…赛斯任着晏华的手在自己胸口作乱,咬咬牙心一横双手一只手穿过腋下侧过身固定过姿势,另一只手捧住对方脸略微往另一边掰,对方不见光而显得白皙的脖颈擦着自己鼻尖,愈发浓郁的酒味灌入鼻腔。

 

亏大了亏大了,赛斯心里到底还是骂骂咧咧地忍着,身心俱疲地摁住晏华张口咬在后颈上。犬齿抵上薄薄的皮肤一刹那的反应连自己也无法控制,咬下穿透肌肤,血腥的味道自舌尖缓缓扩散才让赛斯回过神这只是短暂的标记行为罢了。Alpha的信息素开始扩散,只不过早在之前晏华的手已经蹭过胸口不说,还一路向下堪堪停留在皮带边缘徘徊。

 

赛斯觉得凭晏华对自己的熟悉度再过几分钟说不准自己就被扒光了。

虽然最后受罪的应该并不是自己。

 

临时标记完成,赛斯松口气才发现自己和晏华现在的摸样除了裤子皮带还好端端在身上其余的和做了也没差。尤其是赛斯这边上衣尽数被拉扯开,晏华大半个身子赖在他身上,他将脸埋在赛斯颈窝出不做声,独留耳尖一丝红。

 

“回去营地。”

半晌还是晏华先一步开口,嗓音嘶哑着还带遮掩意味的咳嗦,发情期被抑制下去理智渐回晏华也不得不面对自己把赛斯弄得这副样子的事实。

“……总之不能在这里。”

 

跟着才补上的后半句话让赛斯来了精神,说白了回去之后晏华选择余地挺大的大不了就继续用抑制剂,雷切尔那家伙开发的个人专用抑制剂副作用被降到最低,甚至一度让赛斯怀疑自己配合研发进度是不是自断“幸福”。起码这个口风而言…,回去之后还是有机会的吧。

 

“是是~我可是万能的小叮当啊!这就把你送回去——”

“还有情报先转接给安托。”

“这种程度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哎哎、华仔我和你说你下手下嘴真不留情啊…嘶、我想给你打掩护都做不到了诶…”

“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事实。”

 

晏华借着赛斯力站起身拍拍衣服的尘土,瞥了眼赛斯脖颈到肩膀甚至锁骨明显的咬痕轻哼,抬手摸了摸自己后颈的牙印还传来一丝痛楚。只不过自己方才翻涌的信息素味道已经被另一味道覆盖,溢出的是包容与温柔。他顿了顿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将领带系回整齐的时候抬头看向赛斯抿着红肿起来的嘴唇,一抹光自眼眸底流淌。

 

“标记你的只能是我。”

 

 

=Fin

真滴似A赛O晏的赛晏

赛斯是海风味晏华是金酒味和双A里的反过来了(?)

随缘补车,溜了溜了

 

评论(8)
热度(33)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