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不鬼]薄荷味硬糖

-cp不鬼[不动明王x鬼道有人]

-时间线为FFI期

-交往了吗交往了嘛交往了吧总之我也不知道

 

>>>

鬼道有人开始思索刚才发生了什么。

 

而不动明王这时候已经一脸没事人一样的后退了几步坐在了长椅的另一边,双手背在脑后靠墙阖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鬼道有人只觉得嘴里似乎有黏糊糊的感觉,虽然并不讨厌但是脸颊温度却颇为诚实的升高了。他抬手用指尖压着自己的唇瓣确认了一番事实,蹙起眉视线落在几步之遥的不动明王身上。对方故意侧过去了脸,看不到具体的神态,只是就光可以看到嘴唇同样泛着水光和肤色偏白的脸颊红晕明显。

 

是发生了什么吧。

 

不动明王是刚刚走过去才坐下的,也就是说他前几秒应该是在自己的旁边或者说是面前,自己后面是墙壁,总不是穿墙过来的吧。所以他走过来做了什么…护目镜还好好地戴着,应该不是和眼镜相关的事情?…不对,这会儿位置有些偏,好像是被谁动过位置了。

 

单凭指尖的触感有些不够,鬼道有人又抬起手用手背擦过嘴唇,嘴唇唇沿是湿润的、似乎还带着一丝甜腻。…,动作略微停滞,喉咙咽动一下才发现声音没有办法一时间如自己所愿发出,更让自己在意的是后知后觉口腔弥漫着另一味道,除了让人感官迟钝的黏糊糊还有清凉与甘。

 

…,是糖果?是糖果。可是自己没有带糖的习惯。

 

鬼道有人用舌尖抵着牙齿牙龈再次感受了一下确认了甜味,可是自己…视线从不动身上移开落在地面上,一张蓝白色的半透明的糖纸又引起注意。没记错的话、是附近便利店会贩卖的那种一条都是相同口味的糖果,之前佐久间有分给过自己葡萄口味的。

 

附近的人除了自己就只有不动明王,是不动带来的吧。吃了糖还随地丢糖纸也只可能是他了。

那么为什么自己嘴里也会有这个味道?

 

问题稍微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鬼道有人有些困惑地揉了揉自己脸颊,触碰到脸颊时再度醒悟自己的脸颊温度也异于平常。索性整个掌心都贴着脸颊,…简直在发烫。但一时间又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烦恼的事情,情绪上更多的也是诧异和困惑。…好像有点想起来了,就在几分钟之前,自己身边、近在咫尺的还有一个人。

 

念叨了护目镜好碍事就私自把它上移到自己额头上,现在还有一丝被压出的痕迹。自己那会是坐在椅子上就被人利用站起身高差把另一只手搭在人肩膀上,贴着自己的脸颊的手并不是自己的——温热的柔软唇瓣压上唇沿,在诧异和做出反应前因为听到了细微的呓语而没有及时采取躲避措施。

 

没有护目镜限制视野范围却也没办法在这种处境下看其他的地方,只能让不动明王的容貌清清楚楚落在眼底,毫无疑问地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位置。这一刹那对方的表情就是自己没有做出正常反应的根源所在。既不是将自己孤立在群体之外时的刻意冷漠,也不是接球奔跑时的放肆嚣张,格外镇定的眼神之下轻而易举就捕捉到了紧张与忐忑。还有一抹令自己放弃深究的微妙自信神采。

 

先于其他感觉,那个眼神出现在了回忆里,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手背也抵着嘴唇阻止声音传出。当然只是这样的话,自己还是没可能嘴里有糖的味道吧…毕竟在那之后,后背靠着墙壁也没有后退的余地,一边被不动明王的手按在肩膀上限制,另一边是——其实也没有必要想这么多,毕竟自己也算是共犯之一。

 

唇瓣轻触过后倒也没有升腾起什么糟糕的感觉,鬼道有人将不动明王那份小心翼翼的犹豫权当附赠品接纳了——自然地启唇任了在唇缝徘徊却无所作为的来客探入。一同到来的还有另一位。小小的糖块借着不动明王的舌渡到了鬼道有人的口中。结果还是为了履行之前那句话啊…嗯、说了什么来着?

 

两人姑且都没有羞涩退缩的打算,赤与绿的双眸对峙着且倒映出对方的模样。鼻尖稍稍错开已经互相碰到了鼻翼的范围,对方额前垂下的发丝和自己额头接触,尚且算作柔软的发丝…大概是心理作用,有些痒痒的。鬼道有人又眨了眨眼,属于自己的舌尖在接触那方糖块后迅速传递回来凉丝丝的甘甜,于是带回了自己的口腔忽视了先来者。

 

鬼道有人清楚地听见了一声带着气音的轻笑,接着不动明王就那么以他的嘴里为场地争夺起来那一颗小小的糖。啊、啊…说起来这个到底是什么啊,接吻吗,还是孩子气的抢夺,只不过举止和实质性举动都太过暧昧——远远超过那条界限。

 

不动明王单膝跪在鬼道有人的双腿之间的长椅上,除去捧住脸的手另一只抬起护目镜的手也收回和鬼道有人停留身侧稳定身形的手贴在一起。剧烈运动过后未消散温度再进一步的攀升,掌心贴合五指触碰错开沿着指缝扣下顺势将其抵在墙壁上。鬼道有人对于自己被抢先一步有些不满,把另一只手抬起绕过不动明王的脖子,眯起眼睛继续以参与者的身份不急不躁地观察着不动明王。

 

呼吸在交换着,糖果在两人的齿间辗转磕碰留下的痕迹零碎甜味甚至盖过了令人面红耳赤的接吻水声。最终的最终,鬼道有人卷起舌尖抵着硬糖一侧稍一使巧劲推回了不动明王的嘴里,手也抓着人的肩头向后一推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这场开始就意味不明的字面上的“唇齿之争”。

 

鬼道有人深呼吸一口气缓和近似黏糊一团的思维,——啊,现在才缓过来是吗。喘着气的鬼道有人挪回护目镜的原本位置,不动明王也走回了椅子另一端,坐下侧对着自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嗯、嗯—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引发这一切呢。鬼道有人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淡薄的甜味几乎要消失。——所幸在彻底消失不留痕迹之前,他忽的记起来不动明王最开始的状态。

 

两人因为要练习必杀技而特地增加了训练时间,不动明王后自己一步回到这里的时候毛巾擦过汗水被甩在长椅上。他走了几步路伸了懒腰松口气,弯腰从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口袋里翻出来一颗蓝白色糖纸包着的糖。不动明王甩了甩手用指尖轻巧地剥开糖纸,动作小心翼翼大概是怕灰尘沾到——在糖纸内躺着一颗方方正正的青绿色半透明糖果。

 

鬼道有人已经坐下靠墙休息,身心是陷入疲惫后的怠惰,顺着意识的第一反应多看了对方几眼——不动明王已经把糖丢进了嘴里,脸颊一侧略微鼓出了形状,他歪过头看向鬼道有人,眼尾微微上挑的一双翠色眼眸弯起,连同嘴唇上扬一线弧度,诶鬼道君会对糖感兴趣吗?

 

虽然只有一颗正好被我吃掉了,…不过还是可以分享一下的。

 

随后视野豁然开朗后又被局限一人。

 

嗯,终于串起来了。

..……是薄荷味的啊。

 

=Fin

大概就是先动手的不动亲完害羞了然而鬼道还在一本正经回想(?)


评论(2)
热度(19)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