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不鬼]浮光掠影

-cp不鬼[不动明王x鬼道有人]
-可能或许大概更像不动水仙
-世界线交错的24不动[监督]和14[闪电日本队员]不动迷之交流(24时期不动鬼道交往进行时)

 

>>>

不动监督今天出来是打算在超市促销的时候给自己床头柜里添些零食,更准确地说是为了假期之时闲置在家的自己能有足够的口头消遣——因为一直说话的话难免会口干舌燥。不动监督这么想着低头划拉屏幕给正在互发消息的人发了一条钥匙在老地方表达自己不在家,至此也不需要其他的解释,熄灭屏幕的时候时间正好是下午的18时8分。

夏天而言天色还算不上晚,只不过走在狭窄小巷里还是昏暗了半晌——可是自己分明记得这条路应该没有这么长以及为什么出了这个巷道沿街有一条河啊?

不动监督往前又走了几步偏过头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怎么样都不是自己的错觉,哦,这个亮得刺眼的太阳是不是也有哪里不对?偶尔行驶的车辆和来往人流的交谈也是告诉自己应该不是在做梦。…所以呢?等到反应过来这不寻常的时候再后退已经消失了自己出来的位置,不动监督抱臂偏过头看着自己的模样倒映在一家甜品店的玻璃橱窗上——出门前随意抓了一把的头发扎成小辫垂在胸口——店里陈列的蛋糕也不是日本常有的款式,硬要说是欧式小蛋糕,继续看的话能发现店内还有许多与足球相关的装饰海报。

这股子眼熟感让他一些回忆忍不住地从脑海里冒出来,……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八年九年还是…回想的时候从天空传来些叫喊声,再怎么迟钝也能反映过来这是FOOTBALL FRONTIER INTERNATIONAL的小岛了。啊应该是意大利区。…还是第一届的那种吧。

不动监督翻了翻眼皮明白了自己所处境地,但是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所以自己的带的钱还能在这里买够零食然后在饭点之前回家吗。他关心了一下这个之后就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不管为什么还是去吃点东西再说吧。

他抬腿走了几步,随手站定原地瞳孔略微收缩一下。

约莫过腰高的小孩子穿着球服双手插兜低头在路上走着,脚尖还踢着一粒石子,只不过在自己看了没几秒就被他用力地愈发踹开了。可能是发现有人在看他吧。对方抬起来和自己对上视线,不动监督还是吃了一惊,…这不就是自个十年前参加FFI的时候啊,看,头发还没留起来呢。

只不过不动这会儿看起来心里有事,一双翡翠色的眼睛浅浅的印了自己的影子随即又错开一步自顾自的走掉了。——怎么可以放过他呢?不动监督条件反射就用手拍了拍人肩膀——然后被对方狠狠地踢了小腿。

……靠。
这一脚可以说没预料到也可以说是预料之中,只是没有心理准备地被踹了一脚还是相当疼了。忍住忍住不能打自己。碎碎念一阵随即抬手按着不动的肩膀,靠着力气把同样有些没回神的家伙顺势拖到了路边的建筑与建筑之间的夹缝。

你这家伙在做什么啊给本大爷松手!!怎么样都不会想到对方力气能够大到把自己拖着走,不如说一般人不是先骂出声要么就是动手了,这种拖到阴暗地方解决的手段怎么这么眼熟呢。不动挣扎了几下放弃了,这种情况下要么是另有所图要么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既然暂时的力量抗争不了那还不如妥善缓存力量。——自然是没有考虑过呼救这种方法。

嘶、踢得也太狠了吧,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过…要不是你是我自己我都要怀疑是不是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了。不动监督,24岁,单刀直入地带入身份开始抱怨甚至没有做任何一点铺垫,弯腰又揉了揉自己的小腿后直起腰,低头打量着也抬头和自己气势不分上下的小家伙对视。哈啊,没想到能有俯视以前的自己的机会,感觉倒也不是很差?
 

…又来了,这家伙从刚开始就在说什么东西啊,什么“是自己”“以前的自己”,自己和这家伙认识吗完全不认识——不动这么想着有些恶狠狠地眼神瞟过去,结果愣是从对方那张呲牙咧嘴喊痛的脸上瞧出了自己的影子。…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不动眯起眼睛愈发觉得对方不顺眼起来,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让不动监督觉得他可能又想飞起一脚然后畏罪潜逃。
 

为了避免悲剧重演,不动监督当机立断伸手拎着不动的衣领把他提拎起来,湖绿的眼眸因着笑意弯起和人对视不退让半分,我说、好歹我也是不动明王,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被你踹呢。…不动嘴角抽搐着就想骂脏话人,奈何人家愣着维持着动作又给他提拎了一段距离让他怀疑下一秒会不会把自己给扔墙上了。

 
脊背撞着墙壁的滋味可不好受,万一受伤了没办法踢球达成自己的目的更不是自己所希望看到的。不动咬牙忍了又忍,总算等的对方把他放下来还伸手摸了摸他脑袋中央那簇仅存的头发,对方手掌也是更为放肆在脑袋上蹭了蹭,只不过总感觉除了肌肤的触感还有什么咯了他一下。

 
不动还是不爽,晃晃脑袋抬手拍开人的手视线跟着落下,刚才摸自己脑袋的那只手…果然带着东西。银色的一圈正好在那个人右手的无名指上,素银的颜色正和对方偏白肌肤衬得正合适。……啊,等一下,为什么自己要观察这种东西啊这人到底是谁啊?

 
不动监督倒是察觉得挺快,眨眨眼睛就把手在不动面前晃晃,什么啊你在在意这个吗?当然是有一个足以配得上他含义的家伙在啊。——说的理直气壮,扬起嘴角满是忍不住的笑意,看在不动眼里怪怪的。——说实话他有几分信了对方的解释,十年后的自己吗?虽然留了长发看起来娘里娘气但是样子还是没改变吧,…扎辫子的技术可真烂。

不动监督自然听不到不动内心的吐槽,看着小家伙对自己手上的戒指出身心情不仅好起来,得寸进尺显摆了一下开口,那么要猜猜看是谁吗?我觉得你应该猜不到——然后也没等不动开说拒绝这个无聊的猜猜看游戏,自己又开了口,是鬼道君哟。


是鬼道君。

……哈?不动当机立断这家伙是个骗子,连自己的人缘关系都没搞清楚就仗着一张和自己八分像的脸过来胡言乱语的家伙,警惕度直线上升连情绪都有些不稳了抿唇敛眸的架势活像只下一秒会扑咬猎物的豹子——不动监督真的不想再挨上一脚还是不能还手的对象,后退了半步用手挡在不动面前开口,呀你在生气什么?

——我才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你这家伙太无聊了。无聊到居然会拿鬼道君来和我开玩笑呢。不动撇撇嘴收起了仅仅持续几秒的姿态双手插兜恢复淡然表情,不过也无所谓呢,反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觉得不可能是对于你还是对于鬼道君?不动监督松口气收回手看着,说白了他只是闲得无聊看见什么提什么罢了。这个时间点是什么他都不清楚,总不可能抓着他嘘寒问暖外加开导心事吧——反正他和他的人生会遇到的人都一样,纵然自己不想再体验所经历过的事情第二遍但是也没有好心到让自己避开。

到底是什么心态呢,不动监督心里稍微寻思了一下措辞,大概就是过来人的“幸灾乐祸”心态吧。

至于说了这番话会对年仅十四的自己造成什么三观上的冲击倒是没考虑在内,或者说这会儿的不动监督全然一副看“自己小时候震惊怀疑人生”的样子好好玩的恶趣味心理。他仔细想想哦,自己那会而发现这个事实究竟是什么反应来着——…

啊、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让他发生不就好了,我才不会和那家伙在一起呢,开什么玩笑啊。14岁的不动一方面觉得眼前的人火大程度真的很像自己,一方面又忍不住去联想他的话。——和鬼道君吗,那个帝国时期球场上的帝王,现在球队里有着绝对地位的天才指挥家——哈,自己和他的联系根本算不上什么吧,这到底是哪国的荒唐玩笑吧。

只是听到了名字而已,脑海里闪过的碎片化消息倒是清清楚楚,…真不是什么乐观的反应。不动呸了一下来掩饰自己不安定的潮涌,随即冷静下来——不可能…

喜欢做些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不是你的兴趣吗,不动监督的眼眸颜色比彼时的不动还暗些许,却让人从里窥见了几分狡黠,说到底了解自己的还是自己。无论之后会怎么发展到底是想遂了谁的愿谁知道呢——。

14岁的不动嘴唇翕动到底是没有说话,只不过他再一抬头的时候眼前已然空无一人。

……啊?果然是骗子吧。14岁不动觉得一时间需要想得东西太多了,今天发生了什么啊,先是看见了影山再是一个自称是未来的自己的人——…

他走出不知道为什么拐进去的小巷,才没走几步后面传来了叫他名字的声音。有些急促的呼吸和跑步声格外明显,即便是不回头他也知道那是谁。是那一幕被看到了吗…好麻烦啊。

自然是已经判明身份的两个人,对于质问毫无认真回答的想法尽显敷衍的态度,他想早些离开摆脱他们,只不过肩膀再度被人按住强行掰转回身——又?——心下冒出的反应更为自己稍显错愕,下意识目光落在人面庞之上,只是再普通不过名为“鬼道有人”的存在。

 
是队友,是宿敌,是值得自己衡量的存在。

下一秒不假思索的拍开手,手背与人接触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从人手指上掠过,与自己相比是偏麦色的肤色,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装饰。虽然不知道一丝的茫然从何而来,但是自己该做的已经决定的事情仍旧不会改变。啧、放手啊,我和谁见面应该不用和你们报告吧。

说着失去了继续开口的兴趣,转身迈步时只是完全处于下意识地将自己右手正反打量一眼。

…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谁知道呢。

 
>>

不动监督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是18时14分,于是他心血来潮地拿出手机举高了手对着自己的戒指拍了一张,编辑发送给了联系人置顶的那一位,配字是是简单的冒号括号组成的颜文字“:)”

过了几秒钟鬼道有人回了他一句发什么神经。

=Fin

14岁不动时间线是追影山到意大利区前
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即便发生过也是忘记掉惹
想表达究竟是什么呢大概是无论发生了什么该会在一起还是会在一起的这样叭

评论(2)
热度(14)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