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11.11

狼谷吊戏揽过抱枕垫在自己胸口趴在床上手指从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移到左下角,讯息翻飞一瞥而过——其实内容真的差不多,不是哀嚎着求鉴定是人是汪就是念四字真经催眠自己不要后天一觉起来没了手。

多无聊啊,汪。
狼谷吊戏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内心毫无波动,前一个问题有意义吗因为各种事例在朋友圈几乎被当做狼gou崽子看得他(虽然另一层意义的领域他也不缺女 性 朋 友,嘛就是那种谁都以为有女朋友结果还是单身的类型)后一个问题……没有钱的想什么想,洗洗睡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最近沉迷游戏还有前几天刷到了一堆好吃的安利尤其是那个谁发的草莓羊羹味道超棒…狼谷吊戏揉揉鼻子控制不住打开了某宝翻翻——哎果然打折了啊。

狼谷吊戏咂咂嘴回忆一下羊羹的味道,划拉了个两位数进购物车,然后又靠着相似商品推荐点点戳戳搜罗了一堆。

……哎,最后狼谷吊戏从床上坐起来盘腿弯腰托腮盯着自己手里手机的显示屏,四位数的物品在购物车里安静躺着而且跳动的双十一告诉他错过明天的话数额可能还要涨涨。

狼谷吊戏开始心疼自己了,又看了看列表还是觉得每个都不能撤销不管是只卖单款的情侣衫还是狗粮味鸟食。

所以…之前的几次自己怎么过来着。狼谷吊戏收起手机放在床上思索三秒,一锤掌心记起来了就赤脚跳下床跑出门。

开门拐过弯从靠着花瓶的人偶头发里找到钥匙不敲门的情况下拧了把手进去。

“……吊戏???”看起来应该是在独立卫生间洗完澡刚刚出来的有栖院御国手还放在浴袍腰带上,他坐在床边一脸见鬼的看着狼谷吊戏。

“国酱!”狼谷吊戏把钥匙往背后一丢清清嗓子用怎么看就是正经不起来的表情走过去牵起有栖院御国的手“深情款款”, “亲爱的国酱,你看都双十一了我们交往吧。”

“……我们之前又分了吗?”有栖院御国愣了几秒,眼神移开想到他们上个月吵架两个星期前和好六天前分了可是前天应该又和好了…“所以你说什么?”御国想的比较认真以至于没有把手抽回来。

“(. ❛ ᴗ ❛.)……哎呀是吗我就知道国酱不会忘记的。”感情渲染用错的地儿的狼谷吊戏眼神自然和有栖院御国飘向了相反的地方,讪讪笑继续在御国洗得干干净净的手上揩油。倒也是不想就此认怂。

“哦?”有栖院御国轻笑一下已经把那货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说实话每次都来差不多的情节好吗——“要不要今年换一下?”

“换……换什么换?多麻烦是不是。”狼谷吊戏摇摇头心领神会可他懒,被茶色的眼睛瞅着心里怪别扭的干脆推了他一把倒在床上,屈膝横在他双腿间手善意的抽掉才系好的腰带。

“╮ (. ❛ ᴗ ❛.) ╭ 能动手少说话!哎国酱记得明早帮我清购物车爱你哦♡”
“……真是一年比一年跳了啊吊戏桑要脸吗♡”

“不要脸但是要你——的钱♡”
“从我身上滚下去~~♡”

tbc

评论(1)
热度(4)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