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后续的后续(哎我到底睡不睡了( •̥́ ˍ •̀ू ))

应该说是日常的相处情况?
狼谷吊戏最后还是没能回自己房间洗漱——一出门就会扑倒在地继续睡的状态还能怎么办!?——有栖院御国比较一下自己去他房间监督他后还是勉勉强强让他用自己的卫生间。

反正一直备着两个人份。

有栖院御国拉开衣柜的另一边把狼谷吊戏等等要穿的衣服丢到床上,对的很奇怪明明看起来瘦兮兮的可他穿衣码子和有栖院御国大小差不多。最多就是偶尔袖子有栖院御国刚刚好的话到狼谷吊戏身上就会长到掌心,盖过大拇指其余四指也露出一小截。

狼谷吊戏(不仅允许)试他衣服之后一般会叉开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撑在两腿之间另一只手给有栖院御国抱怨袖子又长了。或者是扯扯衣摆,原地转个圈像小女生试裙子一样,摇头叹气指责有栖院御国买衣品味。不过只是卫衣衬衫根本不会有裙摆转成花啊,……下次坑他穿女装试试?…

“咳咳……!!”被脑子里顺其自然的想法呛到,有栖院御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懵逼了下,“啧……”理好领口犹豫要不要继续打个领带看起来正经一点,酒红的领带刚环过脖子一双手就搭在了有栖院御国手上。

“放轻松放轻松我帮你嘿~”狼谷吊戏眨眨眼,黑色发丝明显被水沾湿贴在额角还有些水痕,偏向浅樱色的薄唇张合,有栖院御国闻到了自己前几天买的薄荷漱口水的味道。

“哦……”不轻不重的应了声。狼谷吊戏离得很近,手从自己脖子脖间移下来后一时间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索性搭在狼谷吊戏的腰间,手指触到对方衣服没拉好露出肌肤的部分,比起体温有点凉但摸起来很舒服。

有栖院御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不好的预感蹭的冒出来。

狼谷吊戏诶嘿嘿笑了一声,系领带到一半的动作变了——用力向两边一扯干脆利落给有栖院御国打了个死结基础的蝴蝶结。

“完美~~(๑•̀ㅂ•́)و✧”
狼谷吊戏在有栖院御国掐他腰之前挣开手臂亲昵地勾上他的脖子并排站在镜前,另一只手拨了拨有栖院御国胸前蝴蝶结,“呦西你看多可爱♡”

“……”
“是不是棒棒的!”
“……”
“……国酱!?冷静、冷静冷静!”

“呵呵。”
“呜哇对不起我错了!!!”

tbc

评论
热度(3)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