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安利邪教进行时[吊戏x吉尔x雷]

前提是到愤怒家蹭饭的吊戏←

我和你说水都放好了你应该洗澡了,吉尔站在浴室外推开门一条缝观察,暖灯桔色的光晕被温热雾气洇开氛围柔和,借由扑面的水汽判断温度正好。吉尔打开浴室的通风开关后退几步转身,将米黄色的毛巾搭在头顶擦去不断顺发丝滴落的水珠,他盯着狼谷吊戏催促,只有你了喂,稍微利落点洗澡洗澡&洗澡好吗!?

……不是应该还有一个家伙啊,狼谷吊戏蜷缩起腿窝在沙发上双臂抱着爱心抱枕收于膝间,嘴里咬着作为招待的草莓干声音含糊不清。他不和吉尔对视而选择撇过头看电视——电视正播着介绍旅游景点的节目,威尼斯的清冽河流画面一闪而过——他露出了孩子被逼喝苦涩中药般的表情极不情愿的转回头,他呢。

雷早洗好了,你快点啊不然水都凉了。把毛巾拧干后搭在肩膀上,吉尔走近几步有点不耐烦。怎么说呢,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还和自家大姐头有接触——身为小弟自然不开心。

…狼谷吊戏神情生无可恋地往后缩了缩眨着眼睛嘴里嘀嘀咕咕,吉尔听不清楚只能凑近点皱眉提醒,你说什么?大声一点啊!

……水好可怕我不要一个人洗澡啊!洗澡什么的最麻烦了!!!突然提高了声音吓得吉尔后退几步摔在地上,不过反应过来抓住重点——什么?你居然说水可怕?你是不是没有见过水的迷人之处啊???

我不要啦——狼谷吊戏脸色恢复了一点吐舌,手一撑背翻过沙发落地,那个我去外面走走——

你回来别走水还放着呢还有讨厌水是什么情况???我和你说水可是最美丽美丽&美丽的!吉尔从地上爬起来就不干了,一口白白的鲨鱼牙气势很足,漆黑的指甲在地上划拉出一个指向标皱起眉,那就再来见识一下她漂亮的景色吧——

!?
狼谷吊戏一个踉跄回想到了某个记忆,弯腰利用沙发挡了一下随后前翻做好逃跑准备,你住手啊啊啊啊!!!

哼哼别跑啊,吉尔食指中指并拢以拇指为准星,闭起一只眼瞄准狼谷吊戏的背影,周遭不知何时浮动的透明水流随着示意动作无声无息窜去。

会出人命的耶!!——还没来得及握住黑剑只能采取简单明了的方式手脚并用地借着屋内设置躲避,狼谷吊戏抽抽鼻子无比委屈。他只是来蹭个饭的啊嘤嘤嘤。

别跑啊!!???
我不跑我傻吗!?

水流几乎漫过了脚腕同时扑倒了数件家具,但愣是没碰到敏捷点满的狼谷吊戏。吉尔瞅着狼谷吊戏怒气值蹭蹭上涨,他咬牙切齿一挥手水流又冲倒置物架,看不出来小哥精神真好……

吉尔,怎么了?雷从楼上走下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一愣,不过多年来的默契让他在下一秒就抬起双手比出框架对准猫在书架后的狼谷吊戏——是这样吗?

[背对太阳与月亮]

狼谷吊戏后背发凉的同时身体被摄于见方的空间,手脚都无法再挪动一步。卧槽你们犯规啊犯规!!!狼谷吊戏快哭了,狼谷吊戏不好的预感即将现实化,两个人欺负一个人还包括偷袭你们好意思吗??

nice&nice哦雷!!吉尔眼睛一亮对于自家搭档的心灵感应毫不吝啬夸赞,笑眯眯的改变手指方向还心情愉悦的吹了口哨。

[死于威尼斯]


啊啊啊!!都说“死”了怎么可能还美丽的起来啊噗唔咕噜噜…吊戏扑街前一刻还不忘吐槽,然后就被微凉的水彻底席卷,被水从头浇到尾还灌了好几口,不过一点味道都没有。白色的薄质长袖和裤子一下子被水浸成半透明,紧贴肌肤肉色若隐若现。夸张地发出呼声后狼谷吊戏顶着湿漉漉的黑发干脆坐在了地上。



呐!很美丽的是吧,雷!
没有错,吉尔!姿势不错啊小哥可以再笑一个哦!

……笑个鬼啊,凸。


祸害人成功二人组似乎没有感到丁点内疚甚至对水灾现场毫无波动。狼谷吊戏用手背摸摸眼睛擦去水珠,深呼吸——

呜哇啊啊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欺负汪(?)呢!?他盘腿坐在水里手背重复抹眼角似乎在哭?看得吉尔和雷表情也变得一愣一愣。

以至于当愤怒大姐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洪水肆虐后的客厅和衣衫湿透抽抽搭搭的狼谷吊戏和活蹦乱跳的吉尔&雷。


——问题来了你们知道愤怒大姐真.愤怒颜吗?

狼谷吊戏捂着眼睛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fin.

图源  

评论(8)
热度(1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