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嗯嗯、嗯~~?

-私设性格OOC瞩目架空背景

-真·国戏国向←正剧辫子国×狼谷吊戏×过去C3国

-想开坑但没耐心于是变成了段子系列

-有栖园御国→指正剧御国/少年御国→C3御国


站在街上不动的话总会很引人注目的,三个人都是嫌麻烦的主自然不想这样就顺便进了旁边新开的餐厅。踏进旋转门头顶吹过丝丝凉风,狼谷吊戏揉揉鼻子看看走在自己面前步调都几乎一致的两个人心情有些微妙。

餐厅里淡淡的花木香和轻松婉转的环境音乐让人心神舒适了不少。跟着走在最前的御国停在一块地方旁,蔚蓝色的长方形桌面,左右各是划成三块位置的软垫沙发。狼谷吊戏先一步自然的坐在了左边手还拍拍垫子感慨一下真软,有栖园御国自然是坐在了他的对面。

按照常理的话这样就没问题了可是今天还多了一个人。少年御国先看看狼谷吊戏再看看有栖园御国——比自己年长的那人——最后略微颔首做好了决定。走过坐下,把属于他的那只不离身的红裙娃娃放在肩头神色镇定。

一点都没有受狼谷吊戏和有栖园御国的影响。

“面对面坐的话会一直看着这张脸,”少年御国瞥了眼身边投来诧异眼神的狼谷吊戏贴心“解释”道,“这样的话对着自己的脸似乎会好点。”

“……”有理有据值得信服,狼谷吊戏瞬间接受了这个理由。虽然是事实他根本不会有什么意见这会儿他的心思全在可以坑到免费午餐上。不过翻着菜单看到满页洋洋洒洒的法文才发觉进的是一家西餐厅。他用手指滑过一行行娟秀的字体然而并不懂意思,苦恼的用手托腮皱起眉。

少年御国看着他那副受了莫大委屈般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嘴角,靠近一点——虽然依旧冷着那张漂亮的脸——用以“怜悯”般的口吻一道道翻译解释。

“你几岁?”显而易见被晾在对面的有栖园御国手指逗着盘在桌上的蛇态jeje冷不丁开口。“还有一星期周岁18。”少年御国别过头回道,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和挑衅,“你的话……”他视线上下移动好像在端详,“是比我要大啊。真让人意料不到。”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间的自己。御国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过去,卡在那一天之前的自己对狼谷吊戏抱着什么心态本人最清楚不过了。有栖园御国突然自己头疼无比连艾贝鲁也皱起了眉头,扶额叹气。

“我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很有道理,我也不想看到他。”御国这么说然后起身走过桌子直接坐在吊戏的另一边。手放在桌子上让艾贝鲁依着,顺带手指也点在菜单上看似随意的说,“你那句话翻译错了,应该是——”

成年的有栖园御国坐在狼谷吊戏的左边,面容稍显稚嫩的少年御国坐在狼谷吊戏的右边。狼谷吊戏被夹在俩金毛之间一脸懵逼。

勉强记着菜名和思索点菜的同时脑子似乎有点不太好使,于是他就在服务员来收菜单的时候成功当机了,他抬起双手搭在两个人的肩膀上向自己搂紧了脖子,在俩人和服务员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笑的轻佻,“嗯嗯,嗯~~?”


=不负责任的结束了←

暗错错的解释一下少年的御国还处于对狼谷吊戏抱有特殊情愫的时期←[不过按照原时间线是成年周岁那天被狼谷吊戏给摁灭了但是现在——]

总而言之就是大小国吃醋的画面

——狼谷吊戏这么好,不喜欢他怎么可以!

评论(155)
热度(8)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