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曾经是恋人又怎么样。

有栖院御国知道狼谷吊戏去了的时候没有笑,他只是勾了勾嘴角神情平静。

他难过吗,他开心吗。

有栖院御国和狼谷吊戏终归也是相互讨厌着喜欢着,两个人分分合合拉拉扯扯混了百年的三分之一多点的日子。可不是嘛聪明的家伙都很懂得掐分寸自然——不说亮话的地各自都清楚明白极了。

有栖院御国觉得正常情况下听到自己名义上的一半去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该觉得悲伤。

可是他也往后想了想,最开始即使悲伤的撕心裂肺,经常难过,再是时不时的,再是偶尔,渐渐的就那么习惯了。

有栖院御国中指和食指夹了带渚黄色滤嘴的烟,他吸了一口后吐出一阵虚无缥缈的烟气。

他不喜欢烟,
他也不喜欢,
可他们都会。

评论
热度(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