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以前写的拎出来改改满足一下自己……大概……
——
〖C3期国戏〗
——

小国啊~——
小国小国小国——

狼谷吊戏就用着那种轻不轻重不重的嗓音,在未得到反应后变本加厉喊的起劲,浑然不管对方开始阴沉的脸色。有栖院御国的反应是想抬手一巴掌扇过去的,虽然迫于他们现在是一个被窝搂在一起还是在吱呀的木质双层床铺上层的情况,他没能下得了手。

以狼谷吊戏死皮赖脸要求睡上铺为起点,发展到现在居然变成了同床共枕的结局。有栖院御国想抽手揉揉紧皱的眉头却发现自己被狼谷吊戏舒展双臂抱住。

他恶作剧般地轻咬有栖院御国的耳廓呵着酥麻的热气重复那个甜腻过头的昵称。趁着他反应过来前放肆的嬉笑,吊戏的手在他腹部游走按压,纤细的指尖勾勒出御国尚未长开却也足以称得上完美的身材。

你很啰嗦喂?有栖院御国不满的扭动脖子,双手从狼谷吊戏腋下穿过支起身体后低头直勾勾看着对方。床铺的确很小,原本御国一个人还没有特别的感受,只是今天吊戏也一起上来了就格外明显。

有栖院御国抿嘴盯得狼谷吊戏暗金色的双眼闪烁了一下,他打了个哈哈反而有点心虚的别开了头。

唉我错了别踢我下去啊小国……
你还知道这是我的床?

有栖院御国舔舔因为方才互咬过而显得红润的嘴唇,一双茶色的澄澈到毫无杂质的眸不冷不热的看着狼谷吊戏那股骨子里弥漫了懒散的表情。他又看了会儿伸过手拂开遮在吊戏锁骨的碎发——你头发该剪了,居然留的这么长了——穿过发丝后指腹贴着他的肌肤一寸一寸下滑,滑过一个个他留下玫红色印记,滑过肌肉微微起伏的线条。

狼谷吊戏肌肤白皙细腻的不像一个出生入死的隶属C3魔术师,当然这指的是他没有伤疤的那几块地方。

没有钱剪头发啊——小国出资帮我吗?狼谷吊戏收回手搭在自己腰间揉揉嘟嘴,细长的眼睛上挑带了莫名的韵,而且我这儿很酸耶小国你不应该负责吗~~

说得好像是我要求的一样。算不得好气只能说平淡的不像话,有栖院御国下意识错开目光重新凑到他面前,用手挑起了他下巴声线清冷,不过你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嗯?狼谷吊戏眨眨眼突然觉得腰又疼了。

——
nbcfdgjkjgf好吧只是调调情。

评论(3)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