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万物皆以死为结局,如果感到幸福的话那么一定是还未走到最后〗

( づ ωど)好哥的中秋更新居然现在才看到x最后1p画风突变老零手中玫瑰花真美(bushi(被这句话戳到了好棒啊莫名带感(……)

正是因为还没有走到最后才会感觉到幸福,悬崖峭壁上的甜蜜最难让人割舍,那么就让时间停在这一刻或者无限拉长踏进死亡的那个瞬间吧☆

最甜了简直呜

——
〖你将被判下地狱〗
【可我自有知起便身处地狱】
〖你将被判上天堂〗
【可我不知何为天堂,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审判之屋》

〖你可不可以别插话。〗有栖院御国合上厚厚的书页将那本栗色的边角烫银的书端端正正摆放好。他用手指抵着额角轻揉,蹙眉看起来心情并不是那么愉快。

【为什么要想那么遥远的东西呢,它们只对于死后才有那么点点威慑力啦。】狼谷吊戏将那柄由一长一短棍子一端垂直钉一起、形似十字架的东西杵在一列列座位间。他披着黑色的缝有血色框条的斗篷坐在架子的交叉上,一手掰住长柄一手拉下自己的兜帽,【所以不死的话才能真正感受到世间一切不是吗。】

【你可以享受到他们的繁华精彩而不必为艰难苦涩操心担忧。】
【你可以醉心于喜好——哦如果你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一辈子也无所谓——不用担心错过不及。】
【你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与精力来用于想完成的一切直至没有丝毫遗憾。】
【——这可是许许多多人所渴求的交易耶】

狼谷吊戏夸张地用单手比划了姿势语调激情赋满诱惑力,【哦我亲爱的神父,您到底考虑好了吗。】他叫人称谓的时候咬字极为清楚,樱白色唇上下碰合吐出字句。

〖你还知道我是?〗有栖院御国扬眉回以平淡的视线,黑色服装收身胸口饰以朴素的金边白底十字架。他又将手覆于书上连目光也吝啬的收回,〖死神何时如此有空闲了。〗

【哈哈哈我说的明明不说这个吧——国酱的反应真糟糕——】狼谷吊戏嘻嘻一笑跳到地面上手背在身后走了几步,赤足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其他人可都是求之不得哦?国酱我和你说啊,断断续续的签约可是超——麻烦的。】

【所以呢,这次来找你是不得不要做出最后的决定啦♡】
【我也是想做完就休息的呢!】
【——直接说啦,完成那个契约的最后一步吧♡】
【我可以……】

狼谷吊戏走到有栖院御国一尺距离后停下脚步,抬头看站在几步台阶上的年轻的金发神父。

【而你,将获得永生。】
【无畏无惧无恋死亡。】

——
(⊃д⊂)依旧没头没尾片段——
这个pore个人喜欢就是拉着御国消磨时光的吊戏吧,哦当然了鬼知道他为什么要挑御国x

评论
热度(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