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什么时候能把催婚组tag刷满99呢

( づ ωど)多浑水摸鱼一下就会到了大概大概——
真是个伟大的目标到了的话给自己放长假吧耶

是黑道paro的…某个黑历史性质?
啊啊啊我也很想那么做啊真的sfvbjkcdssg

已经很久没有闭眼进入睡眠固然会给精神带来莫大的压力,然而真的睡着了,对于狼谷吊戏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闭眼后被逐渐蚕食进一片索然无味的黑暗,四肢过度用力后的麻木酸胀又将狼谷吊戏引到了那个令他厌恶作呕的梦魇里。

冰冷的手腕粗细的铁栏杆擦得干净反着明晃晃的光,衔接密实地被被焊成一个笼子,间隙设置成侧过身子也钻不过去。巨大的囚禁生物笼子。纵使铺满了天鹅绒柔软的垫子,偌大的房间开有适宜的温度,狼谷吊戏依旧虚晃地感觉到冰冷砭骨。循环出现的场景让他知道这是梦,可是他没有勇气脱离。琉璃灯折射的光线变幻莫测又一成不变,空气似乎充满了惰性因子死寂。

眉头紧皱冷汗一层层渗出,手指紧紧纂着薄毯用力到指节泛白。嘴唇亦被身体机能反应促使紧紧咬住,轻轻的脆弱的近乎于求助的梦呓钻入同一个枕头另一边有栖院御国的耳朵。

有栖院御国用手拉开床头柜昏黄的灯抬手挡于眼前,再是侧过头看向声音来源。方才睡前还想着那家伙终于不用碎碎念了自己可以放了心安稳点休息结果——现在看狼谷吊戏的样子他才反应到,或许睡眠对狼谷吊戏来说仅仅是种折磨。

狼谷吊戏表情扭曲动作却僵硬得可怕,眼皮颤抖得厉害又没睁开——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不过的确是看到狼谷吊戏这样第一次。怎么说这个男人平常没准多了就是不会显露出半点骨子。……所以他是做了什么啊,资料对于对方头子的情报少之又少——可是他们还敢赤条条滚了不知道多少次床单——有栖院御国也没法推测出个准。

一阵子沉默在狼谷吊戏含糊不清的音节语气词中消匿薰暖的房间,有栖院御国看看门又看看天花板最后把手放在狼谷吊戏额头试图抚平他的恐惧。

似乎有双油腻到手在后背游走屡屡试图侵犯到更令人难堪的地步,想挣扎脖子上手臂上脚踝上沉重的银铃声响起,纯粹的恐惧与毒怨一同加深。狼谷吊戏的指甲抓破了皮肤脚背紧绷,他现在像个惊弓之鸟。
换在平时有栖院御国早已笑出声此刻却哽了喉咙。

[谁…请救……救我……]
可能是他从未想到的卑微的祈求声会在这样一个时刻从狼谷吊戏嘴里听到。发自内心的吗还是什么?有栖院御国対狼谷吊戏的过去在瞬间提高到了一个危险的高度。——约定过不去涉及任何“陈年往事”的才对。

有栖院御国叹口气倾身拨开狼谷吊戏被汗水浸湿的浅浅刘海,额头贴额头,复而搂他到了自己的怀里手臂收拢。手掌一下一下轻拍着怀中人的后背嘴里喃喃——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所以他也只能随心——把恶意戏谑暂时性抛到心里某个角落单纯的安慰着那个瑟瑟发抖的家伙。

有栖院御国想,狼谷吊戏或许是可怜的吧。
有栖院御国想,这不对吧。
有栖院御国想,好麻烦的吧。

直到有栖院御国手臂都快麻了狼谷吊戏情绪才好了些许,不过还没有等有栖院御国松口气就看着狼谷吊戏两手一展翻个身子大字霸占了床——顺带还把有栖院御国踢到了一旁。

……有栖院御国想找绳子把这个白眼狼捆结实沉江。

——
(๑>؂<๑)养起来会很刺激吧耶耶耶x
半夜偷偷打下相关tag明天再改zzz

评论
热度(7)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