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然后然后在做新的梦前继续存一下…

狼谷吊戏彳亍于黑色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周遭灰蒙蒙压抑的让人连尖叫都做不到。

他在入口看到了黑狮子用爪子撕碎荆棘,狮子背上趴着黑色的小猫。

他在路初看到了有着栗色犄角的黑鹿与空色兽瞳的黑豹驱逐雾气。

他在半路看到了一匹黑狼舔了爪子按在地上眼睛直盯着自己而后长啸。

他在路末看到了黑蛇盘于路的中间昂首嘶嘶吐着信子茶色与背景相融。

狼谷吊戏抬手抚过蛇头跨过他继续向前。

他在最后看到白骨垒成的高座上坐着黑发闭眼的男子。逐渐的从他脚趾开始蔓延细密的伤痕只不过流出的不是血而是黑羽。

越来越多遍布全身同时男人的身形也开始缩小,一点点的变成了一个幼儿——

他听到嘶哑的凄戾叫声黑羽四散——被扇开的——那高高的座上哪还有什么小孩子。

只有一只金眸的乌鸦在怀中。

评论(10)
热度(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