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这是错觉吧幻觉吧怎么可能呢是吧

狼谷吊戏虽然总是自称猎犬可他也没想过自己真的会变成“猎犬”。

哦睡了个觉起来就这样了是不是在告诉自己以后应该更加勤勤恳恳工作不打盹呢。狼谷吊戏捏捏自己身后随着心情起伏不定摇来摇去的尾巴,细密的黑色毛发摸起来水滑,末端渐变成了白色。

有摸到骨头的感觉,手感和大脑都做出了相同的判断。还有这个…对着擦的干干净净的桌子摸糊辨认,头顶那对会动的黑色的毛茸茸的大概是耳朵吧。然后狼谷吊戏冷静的往下摸,还好还好自己的耳朵那个轮廓还在……所以这是什么鬼!?

狼谷吊戏不喜欢照镜子导致他为了弄清楚自己发生什么变化花了大半天——虽然他内心还是有点不肯定。耳朵突然动了动,他听到了内房有人下床的声音。

一清二楚。

不管怎么样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狼谷吊戏自我安慰一番摆好早饭坐下——尾巴好疼唔——那期早餐奶一点点喝。同时听着有栖院御国的动静。

开门声,水流声,漱口声,啧声……细致入微灌入耳朵一丝不漏。什么情况啊……狼谷吊戏又摸摸自己耳朵开始有点好奇了。

不一会儿有栖院御国走了出来,十分正常。不过在他做了摸头作后脸一下子就红了。露出被对方评价为让人不悦的笑容挪揄,换来的自然是冷冰冰的回答——

所以呢——拜奇怪的耳朵所赐,在狼谷吊戏即将咬下一口三明治的时候可真的听见了有栖院御国一声软绵绵的喵。

……汪?
——
犬(狼)系男子狼谷吊戏.avi
——
有栖院御国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猫。
……并不是那种小小只的动物而是…该怎么说呢。

他手指翻折理正了衣领口,衬衫贴着白皙的肌肤锁骨以及喉结略微突出一目了,当然他也有着嘴巴鼻子眼睛眉毛,还有人、类的耳朵。踮起脚倾向洗手间的镜面,将头转来转去只为更好的确认一下自己头顶上的东西——一对小巧的和他发色无二样的猫耳立着,伸出手触碰的话是细绒毛软软的手感——就和前不久喂过的流浪猫一样——里层略薄颜色也几近浅红,可以看得见浅浅的青色密布血管。手指不经意划过猫耳个点酥痒反应在大脑皮层清清楚楚,不可言喻的战栗让有栖院御国身体抖了一下。

啧…迫于未知缘由的脸颊倏地变红,有栖院御国往脸上泼水,然后意味不明的糊了一手水到镜子上水珠滚落。转身深呼吸冷静情绪,一条较发色浅了些许的米黄猫尾蓬松地悠然晃着。……是在表达自己的存在感吗。

……大概别人都看不见吧。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狼谷吊戏看了他一眼没有其他反应,如果看得到的话肯定不好这么安分……这样的念头出现后,有栖院御国习惯性想摸头发结果又碰到了猫耳。

早好——哎哎国酱你脸怎么有点红啊~~?
……才、才没有喵!

有栖院御国条件反射怼回去脱口而出就是个卖萌意味甚重的口癖。他发誓他说的相当无意识而且很轻很快,可是看狼谷吊戏的反应——

……?狼谷吊戏拿起三明治的手卡在半空,愣了。

——
猫系男子有栖院御国.avi
——
到底写哪一方会比较好呢zzz

评论(1)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