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非洲荼的还债x2

——
〖蔚蔚-西装御国给了学生制服的吊戏一沓钱 阿玖配文〗

狼谷吊戏最近有点闹心,倒不是说那些鼻梁上架着啤酒瓶底子厚眼镜的老教授们绕着他喋喋不休——其实狼谷吊戏蛮喜欢和他们聊天的大概是因为比较好说(meng)话,吧嗒几句话就坑到了贫困家庭资助金也是不错的——真的,最近莫名其妙找他补(baofojiao)课的人少了许多哦。

什么吗发生了什么啊?狼谷吊戏把硬币投入自动售卖机的口点了草莓牛奶那颗少女粉的钮,对着玻璃窗自己的倒影叹了口气,顺带整了整米黄色校服上打着的领带,听到咔哒一下物体滚落框子的声音拾起。

就连黑眼圈也淡了,这可是赚不到钱的糟糕现象啊。狼谷吊戏心里泛了酸郁闷地努嘴,拆下白色吸管戳进盒子吸了一口。甜甜的主调辅以淡淡的酸味是狼谷吊戏喜欢这个牌子的理由之一,哦另外一个当然是因为价格厚道了。

没有钱真是心如刀绞哦……狼谷吊戏砸吧嘴边走路边盯了会儿路的横杠杠——看到擦的油亮的黑皮鞋出现在视线里。

停下脚步声狼谷吊戏捏着开始变暖变软的牛奶盒子从下往上打量:一看就知道是高级的皮鞋往上是一猜就知道很贵的裤子再然后是肯定价格需要数零的西服——哎打个岔不得不说看起来真不错,狼谷吊戏又咬着吸管想歪了,裁剪合身成功的勾勒出对方身材,啧啧啧看起来就……

狼谷吊戏眨了眨眼睛,咽了口草莓牛奶,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对方手中的东西吸引了——一!叠!福!泽!谕!吉!耶!真的是一叠——是真的吧真的吧!?

“以后别私自补课了。”有栖院御国抖抖手腕,一叠稍硬质地的纸片摩擦发出悉索声,“我已经说过…”

“好人……”
“……?”
“好人耶呜哇啊啊啊!!!”

狼谷吊戏果断抛弃了草莓牛奶双手虔诚地接过现金,收在胸口微张嘴呼吸几次就差亲上去了。有栖院御国实打实意识到了原来人真的可以做的两眼放光自带飘小花是。

不过,
“好人个鬼啊!!!???”

fin
—————
—————
〖c3时任务期间 御国和吊戏休息 路过家面馆 吃变态辣送玩偶 什么的〗

“喂。”

狼谷吊戏正荡着手往前迈出步子下一秒就被人扯住了衬衣衣角。“怎、怎么了国酱~!?”狼谷吊戏完美地转了半圈同时微俯下身露出笑眯眯的表情看向作俑者,虽然那个金发面容清秀的少年并不是很在意他这一系列动作。

“那个活动、”有栖院御国自然地抬起胳膊用手指轻揉的按着在肩膀上的艾贝鲁,用话语示意狼谷吊戏再把头转四分之一圈,“你去参加活动吧。我想要。”“啊哦……?”狼谷吊戏按着做,然后是一家打了大大的红色条幅的面馆极其惹人眼:

〖一小时内挑战变态辣可获特别奖,奖品随便挑有xxxx〗

“……你想吃面?”
“你吃,我要奖。”

狼谷吊戏抹了把并不存在的汗透过磨砂玻璃隐隐约约看到里面乱糟糟的景象,当然,还有类似于尖叫的渴水声。有栖院御国并没有多理他,他有看看作为特殊奖品之一的玩偶——其实只有两个,一黑一白,端端正正互相依靠坐在高台的玻璃柜里。从衔接缝的细节看应该是纯手工制作,精致可爱到他现在就想拿了走人。

“不知道成功是拿一个还是两个……”
“国酱我们是出来休息不是來挑战……”
“薪资翻倍哦。”
“……国酱我们去问问吧♡事不宜迟现在就可以☆”

“砰”
两碗面重重的落在厚实的木桌上,有着三个饭碗大小的白蓝底面碗,素净的蓝白和面碗中赤艳艳的红形成强烈对比。似乎就连汤也是辣椒水熬的…花椒青椒红椒芥末各种调料撒的密密麻麻,就着汤气儿深呼吸一口都能让人呛的只打喷嚏脸颊发红。辣椒味浓妆艳抹地向食客拋火辣辣的媚眼。

而现在,狼谷吊戏和有栖院御国为了展示窗里的那两个玩偶要开始挑战了。虽然挑战的人很多,但年龄最小的无疑是穿着了疑似情侣衫(c3标准发配夏装)的某两(xiaoliangkou)人吸引了最多人的围观。

“预备,限时一小时——开始!”

吸溜吸溜吃面条的声音每有几分钟就会被生无可恋放弃比赛的挑战者暂时性打断。越往后声音越复杂,包括砸碗声喝水声哭爹喊娘声等等。真是惨烈呢于是我们看看可爱的最年轻组。

狼谷吊戏红了眼睛,漂亮的冷金色被红晕渲染又美了几个度。他一边用纸巾擦鼻子一边抽抽搭搭吸面条,满满当当的面条还剩三分之一的样子,原本的薄唇已经变得相当丰满诱人更向腊肠嘴逼近。嘛不过有栖院御国也是半斤八两,茶晶的眸子变得浸了胭脂般娇艳,平时冷着的脸此刻简单的用“热情似火”概括再恰当不过了。真是拼了呢好孩子(。)

狼谷吊戏拿着筷子的手有点哆嗦,真情流露地转过头眼睛一片雾气瞅有栖院御国:

“哈哈、哈啊……国…国酱……我,我已经……”
“三……三倍哈啊…”
“…………好……”

“哒!”狠狠的将碗和筷子置于案板上,狼谷吊戏第一个反应就是抢了旁边的水咕噜咕噜开始往肚子里灌。有栖院御国摇晃了下身子感觉头顶似乎有星星,舌尖红彤彤被身为痛感之一的辣欺负的不像话——他抓了湿巾使劲擦眼睛说不清话。

“先,喝水……啦……”狼谷吊戏瞥眼后抓过衣领让他转过身,并没有客气地把水洒他脸上然后给了两瓶冰镇的水。“……哦。”应该是吃辣吃晕了,有栖院御国异常乖巧的抹了把脸点头喝水,汗渍水渍让刘海变得一缕缕贴在浮红的额头脸侧。他迷迷糊糊地跟着狼谷吊戏领了奖品,然后被狼谷吊戏牵着手跑回去。

“哎哎……”有栖院御国抱着新玩偶就那么笑了,把狼谷吊戏当空气一样。自己的嘴唇几乎麻木了,狼谷吊戏看不到自己的但是从有栖院御国那边也是猜到七八分。嘴唇略鼓着红红的嫩嫩的泛了油光还是水光,被水冲过的玫瑰花瓣似的。

所以狼谷吊戏贴过去亲了口——但是两个人嘴巴其实都是辣肿的。
所以完全没有感觉。

fin

评论(8)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