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恋人游戏#

〖pokey game〗
国酱国酱~~♡狼谷吊戏笑起来软绵绵像捧粉红棉花糖似的,他把手搭上对方脖子于肩膀交界处正好是白色领口敞开的那块儿地,手掌顺着他白皙的脖颈五指尽量贴吧肌肤隐含着阻止他扭头的意味。嗯~?和我一起吃不开心吗,我可是很~少~会和别人分享的耶,观摩着对方肉眼可见黑化的气体盘绕并不出意外,手指一转将捏着的草莓果肉粒涂层pokey咬在齿间,可以吗~ ♡怕过于用力而咬断声音略低含糊,本来就不指望有个回答就自然的将另一头送进对方嘴里,半阖着眼轻咬短一小截咀嚼咽下。

〖投骰子脱衣〗
骨白色的骰子在地上滴溜溜的转了许多许多圈最后晃悠着停下来,磕在桌子角边咕嘟一下翻转不动了。圆圆的红红的像小丑鼻子一样的一点咧嘴冲着狼谷吊戏笑哈哈。啧啧,狼谷吊戏用手撑自己下巴眨眼从鼻腔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国酱——这天气冷——被对方瞥了眼后再度无奈的摊手摇摇头,外套鞋子已经除下再输的话比起来上衣的确是相对较好的选择。双手互捏着两边衣角手肘举过头顶轻松的一提就过了腰线,有栖院御国咳嗽了声继续看他拉起来衣服过肩过手臂最后甩下来拿在手里。狼谷吊戏摇摇头默默地把衣服整理好,低头看到自己腹部大大小小的伤痕地时候忍不住用指甲划拉几下,好冷啊——

〖同吃水果〗
我可没有兴趣吃你过的东西,有栖院御国身体后仰手撑在地面上支着自己不彻底倒下去,听到了吗。唔唔?狼谷吊戏嘴里叼着一颗蒂已经摘了的红艳艳的草莓,饱满的新鲜的还有一层清浅的水光,就连形状都是那么可爱虽然因为被咬陷了一点汁液是淡红的色泽。喂…再往后退就真的要摔倒了。狼谷吊戏的手插在他和有栖院御国的中间又往前倾了倾,流金的眸子除了挑衅还是挑衅嗨呀真让人气不过。再退下去岂不是倒了面子,有栖院御国想到了这个只好重新凑回去啊的咬住了草莓的另一边。草莓有多大?反正就那么点大。

评论
热度(4)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