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乌鸦#

振翅发出气流四窜声音的鸟儿从孤单的几只开始增多,它们披着漆黑的羽毛在不经意间与同类相碰落下,远远看的话大概会很奇妙,或许会像纷扬的黑雪。只不过间歇性从传出嘶哑的“嘎呀”或者“哑啊”着实有些败人兴致。

不过这是稍微处了世的“大人”的看法,他们从一开始就对这些漆黑的精灵抱有异样目光。可如果是小孩子的话——

哇哇!——乌鸦、乌鸦!!兴奋的挥舞小手仰面目不转睛看着空中的玩伴,指尖时不时擦过鸟类的羽翼胸膛后背,水滑的触感引发了又一串感慨。唔啊……好好看!它们小小的脑袋两侧嵌有红宝石般剔透晶莹色眼睛,纵使没有阳光的折射也大放异彩令自己着迷。

毕竟和乌鸦一样,喜欢亮闪闪的小玩意也是孩子的天性嘛!围着空色针脚细密的围巾,暖黄的收袖长衫似乎略显大了点随着乱踩的步子晃晃,不过这也不能阻止孩子的兴致。跟随着某只深黄色喙的鸦跑几步,又被那只翅膀格外宽阔的吸引了注意力。被鸦群围绕发出咯咯咯的清脆笑声。

都好棒哦!瞪着眼睛欢呼雀跃不已,和乌鸦逐渐混熟的同时终于搂住了一只看起来最为乖巧可爱的。它的脚紧抓手臂又没有太用力,自顾自用喙梳理翅羽居然有几分优雅。

可以亲你吗,认真的询问和它对视。仿佛得到了允许后微俯下身,嘴唇想贴着他的头来表达爱意。

〖——,吊戏!〗

旁人的大声呼叫打破了这个看起来有点神圣的仪式,乌鸦们呼啦散开了。撇嘴对着鸦群恋恋不舍地抽了下鼻子闷闷不乐的走回去,看着远处坐在长椅上的男人后又露出笑容挥手:

我知道啦,国酱——
——
今天的是幼戏☆☆☆

评论
热度(3)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