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一个萌萌哒梗☆#

原来是#柏拉图式的爱情#——
但是这个国戏我真的不会写xxxx
或许可以试试狼塔???……不过我还是放弃吧x

所以今天的份就变成某人的恶趣味“萌萌哒☆”(……)

〖来源见评〗
——
前不久空调还开着超低温空头导致地面有些冷,瓷砖铺落得整齐接缝几乎看不出——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狼谷吊戏只想说自己蹲在床边腿都快麻了,用手揉揉已经血液循环不畅的小腿肚,咂嘴了一声后把目光挪回躺于下铺假寐的少年脸上。少年枕于松软的枕头上,面容清秀却能感到失去血色的病怏,呼吸缓慢低沉嘴唇也是无力的樱白色,细密的睫毛盖于眼皮落下较深的一圈阴影,优雅安详的让人不忍亵渎。

哎呀呀~完美地收敛了眼底其余情绪,黑发的男人抬起头仰面对着少年,勾起嘴角笑颜蛊惑,淡红色的舌头舔舔润泽的唇瓣发起无言的挑逗,国酱好不容易才赢的哦——真可惜啊~

愿赌服输?~有栖院御国皱眉而后舒展,睁开眼能看到狼谷吊戏趴在床沿看自己,黑发黑耳钉黑脖圈的男人,他瘦削的下巴抵着胳膊眼睛狭长却是亮晶晶的——大概是错觉吧——算了没兴趣和你玩。

逾期作废啊,狼谷吊戏努努嘴伸了只手故意戳对方脸颊,毕竟还是个孩子肌肉还偏软手感意外的好。狼谷吊戏笑容愈发愉悦,谁让你发烧的,不能好好听话吗。

你滚开。有栖院御国烧的迷迷糊糊眼前的景物也逐渐变成了色块开始液化打转,发白的嘴唇抖抖又重复一边,那就听我的快点滚。这是在发号施令吗,真是的和国酱的名字一样任性啊。狼谷吊戏用手背烫了烫他额头,还有点热。

做什么啊……嗓音也一同变得软绵绵失去了以往的气势,皱眉迟缓地察觉狼谷吊戏的手不对,从额头离开后下移似乎碰到了自己放在身侧的手。大脑指挥下想曲起手指,意外的被自手心传来湿漉的触感刺激的身体颤抖一下。转过头努力撑着眼皮窥视,手被他轻托着手腕,狼谷吊戏低顺着眉眼用舌尖舔有栖院御国的掌心。仔细的轻柔的,即使因着发烧大脑浑浑噩噩有栖院御国也是逐渐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喂?想抽回手没有力气,张口后对上对方的眼神忽然收住了。国酱,狼谷吊戏最后于御国的指尖落下绵薄的吻还带有恶意发出的细微水声,他依旧虔诚的拉着有栖院御国泛红的手后退几步,单膝跪于地面。

我亲爱的国王陛下,狼谷吊戏收起张扬抿唇微笑,将手虚虚的置于胸口前继续说道,我将是你的走狗,为您效忠奉上我的一切。
——



然后狼谷吊戏宝宝就听话的滚了(bu)
留下有栖院御国宝宝一脸懵逼甩手x

评论(30)
热度(3)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