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扮演xx的游戏到此结束吧#
〖扮演狼谷吊戏的游戏到此结束吧〗

名为狼谷吊戏的游戏已经受!够!啦!
这是什么糟糕的角色嘛!初始化就是那么一个可怜的样子——只是个小孩子耶为什么还被虐还!有!人!性!吗!即使这样还没有死也不知道几个意思啊捡了就捡了有点责任心好好养不!行!吗!没牙的啊喂什么面包!奶瓶都拿不稳你是帕金森吗?!看到小孩子舔倒出的不抱起来阻止就算了你感叹个毛线啊谁管你!!!然后才几岁呢就要去怼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吸血鬼!我还小分不清眼睛和心脏啊我矮看不清谢谢!妈的滥用童工不给钱还虐待!你才工具你全家都工具修理费什么的你想疯了嘛!……我还是个孩子啊!!!

虽然看到梗很想这么写但是感觉要黑遍全剧组了(……)换个想法吧……

〖扮演狼谷吊戏的游戏到此结束吧〗

不需要闭上眼也不需要深呼吸,下位吸血鬼们仓皇失措的哭喊尖叫还缭绕在耳畔,双手被束缚住无法动弹也就无法做出小动作减缓心理上的焦躁。扬了扬下巴对那些伏地叩拜恳求的家伙露出他们所看不到的笑颜,想着他姿势都还没自己下跪来得标准——真难看。

匍匐于地面的黑影陡然狰狞地跃起刺穿对方胸膛,眼睁睁看着他化为粉末随风飘散。吁了口气面部肌肉因为长时间笑而酸胀。回头依旧对身为挚友的二人吐舌拉长了油滑腔调表示自己无事。

好累啊好麻烦啊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啊。笑眯眯地嘴里蹦出来令人宽慰的字眼心底里回荡的声音却截然相反。

是什么时候开始绝的不对亦或是厌烦呢?一副轻松摆弄神情应付的了友人的关切却解决不了心底的黑黝黝的问号。每每被灰尘迷了眼的时候都在想这是否就是狼谷吊戏应该做的事呢。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自己却在做,如果是的话为什么狼谷吊戏会如此……?

自己是猎人而吸血鬼是猎物。
记不清被人从几时开始灌输的概念单时至今日已根深蒂固。狼谷吊戏是谁,是自己吗?那猎人是谁,狼谷吊戏吗?躺在床上的时候睁开眼看着一片漆黑反反复复问道。最后咕咚一下滚到床底。

瑟瑟发抖着等待被单最后留存的温度消逝末了被黑暗慢条斯理的吞噬。就着黑不溜秋的掩饰手指在眼前伸展合拢紧握,丝毫看不到样子。

烦躁烦躁烦躁,一个问题明明只要一个答案就好了。啊对就是这样,我,我是猎人。

我是猎人,吸血鬼是猎物。
将猎物狩猎殆尽即是我的天职。

狼谷吊戏是谁?管他呢。

——

评论
热度(1)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