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饿

源自心底的饿。

有个唇红齿白漂亮至极的小家伙窝在心坎上,用粉嫩的小舌头舔尖尖的黑指甲,细声细气撒娇般地说着他饿。安慰性质地用手抚上胸口,从镜子里隐隐约约看到那个小人儿荡着腿——连那小巧的根根脚趾也涂着蛊惑人心的黑色——肩膀一耸一耸好像在咯咯咯地笑。

你想吃什么啊,无奈的笑笑拉拢领口围好围巾遮的严实,都吃完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说着他又在笑了,轻轻的一顿一顿的,然后又在重复说着,他饿,饿,饿。还用指甲啊在心口悄悄的划着痒痒的。

和他很像,虽然不可能就那么用锋利的小刀子破开心房,银白色的刃面印出殷红殷红,纤细的刀尖儿紧贴动脉恰到好处,然后一抖切了开来把他捧出来拎到掌心端详但就觉得就是那家伙的样子。

将艾贝鲁小心地安放在特制的迷你欧式高椅内放至桌上,精致小巧的曲奇烤饼撒了细碎的白砂糖,浮动香气的红茶盛在白瓷烤金杯内,舒展沁人香气的鲜花篮子里花朵还滚动晶莹水珠。简直是完美的下午茶。

牙齿轻咬酥脆的饼干配以红茶,味道是无可挑剔的可是他还在喊饿。像个小孩子一样,用纸巾轻擦拭唇沿兀自摇头,那也没办法了。小家伙一直叽叽喳喳着在闹,那也没办法了。起身往后走了几桌在阴暗的用来做监视的角落坐着一个人,他和心里的小家伙长得一模一样。真的。

可以吃吗,微笑看着表情略错愕的对方牵起他的手用牙齿轻咬他的指尖,他(我)很饿。

评论(9)
热度(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