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Lost Paris°

-约莫只是个段子,半夜和我家盐讨论后一口气写的

-背景是架空现代的酒吧pore【调酒师有栖院x服务生狼谷吊戏】
-作为最有人气的服务生吊戏陪客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后选择大冒险
——
“请对你的爱人说一句你想说的话,并把它录下来转播语音信箱”

“诶,这种大冒险的要求真是过分呢~~~”吊戏的脸庞微微泛红背倚着柔软的沙发垫,左手的高脚杯倾斜液体肆意的流落玻璃桌面上,他轻喘着气平复一下酒精和音乐带来的影响,“爱人什么的啊——”


耳边的起哄声并未消停反而因为他咬字的暧昧停顿更加喧嚣,吊戏摇摇头后眨眼看了下四周,其实这种程度的被灌酒对他来说算是家常便饭,只是这次氛围热闹的让他有点晕醺。


“哈哈哈毕竟是输了呢…好嘛,我想想、想想说什么呢——”其他的服务生都在忙于接客,来玩的青年因着兴头也没多计较自己起身去拿了吧台的酒盘。吊戏就打着哈哈脖子顺着沙发的曲线后仰,看到了吧台后穿着贴身蓝白制服的有栖院御国。


抹了摩丝的金色发丝服帖,在吊灯倾向于暗色的灯光下有些虚幻。他手里摇晃着银色调酒杯,手旁是擦得晶亮的酒杯和已经调好的一杯酒——薄的透光的切片草莓在一杯浅红色的鸡尾酒上——哦那是谁点的呢、谁知道呢!


“别催、别催了哈哈哈我说就是了~~”摸出了银白色的手机解锁了屏,吊戏回过头和旁边的少女打着俏皮话手指滑动像是动作聊熟于心,“这可是你们要求的诶~~”提高了声音的度不知道在说给谁听,吊戏用沾了酒水的手指点点自己嘴唇,对着手机说:


“亲爱的~~请帮我在吧台点一杯Lost Paris然后送过来可以吗~~?”


干脆利落的转了语音信箱随后收回手机,舔舔嘴角一副无辜的样子面对其他人,“诶,你们只说是想说的话,又没说要什么内容哦?”被唏嘘了耍赖了脸色不变,狼谷吊戏修长的双腿交叠,领带扯散后露出的领口能看到精致的锁骨——“你们硬要拉着我玩啊~~?别忘了给我小费哦哈哈哈~~”

[亲爱的~~请帮我在吧台点一杯Lost Paris然后送过来可以吗]

方才说过的话再一次在耳旁响起,不过略带了点电子音,分辨得出这是借由电子设备转播的声音。狼谷吊戏反应很快第一个动作是侧过了头,看到了酒吧给调酒师配备的蓝白色制服和一只金色手机壳的手机——还有随之俯下身而能看到酒红色眸子,“呜哇你不好好调酒跑过来吓人干嘛——”

 

“给你送酒啊,”他常年用来调酒的手保养得很好,修长的手稳稳举着一杯散发着草莓清透和香槟鲜酸气息的Lost Paris递过,“亲、爱、的”


旁边有人开始吹口哨和各种嘈杂的声音,狼谷吊戏只是挑挑眉开口问了句“随便拿酒过来可是要扣工资的啊国酱”“不啊,它正是为了一个人调制的,”有栖院御国仗着站直了身高俯视了吊戏一眼,在吊戏想伸手接过酒杯的时候抬手腕自己喝了。


“…”吊戏歪了下头似乎想到了接下来的发展,在御国低下头的同时伸出了手主动楼上了他脖子。嘴唇相贴而后牙关自然的松开,混杂了香槟与草莓酸甜的酒液从对方口中渡过随后咽入腹中。舌尖滑过口腔内壁留下他的气息。


“呼、呼呼,这都算私事了吧~~?”唇分后狼谷吊戏手指按上有栖院御国同样泛着水光的嘴唇调侃。“扣工资的话都是你的错哦~~?吊戏桑~~”说不上是亲昵还是恶劣的语气,御国摆摆手把酒杯丢到吊戏怀里转身走回吧台,“你才是别玩了好好工作才对。”


“哈哈~~国酱真——可爱呢~~”吊戏把酒杯凑到跟前嗅了嗅,随后也将之弃于一边,回过头继续看向已经半错愕或者兴奋的客人们,“接下来,继续玩么?

 

=Fin

 

*Lost Paris

酒语:迷失浪漫之都 

配方:草莓糖浆、红糖水、新鲜草莓、香槟 

【其实就是我瞎百度的【你等等】


评论(2)
热度(2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