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间接接触°[傲慢组/铁休/自设架空]

间接接触°

  

-背景自设架空(警察/侦探/怪盗pore)

-cp:千驮谷铁×休·泽·达克·阿尔加诺三世<傲慢组/铁休>

-大概就是八岁的阿铁和外表11岁的休初次见面

-千驮谷家设定是商业世家,修是前<七大罪>怪盗之一现shod侦探社创始人之一,到千驮谷家是为了找当时千驮谷家家主商量一些“事情”

-私设如山OOC严重,初次写傲慢组可能理解有些差错。总之没问题的话感谢继续浏览——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是在成立了侦探社后的第十六年“真正”记住了那个孩子。] 

 

对于无法触碰的事物,要怎么去喜欢呢。

  

槐树在这个季节长得很是旺盛,阳光穿透不进层层叠叠的枝叶,比周围一切暗了几个色度的阴影打在站在树下的孩子身上。他挑眼看向前方出现的大小不一的光斑随着树叶被风吹动所晃,耳边时有时无的聒噪蝉鸣挑拨着他的心绪。

 

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抬起手让其暴露在阳光之下。他看起来只有十岁,因为从手臂看完全是上天赐予孩子的那份独有的光滑稚嫩,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宛若细腻羊脂玉。从左往右第四根白嫩的手指上套着一枚镶有鸽血石的黑色戒指,在阳光下流淌着光辉,就像是那孩子双眼的颜色。妖异而又冷寂。

 

孩子的手臂被阳光仅仅宠幸了一会儿——一片青翠的叶子被风吹下晃晃悠悠还未落到地面——从指尖开始迅速地泛起病态的浅红色并且开始逐渐扩散到手背、手腕,直至在被阴影笼罩的小手臂处止步。休咬着牙,看着浅红色一点点变深转为腐肉般的暗红,手臂肌肉仿佛被无数的蚂蚁在一口一口啃咬,酥麻痛感从手臂传来直达大脑皮层。

 

从牙缝中挤出嘁声,他不甘心的把手收回来。

 

……直到现在还是不被阳光所接受的他,根本无法忘记那段事情。他盯着自己的左手,在失去了阳光的荼毒后痛楚也随之消失,红色也很快的隐退就像从未出现过般。他的手臂又变回令人惊叹的粉白色。

 

“它”告诉着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身为当初“实验对象”里最年幼的一个,除了天赋最佳的怠惰外,以他的“身体”来说似乎就是效果最好的了。但同样,抵抗力孱弱的幼年就接受了实验,副作用也是最为明显的。比起其他人已经可以长时间和正常人一样行走在阳光下,休直到现在也无法直接接触阳光,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分钟。

 

他的眼里浮现了暗色的斑块,这远远不是一个外表仅是孩子的“孩子”所能涉及的。

当然,实际上他也并不仅是个“孩子”。

 

“看样子只能在这里等到天暗下来才能过去了…真是的把后院造的这么大干嘛。”方才的表情转瞬而逝,休摇了摇头再开口则变成了孩子口吻抱怨。不远处的人造溪流里漂浮着一把撑开的黑色太阳伞,在澄澈的水流中像是一片异色的荷叶沉沉浮浮。

 

那把伞原本是休随身带着遮阳的,刚才休发了会儿呆一不小心让他被突然吹过的强风吹开了。失去了遮蔽的休因为体质关系不得不躲在树荫下。

 

隐匿于黑暗。

 

“真是的啊我可是有正经事的呢!”忿忿的跺脚,就像一个孩子那样发脾气。就连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经常下意识会做出这种动作,是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前?休苦恼地揉揉头,黑色的柔软发丝在自己手里变得乱糟糟的。

 

后院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来,是千驮谷家家主亲自规定的。那人现在应该还在等着我吧?前经常看心情推迟时间他也不可能主动来找我…看起来真的要等那么久啊……

 

休抬眼看了看正挂在天上的太阳,耀眼的光线刺得自己在对视瞬间就闭上眼睛。

 

“噫好疼好疼——”

“…你没事吧?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啊呀?!”休在这边自言自语了半天,这会儿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吓得他忍不住倒退了几步。“吓到你了么?抱歉啊。”休捂着嘴看到了一个比他还矮了一点的小孩子,暖金色发丝略微过耳,额前刘海有些偏长甚至遮住了他的眼睛。

 

“啊…又看不见了…”他自己似乎也发现了头发有点过长,嘴里说着话边从兜里拿出来一根深蓝色发夹把刘海夹到右侧,露出了脸庞。“你怎么在我家后院里啊?…”他用小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把目光看向休。湛蓝的双眸,剔透的像是前不久去孤儿院那群小家伙们送的玻璃球一样。纯粹干净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我…我我…”休支支吾吾的,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面对一个小孩子那种眼神,自己反而不想随便说出谎言用以做借口。

 

“啊,对哦我应该要自我介绍…那个,”他走了几步也到了树荫下,即使在阴影里他的双眼依然神采奕奕,“我叫千驮谷铁,这里是我家哦。”

 

“千驮谷…”休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好像有点印象,是那个人的孙子吧?以前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他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子哄着…

 

“啊,名字有点长,叫我阿铁就可以了。”千驮谷铁明显理解错了休迟迟不回答的含义,很大方直接让他叫自己简称就好。

 

“啊我…我可是……呃,算了叫我休吧。”条件反射想报出那串自己的“名字”,不过对方是个孩子怎么看也不会记住吧?这个年纪的孩子记事情都不会过一天才对。

 

“我记住了嗯!…休你好哦!”阿铁点点头神色相当认真,看的休忍不住抿了一个笑容。“我觉得阳光太晒了所以不想走。”忽略了原因的事实情况,这也算不上说谎吧?莫名的,他不想对眼前的这个孩子说出谎言。

 

“这个啊…有时候我也觉得太阳太热了……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晒太阳的哦!”阿铁低下头手撑着下巴,做出了思考的动作随后表示理解,“可是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无聊么?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没关系,过会儿我就自己走了。”面对小孩子毫无心机的邀请,休忍不住弯了眉眼。果然也只是小孩子啊,什么事都是那么简单的想法。

 

无忧无虑的。

 

“一个人会很孤单的吧,我陪你吧。”清脆的童音,阿铁抬起头看着休眼神蛮是鉴定。阿铁的话没有怎么出乎意料,仅仅刚刚这一会儿休大概就能猜到了面前这个小男孩的性格吧,尤其是在千驮谷这家…以后一定算得上好人呢。

 

“噗哧…那么帮我把那边的伞拿回来可以么?”休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条人造溪,溪流十分浅,估计也是怕小孩子淹到。“原来是遮阳伞掉了啊…”阿铁一脸恍然大悟,点点头就小碎步地跑过去,在草坪上伏下身子稍微一伸手就勾到了伞的边缘。揪着伞边很容易就扯到了地上。

 

休看着他的身影在阳光下,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浅金色边缘。

 

能接触阳光。

 

“喏,给你。”阿铁把伞收起来递给修, 小水珠顺着手指间滴落,被太阳曝晒过的水并不冰凉反而有点温热。“谢谢你。”从阿铁的手里接过伞,手避免不了相互接触,他的手比休暖和了许多。

 

休礼貌地做出感谢,后退半步欠身行了一个并不标准的礼。“呜啊,好厉害的样子——休看起来好懂礼貌诶,妈妈总是说我不懂礼貌呢。”“嘛,热心就是阿铁你最大的优点了呢。”休伞柄顺着手背转了一个圈甩出一些水滴,他自己也没注意到已经使用了长辈的语气对阿铁做出评价。

 

“被夸奖了呢!——休真是个好人啊。”不过阿铁怎么可能注意到。金发的孩子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和微红的脸颊,他就那么走近了几步给了休一个拥抱,“妈妈说被夸后要表示感谢呢!”

 

“…”温暖的怀抱,或许就是因为之前在阳光下站着,阿铁的身上传来了异常令人舒畅的温度和气味。只是个小孩子啊,这种怀抱却是休难以想象的。“阿铁…阳光的感觉。”又被小孩子的举动吓到了,这是第二次了吧?平时的自己身边不会有什么人的,唯一相处久的也是那·位同样性质的人。

 

只是小孩子。

 

“休我带你去我家其他的地方看看吧?我很熟悉的哦,休一个人的话还不如和我在一起呢~”面对他的邀请不知如何拒绝,看着那双眼睛闪着光芒看着自己,压在心底的冲动迫使自己开口答应。用手扶了扶镜片,把阳伞撑开举在头顶,“一个人的确有些无聊呢。吾辈就允许你带路了。”“哦哦休说话好好玩!那么我们走吧,休?”

 

小孩子抓住休的手将他带离树荫。阳光倾泻在金发和黑伞之上。

 

透明光线的温度通过两人手掌的接触,一点点的传递过来。

 

这样也算接触阳光了么?休看着眼前孩子转过头来露出笑颜,心里并没有答案。

 

=end

 

-本来放在前面应该是这样的介绍↓

八岁的阿铁和外表11岁的休(实际已经活了58年然而心理年龄请自判[.])初次见面


评论(12)
热度(2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