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卖萌三十题】【国戏国限定】【11-20】

11、仔细看起来有点可爱

故意推开门制i造出略响的噪音,奇怪的是吊戏并没有听见往常会有的抱怨。惯有套路不成i立后他悻悻地把门小心的关好,往里走了几步看到客厅地面的一角铺着湖蓝色的布,隐约能看到上面堆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吊戏把随身带的单肩包丢到了沙发上怀着好奇心的走过去想看的更清楚一点。

金发的青年双手灵巧地飞针走线,零碎的布片在他手下一会儿变成精致的布偶部件。

“…唔…布?针线?哈哈哈哈国酱你是要改行了么。”吊戏蹲下圌身子用手翻了翻御国放在旁边用以备用的布,戳起来布料刚好柔i软到不会反弹,让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御国随身带着的那个叫做艾贝鲁的人偶。“国酱你是怎么了啊哈哈哈哈哈…”

“你好烦啊。”御国语气平淡的作出回应,不过在对方开口再度嘲笑前他伸出手把吊戏的头掰了过来,“喏你带着试试。”“啥?”手掌蹭过鼻尖,吊戏下意识眯起眼睛,能感受到头顶被带上了什么类似于发箍的轻飘飘的物什。鼻尖的压i迫感消失,吊戏摇摇头晃开御国的手,用自己的手去触碰头顶的东西,和布料差不多的触感,“什么玩意啊……?”

“唔…还可以啊。”御国用手摩挲下巴一本正经的打量着吊戏,如宝石般剔透精致的双眼盯着吊戏,看的吊戏莫名后背发寒。

“……什么鬼啊??”

成功把对方看的有些发毛,御国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几分。看着刚刚才做好的手工制狼耳朵随着吊戏别扭的转头动作一抖一抖,吊戏脸颊渐渐浮现的酡圌红也是让心情愉悦的一点。有时候他的反应也是出乎自己意料,还以为会直接摘掉来着。帮御园他们学园祭做的兽耳装饰效果还是不错的…

心里想着御国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吊戏的头,抖抖的黑色i狼耳和稍稍瞪大的金瞳还是有点可爱的。


12、午后在树荫下喂着流浪猫的少年

阳光只能在风吹动树叶的间隙才能在树下投下斑驳的光影,更多时间是铺落了阴影的大树底下是一个很多生物自发选择休息的地方。比起太阳直射,稍微幽暗的树荫是个好的选择。

所以御国这个季节找人的时候一般也只瞄那几个的地方而已。

等了半晌还不见同圌居的人在规定时间回来,他吃不吃饭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就是今天的家务应该都是他承包的。在家里实在坐不住的御国选择出门亲自把某人弄回去打扫卫生。

风摩挲过树叶发出沙沙脆音,虽然温度比起前几天已经降了些许,可是家里那堆东西再不处理就会变成让人无比头疼的存在了。

“狼谷…”在附近绕了几圈后终于在某个地方的看到了他。

细碎的阳光给他的侧影镀上一层浅金色光辉,额前柔i软的黑发因为角度问题遮住了小半只眼睛,但是仍能清楚的看到金色的液质在他眼中流淌。没有往常的戏谑,只是平静的淡淡的温柔裹挟其中。是狼谷吊戏吧?御国靠近了几步确认了一下有没有认错。

事实上他视力还是正常的。

他看着狼谷吊戏左手捏着一袋子刚拆封的猫粮,右手在抚摸着一只蜷缩在树荫底下的小猫。那是一只又小又脏的杂色黑白猫,团的像个球导致御国刚刚从远处看并没有分清。“呀,是国酱啊。”吊戏在御国靠近后才打了个招呼,不过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示,仅仅是挪了挪地方给他让出一个位置,“国酱来看看它怎么了?”

“啊…”曾经暑期工去兽医院帮忙的经验让御国条件反射的伸出手摆圌弄了几下小猫,从略有浑浊的琉璃色双眼和轻易摸圌到骨头的身体来说,“就是单纯饿的。…怎么说,还是天生的体质太弱了。其他的还是要到正规兽医院检i查一下。”“哎,就是因为太弱了所以被遗弃了么。”吊戏接过话,捏着小颗猫粮的手指不禁意间碰到了御国的手腕。

明明是正常的人体体温,御国却从他的语气听出了一丝寒意。

“只是这样,就要被否认。”

御国偏过头,看到狼谷吊戏的双眼一直盯着那只小小的猫。“等下带他去医院吧。”御国张了张口还是主动打破了沉默,他和它的眼神似乎有点像。“啊我们一起去吧——国酱?”没有多追究他口中的“我们”,御国只是依稀想起了身旁这个人的过往。

“不过今天依旧是你做家务。”

“欸——真过分啊——”


13、失恋后初见哭的那样狼狈的

“……喂喂,至于么。”

肩旁已经被温热液体洇开大块的深色水渍,御国面无表情的抱着揪着他衣服不放“哭”的抽抽噎噎的狼谷吊戏。就在几分钟前突然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冲过来就是带着哭腔的“呜呜呜”。……这是在搞笑么。不知道从何吐槽起的御国就被吊戏当作抱枕抱着,并且是边抱边哭。

“呜呜呜…呜呜呜国酱…”“…闹够了没有啊。”胸口湿答答的,御国实在是受不了怀里一个大男人故意哭哭啼啼——这家伙是脑子被乌鸦啄坏了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御国的手顺着吊戏后背上移穿过柔软的碎发,手指勾着他黑色脖圈后扯,扯开一个足以安全说话的距离。

“…呜。”微微下撇的眼尾染了殷色,还有泛着浅纹的水光加以修饰。吊戏撇撇嘴用手抓圌住自己的脖圈防止自己一下子被嘞死,已经在几分钟内哭的有点通红的鼻子像是刚采摘下的草莓,他身体动作随着抽噎一颤一颤。和平常张扬的他截然相反的,…脆弱?

“……怎么了。”把脑子里不正常的想法甩出去,御国松开手拍了拍吊戏的脸示意他冷静一点。“唔…国酱我失恋了…”“啊原来你有恋爱过啊。”“……这么说真的是太伤心了啊国酱。”吊戏又抽i了抽鼻子,发现眼泪止不住后越过御国的肩膀勾到了他背后床头柜上的纸巾。“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结果还是失恋了啊。”“…国酱你的语气真的、真的会伤到我的哦!”吊戏咳嗦了几声抹了把眼泪,看样子是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然后?”“失恋了啊。”“和谁啊。”“……说起来国酱你还记得上次联谊会那个金色双马尾妹子嘛。”“哦那个啊,怎么了。”

“就是我昨天发现那个原来是弓酱诶。那天他化了妆我一下没认出来。”吊戏默默地从口袋里摸出手i机点了两张图给御国看。御国就看到了一脸通红明显被灌醉的弓景带着双马尾假发,对比一下旁边之前拍的金发妹子,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是一个人。

“……”“然后我就告白了。”

“……”“然后我就被弓酱揍了。”

“……”“我好可怜啊呜哇哇!”

“你去死吧。”御国把吊戏的头摁在枕头里。肩膀上潮圌湿的感觉都让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松了一口气。


14、只有我能欺负你

“哈哈哈哈你也会这样啊。”御国从准备的医药箱里翻了半天找到了压在底下的酒精棉瓶,用镊子夹起一小团淡黄i色的棉花团棒对面的人轻轻擦拭额头上的肿起。酒精有着易挥发性,不消一会儿这种略刺鼻的气息就在客厅弥漫开来。

只是半天没看住这个家伙,回到家的时候就带了一身乌青回来。

“…嘶——你倒是轻点轻点。”吊戏乖乖的盘腿坐在沙发上,语气中的委屈就像刚倾倒的啤酒杯沿的细碎酒沫,“我只是帮弓酱个忙啦——谁知道对方不按套路来叫了那么…咳咳,我什么都没说。”“哦?你翘课就是去打群架来着啊?要是被政教处知道的话,呵呵。”下午从窗口看到了这个家伙翻圌墙跑出去,原来是去帮忙啊。

“意外意外啦,本来是想和弓酱两个人解决的——谁知道盾酱也跟出来了!”盾一郎啊…和月满弓景有关的事到最后往往也是离不开车守盾一郎这个名字的。“我对你们的事没兴趣,只不过你打完倒是自己去医馆处理下,回来让我帮忙是想i做什么?要收费的啊?”“啊啦国酱不要这么绝情嘛…外面的好贵啊。”

“啧…”只不过相处了这么久,吊戏八成也是知道了御国的性格。“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反正最后都要算在你的房租上的,这些东西都是我自己花钱买的。”最后从药箱里拿出一卷绷带,拉出一截白色的柔软布料在他有些破了皮的左手臂上少了几圈最后打了个结。“当下格外收入也不错。”“这种时候都要提钱真是伤感情啊国酱——”“谈感情伤钱呢人圌渣。”御国瞪了他一眼,吊戏依旧是没心没肺的咧嘴笑容,只是嘴角的淤青看起来格外的不和谐。

“下手也是够重的啊…你们不会把人打进医院了吧。”御国用手按了按吊戏的嘴角,听到了他意料之中的吸冷气声。凭他的了解,自己都被揍成这个样子,那么对家应该会受的更重才对。“……大概吧,其实我们是逃回来的哈哈哈哈。”吊戏拍开御国的手活动活动左手圌感觉良好,不过眉眼间还是有股郁气。

“真少见啊。”御国开口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打算再多问。反正对方也不会说的。“狼狈到这样。”最后的尾音是一声嗤笑,在吊戏听起来大概就是满满的嘲讽意味。

“下次最好注意一点,毕竟我懒得和别人欺负同一个人。”光滑的手掌从侧面附上了吊戏的侧脸,吊戏有点没回过神只是默默的看着御国,表情似乎是大写的【你是智障】么。

当然后话的附近医院在迎接了一批住了半个月才出院的病人后,隔了两天他们又继续回来住了。


15、关于牛奶的争论

刚从冰箱取出的两杯牛奶,略微调低的温度让盛放着牛奶的玻璃杯在接i触空气的时候逐渐凝结出小液滴,附着在透明的杯壁上随着重力作用最终下滑成一条蜿蜒的水痕。在光线的照耀下,乳i白色的液面看起来闪闪发光,格外明媚。

“所以呢…哪杯是纯牛奶哪杯是甜牛奶。”吊戏双手捧脸抵着桌子盯着两杯牛奶,奈何连倾倒的量都一样,完全找不出不同。“……不都是因为你个智障把它们放到一起才害的我分不清么。”御国用手指敲敲桌子。其实连他也不知道明明昨天只有自己的一杯甜牛奶在冰箱里,今天中午来看的时候莫名又多了一杯。当然了,罪魁祸首就是现在笑的最无辜的那个家伙了。

“算了,懒得分了。”“诶国酱的意思是都——”“你再去买一盒冰着吧。”

在吊戏反应之前御国拿起左边那杯牛奶喝了一小口,不过运气可能不是很好,舌尖传来淡淡的乳脂味,即使最终没入口中也只是淡到无味。看起来这杯是纯牛奶来了…啧了一声把它推给狼谷吊戏,然后拿起另一杯直接灌了一大口——御国并不喜欢纯牛奶的口感和味道,他偏向于甜味,就如他喜欢较甜的法式圣诞蛋糕那样。

“咳咳,怎么还是纯牛奶?!”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杯还是那种毫无味道。

“哎呀其实我忘记说了,我昨天一不小心弄把国酱的甜牛奶喝掉了来着~所以我就倒了一杯纯牛奶做补偿了哦~”吊戏笑眯眯的先是解释了一下,然后毫不介意的把被御国喝过一口的那杯牛奶喝下。

“哗”冰凉的牛奶从头顶浇下,分分钟的透心凉。牛奶的气息从额头滑下漫过鼻尖最后淌在锁骨上。“那么干脆洗个牛奶浴吧。”御国也眯起了眼,看着黑发青年发i丝缀着白色的牛奶,乳白的颜色在他脸庞上缓缓流动看起来也有点养眼?“…啊呀,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国酱了。”吊戏愣了愣,下一秒也是把手里的半杯牛奶直接泼了回去。

“不要浪费牛奶啊你是小孩子么?!”

“先做出这种事的国酱有资格说我么?!”


16、"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不爽你咬我啊!"

“狼·谷·吊·戏,你是买了多少这种东西啊!”开门去拿快递,除了自己的两本书之外是三个大包裹和一个超大的包裹。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快递小哥看着他的眼神分明有点怪异,御国尴尬的签收后才发现包裹外面写着的都是毛绒玩具。

没错,毛·绒·玩·具。那种标准的小孩子幼年时期特别喜欢的礼物之一。

……所以真的不是我要买的也不是我特地给女儿还是女朋友什么买的这里只有一个正常人和一个蛇精病。

那个蛇精病就是狼谷吊戏。

“谢谢国酱帮我签收哦~”狼谷吊戏依旧穿着他那身奶白色的连体睡衣,睡眼朦胧的从楼上下来。一边打了个哈欠一边表达自己的“谢意”。“这家店效率还是很高的啊,前几天我才下单的啊。”“…下次你下单请务必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开门签收的。”御国翻了个白眼用上衣口袋的小刀割开自己书的包装,随意的翻了翻确认了的确是自己买的那两本。“你是买了几个?我记得你房间里简直可以开派了。”

“因为太空荡荡了所以想多放点什么的…小刀借我一下~”狼谷吊戏说着顺手从御国手里接过小刀,拆开了那几个较小的包裹。都是毛绒绒的动物玩具,尖耳朵的黑猫、有着挑染尖刺的刺猬、两条尾巴的狐狸…就外形来说的确是很“可爱”的那种类型。

“啊对了,这个是我特别定制的哦,国酱你要不要来拆拆看,有惊喜哦?”“哈?”从狼谷吊戏嘴里说出的惊喜那是绝对不能信的,御国并没有去接茬,而是双手环胸冷眼旁观。

“算了算了我来吧——”次啦一下小刀划开纸箱,御国看到了一个被泡沫纸包裹着严严实实的人形玩偶。……不好的预感。他看着吊戏熟练的从最上面的封条出开始破口子,最先看到的是暖黄色不织布…然后是浅粉色一般用作当肤色的布料……“…我?”等狼谷吊戏哼着小曲全部拆完后,御国和那个自己Q版形象的毛绒玩具大眼瞪小眼。…没错,狼谷吊戏订做了一个半身大小的Q版御国玩偶。

“你这个是什么恶趣味啊。”御国冷静的吐槽,然后伸手把圌玩偶抓过来。别开玩笑了想想这个人偶要放在狼谷吊戏的房间他会做噩梦的。“请别这么做!!都是我自己订的啊!”狼谷吊戏在发现御国的企图后死死地抱住了玩偶,一副人在它在的表情。

“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你咬我啊——”“重点不是这个!”

“哦,那我就是喜欢小国酱你咬我啊——”“…快去死吧还有赔我肖像费!!”


17、无比缺乏的生活常识

“彭——”

震耳欲聋的声音把御国活生生从床i上吓醒了,睁开眼第一反应看时间还是凌晨五点钟,但是听声音来看又的确是楼下传来的。“…那个家伙。”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是那个家伙欠揍的表情,御国把再过几分钟就会响的闹钟提前关掉,踩着拖鞋开门走到楼下。“喂…啧,什么味道啊!?”结果才走到转弯处的那个平台,就嗅到一股电器烧焦的臭味。御国连忙转身回到楼上,抽了几张湿巾捂住鼻子再继续走。

“狼谷吊戏你在做什么啊?!”看了黑烟从厨房冒出,御国就排除了是小偷的可能,哪家小偷会去偷厨房??“国酱国酱国酱这个好可怕…”伴随着咳嗽吊戏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御国碍于气味不敢走太近,直到黑烟差不多没了才看到吊戏从厨房出来。“你做什么了?”“…微波炉炸了。”简明扼要的回答,狼谷吊戏摸了摸鼻子有点生无可恋,“我刚刚,用到一半他就炸了.”

“……你往里面放了什么。”“想早上吃两个鸡蛋来着。”“……所以你就,把生鸡蛋放进去了?”“…不然呢?”面对御国的质问吊戏只是用手撩了撩沾了白色面粉的头发,冷金色的眸子满是“你不会看情况么你智障啊”那种令人忍不住揍他的意思。

“狼谷吊戏,我和你说一下,修理费还有新的微波炉钱都加在你房租上。”吊戏的鼻尖点了漆黑有些搞笑,闪躲的眼神就像是个正常的做错事了怕被责备的小孩。“wtf等等这是个意外我怎么知道那玩意不能放!”听到和钱搭上了关系吊戏奓毛了,顾不上其他的直接想要下跪求情不过被御国堪堪扯住了围裙。

“哦对以后厨房禁止。你个白圌痴。”

“我还不想呢?”


18、生病后不肯吃药的作战策略

“国酱,你这样应该,是发烧了吧?”话在喉咙里转悠了半天才吐出来,今天的御国反常的行为刺圌激的吊戏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不,没有。”坚决肯定的话,然后御国双手抱着吊戏把头靠在他颈窝处蹭了蹭,发出了小奶猫般的声音,“你才有病。”听他的语气依旧是那个嘴巴毒的可以的人,可是现在吊戏低头只看到一个面色潮圌红的,细密的睫毛微微抖动在半闭合的番石榴色的双眼上撒下一层淡淡的阴影,浅红色的薄唇随着呼吸张合。

“才没有。”他重复了一遍,手稍微用了点力气缠上了吊戏的脖子,柔软的金色发i丝在吊戏的脸侧蹭蹭,吊戏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脸也在蹭的一下子上升温度。“国酱,你烧的有点严重啊哈哈哈哈哈哈!”吊戏嘴角抖了抖最后还是先笑了起来,用手掌放肆的揉了揉御国的头,掌心的温度有点热。

“吊戏,你笑起来真好看。”烧糊涂的御国自然是一点都没有自觉,他现在额头烫起来几乎可以煎鸡蛋了,他用着轻飘飘的语气以仰视的角度看着吊戏,露i出洁白牙齿的笑容,“真的很好看。”“……哈哈哈哈。”突如其来的夸赞让吊戏的声音弱了下来并且变成干笑。

什么鬼啊,……,不对重点是再不吃药这会把脑子也烧坏了的吧。

终于把重点放对了地方,吊戏把御国摁回床上,把一旁准备好的冰毛巾放到他的额头上,再细心的一点点用另外一块湿巾擦一擦他已经通红的脸。怎么说也多亏了平常被御国这样对待次数多了,吊戏不知不知也算半个医生了。

“然后要吃什么药啊……”翻了翻御国记录的小本子,总的让他稍微有点力气才能去医院…不然背着一个人那就太累了…最后全靠御国的有备无患(虽然那个字迹清秀的并不像是御国自己写的),吊戏找到了几种应付现在这种情况的药物。基本还是胶囊…然后问题又来了。

“国酱来吃…”“不要!难吃!我不!”撅着嘴眼神偏移,天啦噜这种和小孩子不想吃药一模一样的表情i动作要闹咋样。吊戏递过去药的手僵了半空,虽然他知道御国本来也是大少爷可是…这和平常的他完完全全反差好么!?“国酱这个不苦…”“不要不要!”明显的撒娇音像是羽毛般扫在吊戏的神i经上,绯红的脸蛋和傲娇式的表情,无论那一样都是令吊戏毫无抵i抗力的。

“…”吊戏有种能体会每次御国给自己灌醒酒汤的心情了。叹了口气拿起旁边的水喝了半口然后自己先吃下,附身贴着御国的嘴唇渡过去。

反正也是经常干的事。这次理直气壮一点而已。


19、"我知道我不该半夜打电i话吓你,你跑来我的床上睡我也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门被咔嗒一声打开了,御国抬了抬眼表示情况还在自己掌握之中。刚刚才为了报复恶意吓了一下对方,这会儿八成就是过来寻仇的吧?不过呢,御国勾起嘴角轻笑,别闹了他怎么会怕。

但是半晌还没听到声音,倒是拖鞋的声音在床边磨蹭了一会儿,御国明显肝到床垫稍微下沉了一点被子被扯开了。“喂你…”一双手从背后搂住腰,紧贴着是人体的温度。“你这是要做什么啊……”话说倒一半在御国看到吊戏的脸时戛然而止,眼尾泛红带着泪痕,就连嘴角也是带着水光,冷金的细长眸子浮了一层雾气让人看不见底。

“国酱…”他把头抵在御国的胸膛上发出嗫嚅的嗓音,单薄的睡衣可以让御国轻松的感受到他的一举一动。

“……不就是一些老掉牙的套路么你别告诉我你被吓到了。”下意识搂住了怀里的人,他们的关系一直处在朦胧的边界,既不愿打破也不愿放手。面对对方的主动示弱姿态,从内心角度来说,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嗯?

“……对啊怎么可能吓到。”吊戏抽抽鼻子,与语气转变不同的是表情更加可怜,“所以你下次别随便放薄荷水在我床边可以么。”吊戏说着一下子用i力把御国暂时箍住,右手伸过点了点御国的眼角,“这感觉,真是太——棒了——”

清凉薄荷水一下子进了眼角,身体条件反射的死命眨眼带出大颗大颗的眼泪。御国明白了吊戏刚刚为什么是那副表情了。明明是冰凉的液体却灼的眼角火i辣辣的,通过生理性流泪缓解一点刺i激感。

“狼!谷!吊!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晚饭的主食是米饭还是馒头

“国酱国酱我饿了。”“哦等等饭还在蒸。”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对话而已,只不过某个人总想要玩点新花样。

“国酱我想吃——”“作为被投食那个你没有发言权。”御国冷冷的驳回了吊戏还没有脱口而出的话,身为这个暂住房子的厨房掌管人,御国从不给吊戏有任何丁点多的想法。“哎哎?每天都要吃饭我腻了啦,我们吃馒头好不好?”“不好。”“真绝情——”“不服你来。”

按照往常一般到这里就是吊戏退缩了,毕竟吊戏之后的三餐还是要靠御国。

“可是国酱,你的饭好像,没开啊?”顺着吊戏的话看过去,御国看到没有指示灯亮起的电饭煲——还有电饭煲旁边一盘看起来像是刚拆封的馒头。“吊戏。你把插头拔了啊?”“哎怎么可能,说不定是馒头君太嫉妒米饭了所以拔了哟!”吊戏吐舌比了个就是这样的手势,然后反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整个人前倾看着御国,“呐呐所以我们来吃吧!”

“哪来的执念啊…”不过饭总归是要吃的,没有饭也只能拿馒头充充数。于是就把馒头放到了刚买回来的微波炉里转了转就简单的拿出来了,只不过御国看着其中几个馒头,有种哪里不对的感觉。

今天的吊戏对于主动摆餐桌意外的殷勤,看的御国眼皮直跳,八成有不好的事。吊戏倒是大大方方直接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咀嚼咀嚼咽下去后还看了御国一眼。应该没问题的吧?御国拿起馒头打量了好几眼后也是咬了一口,正常的淡味馒头。加上吊戏不停的动作心里的警钟也是放下。

直到快吃到中心那块的地方,一口下去,浓郁的辣味从舌尖扩散到整个口腔。御国噗的一下吐到地方惊恐的看了看手里的馒头,最中心是和其他不一样的浅绿色,而且光是从味道上来看完全分辨不出居然是…芥末味…?

“哈哈哈这个表情真棒!!”吊戏的笑声很合时宜的响起,他拍着桌子笑的一副不能自己的样子,“国酱和弓酱盾酱一样都好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唔!?”

“味道不错,值得推荐。”趁着吊戏笑的捶桌的时候,御国支起身子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把咬了一小口芥末心塞回吊戏嘴里。

御国露出了友善的微笑卡着吊戏的嘴不让他吐掉。

——

前十题,【卖萌三十题】【国戏国限定】【1-10】

评论(3)
热度(19)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