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今天的吊戏也麻烦你们啦///00C剧组/戏all戏

今天的吊戏小天使也麻烦你们啦///

。Servamp剧组设定

。吊戏中心,全员宠吊戏,ooc严重注意/副cp杂

。请注意避雷/请注意避雷/请注意避雷

 

〖狼谷吊戏〗

〖从拍摄第三十九话左右才加入剧组的新人〗

〖性格过度外向开朗到会无意识作死的程度,真·剧组天然黑担当。不知道为什么本体也的确对钱极为执着,自己说和剧本里的吊戏区别就在于他并没有黑历史而已。因为太入戏会时不时在平常说出剧中吊戏的台词而惊到一片人。看起来是个好孩子哦?〗

〖和全员相处都不错的样子√〗

 

1-

【39话,猎犬】

【吊戏初登场,需要踩在那个箱子上的时候】

 

深呼吸,心里默默重复几遍台词然后一鼓作气从楼顶跳下去,掐着魔法箱刚好形成的一刹那踩在箱子上。

“哈哈!让你们久等了少……”第一句台词说到一半,吊戏突然记起来这句话需要自己回头冲着真昼他们说,连忙转过头却一下子控制不好身体平衡。

“年…”吊戏维持着笑容脚底一滑从箱子上摔了下来。

——然后,

不出意外的被登场在同一地方的盾一郎弓景一起接住了。

“诶嘿嘿抱歉抱歉哦我太紧张了…”吊戏双腿叠在盾一郎抬起的手臂弯上,左手搭着弓景脖子右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想到这么滑诶嘿…”

“你倒是用心点啊,要是我们不站在这里,你开拍第一天就可以进医院了。”盾一郎松开手让吊戏双脚落地自己站着,语气更是无奈。

“我也说了多少遍安全第一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弓景直接皱眉敲了几个爆栗,一脸嫌恶的把吊戏手从自己肩膀上挪开。

“好啦好啦我会注意的,麻烦再来一次可以嘛?”吊戏掸了掸制服上的灰尘,后退几步笑着说。

“……哦。”←本质上拿吊戏毫无办法的盾一郎×弓景。

——

〖车守盾一郎&月满弓景〗

〖三人[同一个大学]大学四年外加[之前在其他剧组也是一起]工作四年的挚友。现在和吊戏一同进入servamp剧组,但是两人之前[在别的地方]演出机会比吊戏多,所以看起来比吊戏老练(?),实力派。〗

〖两人都是单身,和吊戏同居,在生活工作上都很照顾吊戏〗

〖全剧组公认的老妈老爸般的存在〗

〖其实都是吊戏痴汉[划掉]〗

 

 

2-

【39话,猎犬】

【吊戏限制解除(出鞘,“巴尔德尔”)前休息】

 

吊戏(看剧本):诶这边要“汪汪”几声诶?

弓景(凑过去看):啊是,怎么了?

吊戏(抬头笑):没啊感觉会很可爱啊?(说着用手在耳朵旁比了个耳朵的手势)汪汪汪?汪?

弓景:…………够了开拍了(别开头前手里剧本卷起来扔过去)

——

然后弓景在想要不要以后随身带个录音笔?…

 

 

3-

【39话,猎犬】

【椿带着莱撤退后暂时cut】

 

“前辈你还疼么?”吊戏拿着一块毛巾擦掉因为剧情需要而涂满额头的血浆,走到已经坐在一边的椿旁边弯下腰不好意思的笑笑,“刚刚好像踢得有点重了…抱歉呢刚刚接触动作戏有点控制不太好…”

“没关系啊,我倒是真的差点砍到你了哈哈哈。”椿笑着把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放在台阶上,伸展了一下手臂长出口气。印着妖艳红椿的衣摆轻轻的划过地面。

“你之前和我对手戏那段语气和神情把握的都很好,看不出是第一次接这种戏啊?”椿顿了顿,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啊这个,因为有盾酱弓酱陪我练了很多次来着…”

“嘛,总之刚来剧组就要这样也辛苦了啊~”说着他扭过头,手伸过拍了拍吊戏低下的脑袋,笑容是和剧中狂气截然相反的温柔。

——

〖椿〗

〖是剧组开始的元老演员之一[毕竟第二话就出场了]〗

〖最苦恼和开心的就是剧本要求鬼畜式笑(虽然笑的时候很开心但是嗓子会疼)最喜欢的是拍吃各种吃东西的场幕(本体是个吃货所以正大光明吃东西会很开心)〗

〖性格其实对谁很温柔(据说有崩坏一面),经常指导吊戏打斗动作〗

【在剧外有着忧郁组全员担当的痴汉/迷妹团】(划掉)

 

 

4-

【40话,异变】

【吊戏向御园打招呼←当然拍摄还是按顺序的】

 

御园(背台词):国…酱……?

吊戏(背台词):你好!是指你那个无药可救的哥哥啦!以前我经常照顾着他!还很宠爱着他!

吊戏(入戏太深模式开启):那个工作真的很不错呢~~(眯眼屈起手指抵着下唇进入伪·回忆模式)那个工作真的很不错呢~~~被国酱一个劲谩骂(脸上莫名浮现红晕)而且光是跪·下·来让他踩·着·头就能拿到一大笔钱呢(出现了戏外吊戏限定看到钱亮晶晶的眼神)~~~~

吊戏(蹙起眉微笑着咂咂嘴):那个时候国酱真是想到粗暴呢……那个时候我总是听从他的命令什么都做呢…(故意露出了一种回忆起很为难但是又不得不做的事的表情)

御园(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依旧被对方演技吓到了):………………

弓景&盾一郎(同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救场):可别再说了不然被御国听到又要生气了…虽然是事实…&吊戏!你那个想法给我收好!都吓到小孩子了!

↑台词加上临时改编

——

[今天并没有戏份但是处于无聊而过来围观的御国(一脸懵逼):……说的好像我真的这么做过一样???]

——

〖有栖院御园〗

〖是剧组里年龄偏小的但相当认真〗

〖可以说是本体和剧本里的性格最相似的一个,包括家庭(的确是有栖院的小少爷)背景。经常会傲娇型关心其他人,是个很受大家欢(宠爱)迎的孩子√〗

〖性格自然是傲娇,但是对于小孩子(虽然自己也是小孩子)格外在意。不过生活废(喂)〗

〖剧外也和lily形影不离,最喜欢的是坐在lily腿上(剧外御园意外的并不否认这点)。〗

 

 

5-

【40话,异变】

【拍摄[修平提到扣钱后吊戏分分钟土下座]这一段剧情之前】

“要下跪诶…吊戏你没问题么?”修平摇了摇手里的纸,偏过头看了看还盘腿坐在地上笑嘻嘻的吊戏。

“哎——没关系哟!我可是专门练习过了!”吊戏举手示意自己自己完全没问题,说着还要就地比个下跪姿势,结果嘭一下直接头撞到了前面的一摞道具,“——呜哇痛痛痛!!”

“…”突然好担心眼前这个智障等下会不会磕到…啊!“清洁人员呢,先把地上扫几遍,别留下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小东西啊。”修平反应过来招呼了一下在旁边的工作人员,并且自己提起扫把扫的认真。

“痛…诶,不是要开拍了么怎么突然扫地了?”吊戏揉着头抬眼看到了一片热火朝天做卫生的场景,问号脸。

——

〖露木修平〗

〖据说是导演的亲戚之一,饰演的角色某种程度很微妙〗

〖对剧本研究很透彻,透彻到很多时候不看剧本也可以猜到下面发展的眼镜型智慧少年[bu]。平常会提醒剧组的各位一些任务和天气之类的,现实里第六感强的可怕。〗

〖下意识会照顾别人,但是,和剧中不一样的是是个幸运max[所以导演想让他剧中变成幸运e[不]〗

〖对于每次吊戏做出危险动作都很头疼。〗

 

 

6-

【40话,异变】

【正在为吊戏登场到处找乌鸦配合演出】

 

修平:吊戏人呢!?已经要出场了啊!等等乌鸦呢?!

弓景:卧槽导演真的要找乌鸦么??针织衣真的会开的!!(我亲手修的衣服很累的啊)

盾一郎:哎哎吊戏别动别动那个笼子锁不牢……

吊戏:……哎,开了。(伪·愧疚脸看着锁掉了的笼子)

(仅抓到的乌鸦都跑了)

修平&弓景&盾一郎:(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满地乌鸦毛)

吊戏:弓酱盾酱修酱QAQ…

弓&盾:……我们再去抓。

御国:所以在他们回来前我们先把后面回忆场面的pose摆了吧(拿着艾贝鲁招招手)

吊戏:啊,可以哟国酱!♪

修平:(想着实在不可以买鸽子回来涂黑算了)

 

=tbc

然而大概扯不下去了【

今天的吊戏小天使也是那么可爱【


评论(7)
热度(18)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