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国戏]初学者教学

-cp国戏[有栖院御国x狼谷吊戏]

-架空大学pa的日常同居生活,或许是和某个卖萌三十题同一世界观,现在是大二

-“今天的吊戏桑也是活力满满地在作死呢☆”

*不要深究具体内容全在瞎扯(.)

 

>>>

狼谷吊戏抱着上周周末从大型娃娃机里抓出来的团子窝在球型沙发里,和正坐在椅子上翻阅书籍的有栖院御国几乎是形成对比反差的两个极端。他把鞋子脱在铺满大半个客厅的毛毯边缘旁,一双腿折起一起陷入沙发,露出了一截指甲显出淡淡的空色。吊戏打了一个哈欠歪过头在团子上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靠着,再抬眼瞥着御国,眼尾一扬继续说着开学第一节舞蹈课程的情景。

 

无非就是分到的班级里男女性别比例不平衡,抽签运气之下最后和被吊戏叫做小狐狸的椿搭了一组。用指腹摩挲了一下书脊,御国一边用视觉阅览纸质上的信息一边迫不得已用听觉接受另一份讯息,后果便是脑海中逐渐演化的描绘场景都变成吊戏一只手搭着另一个人的肩膀逐渐下滑直至腰间——

 

“国酱猜猜看我学的女步还是男步~?”

 

吊戏在御国看完一页动作稍有停顿的时候提高声音,脑袋往下压了压脸颊磨蹭着团子偏过头盯着御国,在窗外阳光浅浅散下时金眸愈发明亮。意图明显的暗示,吊戏声音也开始变得不紧不慢,有可能是把上课的精神延续到了现在,也有可能是小点心的草莓可丽饼合了他心意。

 

“在别人认真看书的时候唠叨不休的人该有些自觉了吧。”御国终归是忍不下去。两个人距离相隔不过三米,他合上书站起身拉开椅子面朝吊戏,对方也配合地稍微扬起脸,干脆地弯成一线。已经不能说是暗示而是坦然的明示了,御国不会不知道对方那点小心思,不如说吊戏每天回来不给自己折腾点事情才会令人吃惊。但这家伙对这种东西是不感兴趣的吧…明明是个连小提琴音色优劣都判断不出来的家伙。

 

几次呼吸之后御国确保自己的精神状态本质上没有收到影响,他将衣领整理整齐后双手抱胸站在吊戏面前低头,“你就打算这样瘫着?”

“诶,邀请的话不应该更有礼貌一点吗?”吊戏松开了怀里的团子伸出一只手学着某位老师的语气,“那个那个,要更有绅士风度一点吧国酱~?”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对你有什么绅士风度。”御国对吊戏的态度嗤之以鼻,以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吊戏姿势而邋遢下来的宽松衬衫所无法遮掩的痕迹:后背蔓延到肩膀的暗粉色伤疤。御国不免又皱了皱眉,把手伸出去,“快点。”

“嗯、嗯,多少也对我温柔一点啊国酱。”吊戏拢起手指搭在御国的掌心,被握住再借力轻轻松松地站起身——“一不小心”没站稳扑到了御国的怀里,刻意缩起肩膀吊戏勉勉强强能在御国怀里靠着,他眨眨眼眯着眼打量御国有些猝不及防的小表情,“国酱果然是男步呢~。”

 

后退半步重新稳定身形,脸色平静地恍如方才并没有事情发生。身为有栖院法定继承人的有栖院御国接触这种东西远比吊戏想象的早。御国一只手轻扣在狼谷吊戏一边蝴蝶骨上方,另一只将吊戏的手轻握抬高虎口相触,“吊戏桑,可不要拖我后腿啊。”“——可别有什么过大的期待啊。”吊戏还有余地语速轻快地吐槽一下,虽说本对这种事情没多少上心,但是被强制性地反复看了一节课记下来的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遗忘。

 

没有伴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分明只是一起心血来潮的小插曲。后退,前进,手臂跟着抬动,吊戏从御国斜乜的眼神中就读懂了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无声地在柔软的毛毯上踩着步子,感受肩头的手逐渐下滑紧扣在腰间。即便是吊戏不可避免地错上几个步子,也被御国轻而易举地接回了节奏步伐。不如说这原本就是有栖院御国即兴继续下去的节奏——吊戏确信他起身的时候房间是安静,却也相信现在正听到了什么声音。

 

狼谷吊戏的的确确对跳交际舞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现在扬着下巴的金发青年在自己眼里愈发顺眼了几分。绕过有可能阻碍动作的椅子,吊戏略微收了点走神的心思,顺从着自己的舞伴——御国在领舞这方面做的绝对比那个老师好吧。朝夕相处令他在“成为有栖院御国舞伴”这件事上有着得天独地的天赋,下意识就跟上了节奏。无论是具体的步伐还是下一步的节奏吊戏依旧没有大体概念,但跟从引导并不需要考虑太多——吊戏觉得只有自己做到的,也只能是自己。

 

踩点的步伐比起初好了许多,但时间流逝的感觉却并不明显。御国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或许除了看书太久需要放松之外也有顺便满足自己的男朋友的小心意之类的意味吧。从另一方面来说,总是将自己隐匿起来的狼谷吊戏昂首挺胸的模样也颇为少见。

 

“完全不行啊吊戏桑,真差劲。”

“哈哈~人家才是第一天学呢,要求太严格了吧?”

“不行,这种样子的吊戏桑太丢人了呢。”

“干嘛啦,又不会真和国酱一起跳舞的吧~?”

“说什么啊,赴宴会的话交际舞不是基本礼仪吗。”

“……哈?”

 

狼谷吊戏先一步停下对于有栖院御国冷静的反应略带诧异,同时还有一丝不妙的预感。然后在吊戏开口之前有栖院御国一把搂住吊戏的腰几乎是明晃晃暗示着让他下腰——狼谷吊戏身体柔韧度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甚至在课上就给全班表演过。所以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衔接上动,接着被人圈回怀里。狼谷吊戏茫然地眨眨眼看着鼻尖相碰的有栖院御国,听到他哼了一声。

 

“要进有栖院的门可没有这么简单。”

“好麻烦我不要——”

“那就这样吧,看到吊戏桑对这个有兴趣的话就稍微放心一点了,周末我会给吊戏桑额外的‘特殊教学’的。希望下一次我回去的时候吊戏桑能给我一份满意的答卷。”

“……?等一下,国酱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对于狼谷吊戏吃瘪的样子有栖院御国向来是看不腻的,于是他改了一下往日的风格,轻轻地啄了一下狼谷吊戏的嘴唇,“吊戏先生,加油呀。”

 

=Fin

迫真我想看吊戏跳女步呢(.)

不管是身材还是柔韧度都很合适吧,梦里见叭(..)

评论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