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柯维]接吻日的日常标准


-cp柯维[柯路诺x维恩]
-是纯·拉·郎!单纯想把喜欢的两个神器使放在一起!剧情中相关基本没有!可以接受的话感谢浏览—
-大概就是天然撩的羊羊与自然撩的维恩之间莫名甜腻小情侣故事(其实还是未交往(就)
-历经了一个暑假的三人联文!顺序@念荼  @Gymnopédies  @布都御魂
柯维很rio啊来磕吗(深夜安利时间♡)

>>>
“就是…唔…”柯路诺用盖着笔帽的一端抵住自己的下巴,手中的小本本涂写着歪扭的字(凑过去看的话能发现勉强能当作是七月六日的四个字和一笔连成的kiss英文字样),“就是那个啊!今天好多店铺都贴了这种字样的海报!——世界接吻日!是这么说的吧!所以是什么意思?”

在自己陷入对新事物不解的茫然的时候,出现了说可以解决自己疑问的人、毫无疑问是好人吧!虽然是从路上被拉到了另一边的小路里什么的…不是重点嗯嗯!柯路诺这么想着,调整了一下握笔的姿势略微低头相当认真的看向对方。“唔…”再后退了一小步,更方便的看着对方刘海之下的那抹金色。

“——嗯、嗯~?是想要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节日还是…”维恩双手环住自己抬眼看着好学乖巧模样的柯路诺,嘴角习以为常的扬起,说起来眼前的神器使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吗?对“人类社交”关系几乎一无所知——这种程度的消息根本算不上是秘密,自己身为神器使的同时自然也会共享情报。

代号[迷途之羊],来自远方的少年——除此之外是连中央庭也没有确切消息的出处,来自山谷,伴随着清风与野草诞生的羊角少年。如今隶属中央庭的神器使。

“还是怎么接吻呢?”维恩松开双手背在身后又交叉起手指,轻快地后退了小半步略微外头做出放轻松的姿态,“或者说两样都想知道也可以哦!~”

于是在柯路诺爽快的说出都想知道之前维恩就走上前,将一只手搭在坐在路边堆砌物上的柯路诺的肩膀上,用膝盖顶开一脸茫然的少年闭合的双腿卡住,随后用着柔和声音说着闭上眼睛吧附身亲了下去。柯路诺还没有反应过来闭上眼是为了什么,只觉得后背下意识挺直了靠着墙,方才带着温柔笑容的脸庞无限放大。

……呼欸

柯路诺只来得及发出茫然的气音,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维恩那仿佛春末蔚蓝天幕上柔云似的笑容——说实话他能察觉这多少有些不真实,但是正如自己一样谁都会有些秘密也就不曾去逾越的好奇——而现在那个温柔过份的笑容正与自己距离无线趋向于零,直至贴上感受传来的唇瓣温度。

维恩的唇瓣柔软而又偏凉,与柯路诺认知里正常的体温有所不一样。肩膀的上的手圈住了自己的脖颈,而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腰间固定着姿势。世界安静下来了,甚至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轻不可闻,可又偏偏听到了唇瓣磨蹭地细微啾声。

——毕竟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柯路诺全然不知道自己脸颊正迅速浮了红,在一开始无措地眨眼之后更是落在维恩脸庞上没有移开过,身体绷紧了两只手也攥着放在自己身边没有作为。而另一边的维恩只觉得目前发展地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说起来这是第一次和神器使接吻吧,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方连笨拙的回应都不会看起来还要费一些心思。

仅仅是浅浅的触碰自然不能满足他提出来的疑问吧~理所当然的这么替柯路诺想着,维恩又舌尖扫了扫柯路诺的唇缝,轻咂声后细着嗓子说着这才是教学开始哦。

一瞬间他仿佛能捕捉到薄荷绿少年细细的瞳孔里闪过的慌张,有趣的是,随之微弱张开的嘴里也透出了同样的色彩,让他用意直白的吻开始沾染上奇幻意味。

是“人类以外的亲密接触对象”呢。也许在某个更同情王子的世界里会有人读过这样的童话故事也说不定。

只是这位王子不仅被困在一只无忧无虑的羊的身体里,看起来也是真的不怎么明白情爱之事。

说起来在这天会路过这里也并不是偶然的,维恩一边轻轻用手指摩挲着对方的脸侧,以舌尖探进柔软的唇间时,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呼吸交叠的热度和湿度让一切变得迷离。和往常一样,他为入夜前的狩猎而游荡在这条街上,只是忽然之间比鬼怪和中年男更有趣的存在从不可见的范围跳了出来。

彻底的一身绿,纯真得与身高显出的年龄不符。他在维恩招呼之前就开心地挥起了手,哪还有不被占点便宜的道理。

正襟危坐的柯路诺终于稍稍放松了一点点攥在手心的力度,微微眯起了眼睛,凭着本能驱使享受着维恩逐渐加深的吻,以自己那无处安放的舌头慢半拍地回应着。对面渐急的呼吸声不知从何时开始盖住了他自己的。这个吻的开头分明温柔无匹,现在却开始变得有些危险,柯路诺觉得自己像在浓雾里与柔软的蛇类缠绵着,不知将被拖去何处。

他想跟上维恩的节奏,试着找到这浓雾的出口。

于是他在维恩稍稍退开时抓住了机会,主动地朝着对面的下唇啃咬了上去,然后模仿着白发少年的方式伸出微颤的舌尖,安抚似地细细舔舐着。占了高度优势的维恩向他的脸轻缓呼着热气,没有闪躲,吃痛了也只是发出模糊的鼻音。不断上攀的吻追得维恩向后晃了晃,柯路诺下意识上挪了原本揽在他腰间的手,搂紧了没有让他倒下去。

似乎也就有意地将重量往他手臂上靠了靠。

维恩的心情变得很好,为他能够将这一切教给这个初生儿般的陌生少年而感到满足,这比征服一个自认老练的成熟男人更让他愉悦。

月光没有曝光这道隐秘的小巷,维恩游刃有余地应对着新手的纠缠直到柯路诺因为缺氧憋红了脸,将脸撇开。

“怎么样?”他满足地吸了一口气,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羊角少年还在回味刚刚的感觉,懵懂地眨了眨眼,但定睛看到维恩几乎笑成月牙的眼睛时,忽然也被感染了某种喜悦,愣愣地任眼神在对方无暇的半边眉眼和被散发遮住的左脸间游移。

“我…不知道,总觉得更加晕头转向的了~”
他的脸变得更烫,但是,迷茫也好,快乐感也好,想让对方知道。
“但还是谢谢你教我接吻的事。你的嘴唇真舒服,被它亲吻的人一定是这个城市…不,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维恩愣了愣,歪头看着这个倒霉猎物傻傻注视着自己的模样。
“这是在夸自己吗?”
得到他的亲吻的人是他这一天遇到的最没有目标的人——也对,哪能期待常人会找一个临时床伴来纪念这样清新甜美的节日呢。

他舔了舔嘴角冷静下来,抬眼望向柯路诺有些疑惑的脸,将手掌覆在他未能平静的胸口。

一切反常、冒险和明知没有结果的事物皆令他心驰神往。

“那,我再来考考柯路诺吧,”
恢复轻浮笑容的少年蛊惑般地眯起了右眼。
“人类,为什么要接吻?”

纤细的手指沿着掀开的衣物下摆,颇有节奏地滑了进去。

他多渴望这可爱的一夜能留下更多的证据。

一层薄云悄悄覆上月亮的脸。

在今晚之前,维恩还从未将“中央庭的同事”列入猎物的范畴,那样一来彼此都难以收场,二来有悖他的原则和初衷。对于柯路诺,他了解不深,只在中央城区的日常巡查中有过几面之缘,再就是这家伙上次一个人跑到海湾侧城的假面舞会差点被拐走,指挥使托他去那边捞了对方一下。维恩赶过去的时候,柯路诺甚至还在举着一杯牛奶和可疑的大叔勾肩搭背地聊天。

……是个超级单纯的家伙啊。

维恩尽量避免自己去过多地联想柯路诺本人,而将他想象成一个普通的客人,这样可以减少一些诡异的内疚感。他此刻如同扮演一个尽职尽责的老师,手把手地教学生一项新的实践技能。他不必睁眼,就可以让自己的手灵活得像似有若无的丝绸,精准地从柯路诺的喉结游走到下腹,随着轻柔的夜风卷曲又铺展,挑起羊角少年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情绪。维恩感觉自己的精神触角已然伸展到了很远的地方,在浮夸迷乱的彩灯照不到的阴影里碰上油腻的皮肤,像从前做过的无数次一样娴熟地展开工作,挑起腐烂见不得人的欲望;而他的肉体却还被困在这个没有月光的小巷里,半是颤栗地和一个无名之地来的少年发生踏破原则底线的事。

维恩突然就泄了气。要把这个单纯的同事当成那些油腻大叔对他来说难度基本等同于把鬼哭想象成指挥使——后者可能还相对来说容易一些。那些四处伸展的精神触角急急收回,停在他噩梦开端的那一天。今夜是无论如何也放纵不下去了,维恩想,而身下这个一脸天然无害的人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这个是亲吻之后要做的部分吗?”看,他居然还在进行课堂提问。

维恩放开了柯路诺。

“抱歉,刚刚过头了。”维恩努力挑出个惯常的笑来,“没事吧Darling?”

“欸、没关系的,”柯路诺抖了抖泛着红的双肩,“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感觉还好啊……挺舒服的,‘过头’是什么?”

挺舒服的。维恩无言地瞪着他,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刚刚那个不是接吻之后要做的部分。”

“唔……”柯路诺摸了摸自己的头,用脑子里为数不多的人类社会知识分析了一下现状,觉得自己大概理解了什么,“所以维恩介意这样吗?”

然后事情是怎么从他说出那个“不介意”一下子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的。

气氛太好了,好到他在柯路诺有样学样地把他抵在小巷子里的墙上时一瞬间扔掉了刚刚的犹豫——柯路诺还贴心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垫在他背后,让这场莫名其妙的经历多了些温情的颜色。比起主导者,维恩更善于驾驭在承受时偶尔推波助澜的角色,因而身份调转,他反而比方才更加放松。

柯路诺的学习能力令维恩惊诧。似乎怕人受凉,他只把维恩的外套打开了一半,然后单手伸了进去。自从神器觉醒以来,象征“生命活力”的能量就从未离开他的身体,这让柯路诺的体温永远维持在一个令人感到非常舒适安心的线上,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冰到别人。维恩半眯着眼,柯路诺的手在他的胸膛上就像一个稳定的热源,刚刚好可以盖过交界都市夜间褪下衣服后微凉的体感。比起维恩曾经遇到过的任何一个客人,柯路诺都显得太没经验了,但却让他后背升起了奇妙的战栗;维恩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当柯路诺的唇再次覆上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并且发出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叹息。柯路诺的左手还在他衣服里,维恩在吻的间隙空出一只手来拉着他往下,指引他摸到彼此都心知肚明的部位——不,也许柯路诺并不知道。维恩感觉那个叫罪恶感的家伙又开始戳他的后颈了。

然后他感觉到柯路诺的另一只手撩开了他额前挡住左眼的那部分头发。长时间养成的应激习惯让他一瞬间睁开了尚存的右眼,几乎有些恐惧地,维恩用力攥住了柯路诺的右手,对他摇了摇头。柯路诺感觉他正接触的人的身体在难以抑制地颤抖,他试图用别的方法让对方冷静下来,但徒劳无功——直到维恩把他的右手彻底移开了那个位置,威胁解除。维恩吐了一口气,刚刚的什么旖旎氛围都已经在这一场单方面的交锋后消逝殆尽,他重新调整了一下呼吸,抬头望向柯路诺,“别看。”

“是你的神器吗?”

“是会带来不幸的东西,Darling。”脱离那个气氛的维恩重新找回了游刃有余的感觉,他甚至换上了轻松的语气,“虽然灾厄的本体已经被我弄走了,不过留下的残骸也很恶心,最好还是不要看的好……否则太破坏今天晚上这一整个回忆的美感啦。”

“不会呀,”柯路诺反抓着他的手,摸向自己右侧的头顶,“虽然说刚开始的时候照镜子会比较不适应,不过看多了觉得也挺正常的。”

……这哪有可比性了?维恩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柯路诺,结果眼前人的表情完完全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反而不好意思开口。柯路诺角的断面摸起来非常光滑,这让维恩忍不住多在那上面蹭了蹭,柯路诺大概是怕痒,没几下就被他摸得笑出了声。

“折下来的时候感觉很疼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维恩想,柯路诺的角和他那个充满了生命气息的能力总不会像他的眼睛一样到处伤人,那么他又为什么非要自己去做这么疼的事呢?

“我忘了。”柯路诺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肯定是为了很重要的事,所以把角折下来算不上什么。而且我的角离体之后好像长得更长了一些,哈哈,大概这样反而对它的生长更好……维恩的箱子那么大,里面装的是眼睛吗?”

这种事指挥使应该跟你讲过了吧。维恩有些无言。

“不过感觉眼睛能长到这么大好神奇啊。”柯路诺仿佛发现了什么新世界,“我能看看吗?维恩这个要是拿到化妆舞会上去,完全不用化妆就可以假扮成另一种身份了诶。”

“我不能在人很多的地方打……等等,别打开那个箱子!”

维恩说的迟了,柯路诺已经兴致勃勃地打开了维恩的皮箱,并且和那只巨大的眼睛开始进行异生物间的友好互动来。“哇,它居然还有手可以和我打招呼。”柯路诺开心地冲维恩的神器挥了挥手,还和它轻轻碰了一下,“好软啊……诶,对不起,我这样你会感觉不舒服吗?”

“没、我没什么感觉,毕竟它已经离体了。”维恩看上去有点呆滞,“它对你没有影响吗?”

“嗯?是有点奇怪的感觉——有点黏,啊不过没关系的,我不介意这个啦。”柯路诺笑。

这太奇怪了,难道说他的神器已经失去作用了吗?维恩忍不住在体内感受了一下幻力的运行,没有任何问题;但指挥使和柯路诺都能免疫这个,而柯路诺的不适感甚至还要更轻一些。

“你在担心它会把我变成石头吗?”柯路诺突然凑近了维恩,“不会的,今天是接吻日,所以除了突然接吻以外的意外都不会发生的~”

至于其他的非意外,只要你不想,它就不会发生。

柯路诺的神色过于真诚了。维恩越过柯路诺,去看对方身后的月亮,一时间竟比较不出哪个更让他感到目眩。柯路诺真诚的信任、旺盛的生命力还有褪了云雾的月色都过于明亮,超过了他视网膜的承受极限,以至于维恩几乎在瞬息之间就落下泪来。

只要我想,那种可怕的灾厄就不会再发生吗?

只要我想……

“离晏华打开中央庭的门禁戒严就剩一小时啦,再等到明年接吻日太久了。”柯路诺拉起他的手,“我们抓紧时间来继续完成接吻的步骤吧?你教我呀。”

[♥高亮♡以下内容回复可见]

=Fin

评论(4)
热度(23)
  1. Serendipity念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布都御魂
    快乐联文!! 希望有人来吃一吃这对
  2. C念荼 转载了此文字
    文风分界好像还挺明显(*/ω\*)柯维is rio now!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