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Dramatical Liquor

-cp赛晏[赛斯x晏华]

-是中央庭建立前期[黑门暂时被镇压需要获得更多方助力]设定,赛斯晏华已经是老搭档,含私设

-是给查查的生日贺文!!!!我们的口号是——爱赛晏爱查查!![被揍

>>>

透明威士忌杯入手感冰凉,酒精的气息在冰镇之后更加强烈,头顶令人的目眩水晶灯撒下灯光将麦金色的酒液浸润地愈发温和。但只有接触久的人才知道里面酒精度数究竟有多高——红木漆清的圆桌堆砌满奢侈的珍馐,零落围坐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晏华的位置。可以说是在看着晏华,也可以说是在看着晏华身边的赛斯。

 

晏华看着满满一杯还带着些泡沫的酒液眉头都不皱一下,却被身旁赛斯拉扯他衣袖的举动一惊挪动了手腕,洒出来一些。欸、凭直觉我就觉得这是好酒啊,华仔可别浪费啊?~赛斯面颊浮红地笑着开口,一双眼睛里倒映出一杯酒,试图继续扯住晏华手臂自己就着先来一口。

 

明显和当前格局不搭的行为引来周围的轻声嗤笑,晏华尽量稳住满倾的酒杯还是被赛斯的动作又洒了一部分。实在是用眼神提醒不了了,他压低声音开口,赛斯。

……,咕噜,赛斯突然就觉得后背发凉停下动作,眨眨眼才意识到方才是自己的搭档亲自开口了,于是他摸摸自己后脑勺讪笑几下移开手,大大咧咧一条手臂挂在椅子后背是靠着,咂咂嘴有些遗憾,好啦好啦这一杯让给华仔!——

 

说实在赛斯已经挡了不少酒,看起来对方也是诚心想让晏华自己喝,晏华看着尚有三分之二的酒冷哼一声仰头将一整杯酒一口气灌入腹中。至少从赛斯在旁边的绝佳位置来看,晏华扬起头时下巴和脖颈一线,握着酒杯的手腕口恰好露出一小截肌肤颜色,喉结上下滚动明显——每一处都让他酒醒了几分。

 

咕。赛斯不知道这是晏华喝完的轻声还是自己下意识咽动的声音,总之他已经足够脸红了怎么样都、应该不会暴露。其后晏华将酒杯轻置于桌面,除了嘴唇一圈被湿润带了水光,脸色毫无变化。他冷冷的扫视了半圈周边的人,视线在笑容仍旧温和的几位上格外留意。

 

短暂的安静很快被开口夸赞酒量的人所打破,尤其是心知肚明往里面加了什么料的人更是附和声接连得起劲,满是虚伪客套的笑容和语气让晏华不着痕迹的叹气。而坐在一边的赛斯也是对这种仗势不感冒,咂咂嘴挪着椅子又靠近酒桌。

 

既然华仔喝了、剩下的就让我也品一下嘛,我可是很喜欢酒的!一只手带着镂空十字架黑手套的手穿过晏华眼前的空酒杯准确抓住了酒瓶瓶身,咕嘟地把里面剩下的倾倒一干二净。华仔——我就喝完啦,赛斯额前的刘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浸湿,一缕斜斜地贴在右眼旁。他半趴在酒桌上晃晃手里的杯子,抬眼对着晏华开口,跟你出来就是这点好啊——

 

赛斯笑着说道,抽抽鼻子有些困难地支起身同样是试图一口灌下——只不过他喝到一半的时候明显有些撑不住,咳嗽了一下悄咪咪把酒杯拿离了唇边咽了几口,再继续喝完全部。…诶嘿,虽然比不上华仔珍藏的但是…也不错啊~赛斯大大咧咧地砰一下将酒杯丢回桌面滚动着直至碰到碗沿,挣扎着从酒桌边起身用手勾着晏华一边肩膀笑嘻嘻,所以我就说…用好酒来招待我们的你们,对接下来的计划已经有数了吧?

 

赛斯早就嫌暖气热把领结扯散了,现在松垮着身子骨和西装革履严肃的晏华形成了强烈反差,现在的他也就眯着眼睛上下嘴唇一碰地在胡言乱语,只不过在酒桌一圈人基本都明白对方话里有话。而晏华被对方压得身子歪斜一下,只好伸出手抵着赛斯鼻梁上的眼镜架把人摁回去,拍拍自己被压起皱的肩头。收拾好这边,晏华自然地侧过身眼神又落在了一名并不起眼的普通男子身上开口,那么酒也喝到现在了,如您所见我的同事都有些困醉——那么这场酒宴的发起人,您对我们提出的计划意下如何?

 

被摁回桌面的赛斯嘟嘟哝哝有些不满,嘿咻地又一只手拉住晏华的胳膊把自己借力拉起来,愣是把晏华又带着歪斜站姿。他舔舔嘴唇瞥了一眼在自家搭档一针见血发言后愣场的众人,眼睛弯成一线笑容明朗,哈、哈啊~所以你们好过分啊——神爱世人,这里的一餐足够多少人温饱一餐啊,嗝、啊哈哈…赛斯视线从人面容上移开,踉跄了几步直接夺过来另一个人手中的酒瓶,甚至懒得再看对方脸色就直接仰头对瓶咕噜噜一口气喝下。

 

毕竟有些站不稳了,难免有些酒液沿着嘴角流下,滑过脖颈在黑色衬衫上留下了深色的水渍。

 

啪嚓。

 

酒瓶落地碎成一片玻璃渣,除了瓶壁残余的液体并没有剩余酒液,看起来是被人一滴不漏地悉数喝下。赛斯哼哼了几声挑衅地看了一圈试图给他们下马威的人,虽然自己也喝的一派狼狈样不过他今天的任务已经达到了——……

 

率先对自己表现感到满意的赛斯自顾自点点头,脚步有些轻飘飘地扑回了晏华身边,牵动嘴角露出一个显得有些傻气的笑容。华仔、华…晏华老大——……,半边身子靠着晏华坐在椅子上,头也垂下抵着晏华的后背轻点,嘟嘟哝哝地只有身边几个人能听见,……不、不过我是…喝不下、了哈哈……再、再来!——~嘿嘿……

 

……唉,晏华无可奈何地跨步横档在前面遮住失态的自家搭档,又蹙眉继续用方才的口吻继续和其余人谈判。

在酒瓶砸场之后是眼神上的绝对碾压,客场压力已经被赛斯解决,其余的事神之头脑还解决不了的话,……,算了,这种假设根本成立不了啊。

 

从内置暖气的大厦出来后晏华面无表情地把赛斯从自己肩膀上扯开,对方满身的酒味让他抽抽鼻子都打了几个喷嚏。所以…已经出来了,别装了。目的已经达到,就算这边有摄像头被对方发现也无所谓,晏华没好气地用手指戳戳装死的赛斯额头,现在回去洗个澡我还有可能允许你和我待在一个房间。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我会洗干净的!明明在走出电梯的时候都还是晕乎乎脚步虚浮的赛斯一瞬间清醒过来,一推自己即将滑下落地的眼镜,镜片后一双海蓝的眼睛亮晶晶起来,华仔说过的话不能反悔!我们这就回去寝室——哎哎、你走慢点,错方向了都。

 

…………,稍微有助于醒酒。强作镇静的晏华听到提醒后还是走了几步,但是发胀的太阳穴还是让他驻足停下,索性直接开口催促,那你还不快一点。

嘿~华仔能喝一杯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啊!不过你的样子是真的……,赛斯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有些兴奋地停不下话匣子,连忙小跑几步主动拉过晏华的手扣在自己颈肩上,哼哼、那帮家伙故意挑高浓度的酒灌你啊、看起来也有一些情报渠道嘛…不过成为神器使之后变化还是有的、连酒精抗性也是……咦,居然已经直接无视本小叮当的话了么?

 

赛斯偏过头看着自家搭档被风吹了半晌才有浮现晕酒的红晕,单片眼镜后那只锐利的钴蓝眸子此刻敛起锋芒半阖着,时不时还轻眨一下。唔哦、……,赛斯逐渐放缓放轻说话声,边走边看着对方眨眼不胜酒力的模样到底还是耸肩笑了一声,探过身在人脸颊上占便宜似的偷亲一口。

 

啧啧,华仔现在没力气打我了吧!~

…我就算酒醒也会记得的。

 

那就酒醒之后的事了——

…哼。

 

-Fin

题目直译→戏剧性酒精

然后这里的设定就是↓

喝酒就脸红还口不择言糟糕酒品的赛斯其实千杯不醉&喝酒也一脸严肃少有红晕的晏华其实早就醉了强撑

战场之外,酒宴应酬时,赛斯负责演戏和挡酒,晏华负责实际谈判的组合←


评论(8)
热度(6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