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凌游]巧克力不可以当作正餐

-cp凌游[神代凌牙x九十九游马]

-虽然标了cp,嗯、说是凌牙中心比较好,摸成了絮絮叨叨的老妈子鲨鱼和某人。TV完结后期,巴利安基本住在神代家。

-情人节那天突发性开的头可惜没摸完就拖到现在←以及题文无关[…]

 

>>>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神代凌牙感觉精神不错,难得家里安安静静没有近似拆家的打闹声。他穿好校服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眼前是两盘质量与水准都相当到位的早餐。神代凌牙想着麦扎艾尔今天心情也不错啊,用筷子轻轻一划就划破盘子里的溏心蛋,近似透明的那层破裂随之淌出的一层奶黄半流质蛋液,卖相挺好的。

 

简单来说,神代家总体的三餐水平水涨船高中。这主要归功于麦扎艾尔对料理的热情突然爆发,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在得知天城快斗一手包办弟弟的饮食后,开始在厨艺方面较起劲。神代凌牙把蛋夹进口又咬了几口白面包咽下去,旁边的牛奶似乎热过,但已经凉下来温温的入口正好。

 

期间厨房被祸害了几次账单通通送到神代凌牙的手里,但某人毕竟是出身古天朝的——在神代凌牙着手把麦扎艾尔丢去心城之前——麦扎艾尔掐着神代凌牙的发作线前熟悉完毕厨房用具,并烹饪出反应良好的菜式后获得了购置新式厨具的批准。这大概就是天赋的区别了,在璃绪和德鲁贝面对上网搜来的做法里“适量”“少许”通篇模糊词汇费解的时候麦扎艾尔小勺子一抖就不多不少刚刚好。好了,厨房常驻人员变动确认。

 

说实话起初神代凌牙觉得麦扎艾尔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不过在一个月早餐不重样后就不得不接受麦扎艾尔的新属性设定。在他吃完早餐收拾碗筷放进厨房水池里的时候,看到麦扎艾尔从冰箱冷冻层里拿出来一盘巧克力。嗯…看起来除了中式餐点,西式也没难倒这位料理模式的驭龙使。

 

大概是神代凌牙看着麦扎艾尔的视线太过明朗,麦扎艾尔原本娴熟拆分装入盒的动作卡了一下,然后他转身把其中一盒转丢给凌牙,“…是你的。”

“…?”对于突如其来入手的盒子有几分惊讶,才从冰箱取出的缘故还有些丝丝凉意,看起来是自己是第一个拿到的。他转了一圈把带着蓝色缎带系成简易蝴蝶结的一面放在正面,简单朴素的黑色白色图案(大概是一只鲨鱼),倒也算不上太少女心,留住了几分麦扎艾尔在他心里的形象。——形象?

 

“义理巧克力。”麦扎艾尔对神代凌牙略为冷淡的反应在意料之中,然后补充上理由,“是节日吧,我以前生活的地方也有,不过有些不一样。虽然主要是因为前几天在梅拉古拜托下一起学,结果只有我成功了。”

“……”啊,原来璃绪前几天低气压是因为这个吗。

“原料,买了很多…不浪费。”麦扎艾尔把其余几份统统放进自己书包里,看起来里面完全没有书本这种东西。然后单手提起搭在肩膀看向神代凌牙,“还有再不上学的话就要迟到了。”

“……!?”

“不过今天是德鲁贝值周,迟到了也没关系。”

“……”

“所以纳修你赖床的时候没有叫你。”

“…麦扎艾尔,不要说多余的话。”

 

 

难得睡了安稳觉过于舒服以至于差点忘记上学这种事,说出不口啊!

 

走路去是肯定来不及了,只好让麦扎艾尔和自己一起开机车赶到学校。两个外表未成年实际四五位数的家伙心理素质自然没问题,只要不被交警发现就好了。——结果还是没赶上,不过从站在校门口德鲁贝扶扶眼镜无奈的表情看也不是什么大事。神代凌牙停好车挥挥手先一步想赶去教室,而对校纪校规向来没什么概念的麦扎艾尔冷静地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发型,把手里白盒子塞给德鲁贝制止他碎碎念诸如吾友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的话。

 

麦扎艾尔又叫住了凌牙,丢给了另外一盒明显份量不一样的巧克力,是纯黑色只不过扎了红缎带。毕竟盒子只有黑白,麦扎艾尔想着幸亏梅拉古提醒他用缎带区别一下包装,不然这盒说不定就落了贝库塔的手或者进了阿里特的肚子。

 

“是给他的。”入手明显沉了一下,隔着盒子散发的巧克力甜度应该比自己在家里收到那盒高一些,于是神代凌牙顺理成章的想到了话中的他指谁。

“行吧。”神代凌牙把两盒巧克力叠一起放在书包夹层里,得和等下满抽屉的巧克力区别开来。

 

毕竟是情人节。踏进校门起空气中就弥漫着巧克力的甜腻味道,进了班级也没有区别,在自己位置坐下时愈发浓烈。不出意料是满满当当的一抽屉巧克力,说不准还被谁拿掉过一部分才没有挤掉自己位置里原本的书。神代凌牙对甜味自始自终算不上讨厌,不如说有段时间甜食吃得有些过分。不过现在不会了。

 

老师进门开始讲述今天的课程,都是室内的课,神代凌牙兴趣不大。即便是决斗课对他而言也没什么意义,他还会输给谁吗?在这个节日氛围的发酵下,神代凌牙放飞自我的走神了一个上午。他想着巴利安七皇变回人类后居然真得一起上学了,璃绪向来和他一条心,贝库塔那小子嘴上说着不要他管实际上是个人就能猜到只有九十九游马还在学校他就跑不了多远。德鲁贝其实也没什么问题,麦扎艾尔还不如快斗说了句“没上过学就不能参与研究”来得有用。嗯?阿里特和基拉古那俩更好说话了。

 

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安排,真的要让他们融入这个社会估计还要久得很。凌牙叹了口气,这不是什么都没想一样啊。午休的铃声闹了一阵总算停了,今天没有人叫他一起用午餐的样子。进校门的时候德鲁贝提到过一句他今天中午要开会,毕竟是学生会的一员(从包容凌牙诸多细枝末节上大概地位还不低),璃绪则和小鸟他们有事,嗯…游马的话……

 

“鲨-鱼!”

“……”

 

说到就到是什么情况啊。教室空荡荡的而神代凌牙坐在最后一排的靠窗位置一目了然,他单手托腮转过头就看见九十九游马站在一边,嘴角还有几粒饭粒。

 

“怎么了吗,游马。”神代凌牙慢慢坐直了身子抽回懈怠的手,抬头看着精神奕奕的少年。

“来找你一起吃饭啊!”看起来没有在意凌牙的走神,九十九游马抹了抹自己嘴角的饭粒双手握拳在面前短促地一挥,结果被凌牙瞥了一眼后明显有几分心虚地后退几步,“嗯…不过我已经吃完啦!”

 

“……被人看着吃饭我会压力很大。”

“诶、诶还会这样吗!?哦对、我路上遇见麦扎艾尔,他说鲨鱼有东西要给我!”

“……嗯?”

 

微妙的被转移了话题,但凌牙决定接下去。不过明明是麦扎艾尔自己要给游马的,我只是转交一下为什么要说的是我给的一样啊…凌牙琢磨着麦扎艾尔的想法放弃和游马解释。他选择闭上嘴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书包,翻开盖从里面拿出两份巧克力都丢给了游马。“是巧克力。”

 

凌牙顺手把自己那份巧克力也丢了过去,反正家里还有很多,麦扎艾尔主要是为了走个形式也不会在意最后进的是谁的胃。另一方面自然不能指望某只不开窍的虾会在这个日子送他巧克力,现在有机会那就当作自己送了吧。说真的要送自己也是下个月再想了。

 

“哇哦——是巧克力诶!说起来今天小鸟和小猫也给我了,嘿嘿但是她们不让我在学校里拆根本不能吃嘛!”凌牙和游马肩并肩走在走廊里,听着游马说着他班级里发生的事。九十九游马一边回忆一边自顾自点头说小鸟和小猫的关系真好啊,把怀里扎着红缎带的巧克力拆开了。凌牙看了一眼,是足足三层估计还是样式各异的巧克力。

 

麦扎艾尔究竟多用心啊。凌牙感慨,回家后自己也学一下吗?

 

“是榛仁诶!!”游马的语气向来很欢快,捡了一块丢进嘴里嚼嚼含糊不清的向鲨鱼表达自己吃到的味道,“里面种类好多啊,是鲨鱼买的吗?”

“嗯…算是我买的原料吧,做是麦扎艾尔做的。”凌牙到底没好意思说是自己做的,但是原料是自己掏的钱没错了,“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掉在地上不好了。”

“唔唔唔!”

“……”嗯,直接连话都不说清了。

 

不过这也不影响九十九游马立刻就比划着夸赞麦扎艾尔的手艺不错,于是又走了几步后神代凌牙停下步子(九十九游马在这种方面格外机灵也就跟着驻足偏过头看着凌牙),在对方想要用鼓囊着脸颊喊出自己的名字之前,凌牙开口,“游马喜欢巧克力吗?”

 

“唔唔?”因为是大家送的所以我会收下啊,而且巧克力很甜!游马脑子里转了一圈但是没办法开口。

“游马想要收到我做的巧克力吗?”

“唔唔唔唔!??”一下子前缀条件变多了!是礼物吗,不需要鲨鱼破费啦…诶,鲨鱼做的?还是巧克力吗?这下仅仅在脑子里转圈似乎不够了,游马眉毛挤在一起发出意味不明的支吾声。在思考吧。

 

“点头或者摇头好了。”凌牙及时更改条件。

于是收获一个说不出话狂点头的九十九游马。

 

神代凌牙自然是很满意这个回答,走进一步抬手蹭蹭对方嘴角的巧克力屑,嘴上说着看你吃的哪里都是还不快点去天台吃午饭啊。游马察觉脸颊的触感也就嘟嘟嘴,又想说是鲨鱼先停下来的又想起来自己的午饭早早就进了肚子——自己只是过来找鲨鱼的嘛!

 

一个没继续说一个还在和巧克力较劲,踩着楼梯一阶一阶往上走回过神已经到天台上了。神代凌牙和九十九游马挨得近,对方呼吸之间都是可可的甜味让他半晌才反应过来制止对方把巧克力当午餐的行为,“好了不要继续吃下去了,吃午餐吧。”

“嘿嘿…这个甜度我倒是挺喜欢的,鲨鱼要不要也来一口?”游马挠挠头为自己一路走一路吃的行为不做辩解,抱着两盒巧克力笑起来眼睛弯成一线,“诶、我记得鲨鱼是喜欢甜的吧?”

“嗯?”

 

顺着游马的问题凌牙短暂的回忆了一下,应该没怎么在游马变成吃过甜食吧怎么会留下这种印象?略微蹙眉着将便当盒也打开在眼前,荤素搭配绝佳而且满满当当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的饭菜量。凌牙回忆的思绪起了个头就被截住,他现在想着该说点什么呢。巴利安众便当盒起初是凌牙璃绪加上德鲁贝打下手做的,现在当然是麦扎艾尔负责的。麦扎艾尔塞满便当盒的习惯到底是怎么养成的真令人费解呢…。

 

“便当多了,游马帮忙吃一些掉吧。”就像之前那样,凌牙索性岔开了话题,反正这会儿的游马问得快忘得也快,不过就算普通份量正常来说一半也不是进了自己的胃。神代凌牙用筷子拨了一下饭盒边缘,看到了里面埋得严实的青椒试图装作不知道,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九十九游马发现对方把另外一盒巧克力也拆开了,“还有不要把巧克力当午餐啊——…”

 

被点出行径的九十九游马坐直了身子,他只是有点无聊才开始打量另外一盒巧克力,或者说他看见蓝色缎带下面有一只呲牙的小鲨鱼就忍不住扯了一下。就像鲨鱼一样啊。不过抓包都被抓包了,九十九游马点点头应声着又嘴上叼了一块巧克力,神情倒是足够无辜。九十九游马和神代凌牙对视得稍微有点久,就又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缩缩肩膀红了脸,直到视线移到凌牙便当盒的时候眼睛一亮。

 

“……啊——”,真的苛责是不会说出口的,凌牙抿嘴僵持了一小会儿出乎意料地稍微张张嘴。游马正坐在凌牙眼前眨巴眨巴眼睛没意识到是什么情况,仅仅靠着下意识就稀里糊涂凑过去咬着巧克力给凌牙吃了。鲨鱼的那盒都是白巧克力,现在这块是最简单的菱形,游马叼着一个角,凌牙咬住了另一个角。

 

说实在连嘴唇都没有碰到,只是两个人的呼吸交融了一把。

 

凌牙咬断了巧克力的一角含在嘴里,从舌尖开始甜味肆意得很快。

 

“我觉得还是太甜了。”听到神代凌牙的评价后九十九游马坐回去身子,和几秒前一样不明所以地眨眨眼。他嚼着巧克力嘀咕一句这盒都是白巧克力啊,又舔舔自己的嘴唇砸吧砸吧味道开口说他觉得可以啊。

 

“不过我不讨厌。”神代凌牙补充了一句,算是肯定了九十九游马的味道鉴赏。

 

 

 

 

所以神代凌牙今天便当里的青椒也是九十九游马吃的,可喜可贺。

=Fin

开头的人妻属性麦扎艾尔纯属私心[…]

看颜自动脑补了温婉贤淑的我果然是太天真了不过颜值就是正义我想看他穿旗袍束发戴发簪不对这已经完全无关了麦扎游大概下次会写吧

顺带这边游马觉得凌牙是甜派不是错觉,出于某种说法受苦多的喜欢甜食所以凌牙也差不多;只不过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

评论(5)
热度(58)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