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胤谷]酒后事故

-cp胤谷[李若胤x钟函谷]

-依旧是大学生预备律师x网店店长钟老板的同居进行时现pa!

-私设→酒量灰常好[即便醉了也很安分]的小律师和一瓶倒的钟老板[喝醉乱来还不认的那种]

-有车,当作胤谷群凑十人的弗莱格以及打下广告702029894

——

钟先生——

 

从额头传来的冰凉感觉让钟函谷缓过神,他靠在墙壁上舒了口气,记忆似乎有些断层。譬如原本应该扎起的发丝现在正散着,沿自个脖颈胡乱地落在胸前,他想了想用手把垫在后背的发丝捞起来避免扯到发疼。他做这些的时候还没弄清自己更具体的处境,眼神聚焦一点后开始浮现自家小律师清秀的面庞,又乐呵地往前凑近,直到鼻尖抵到鼻尖。

 

啊呀。

 

现在是什么情况呢?钟函谷坐在床边背靠墙壁,而李若胤坐着把椅子,由钟函谷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确保自己不会头一歪就倒在地上。察觉到对方算是清醒了些,李若胤喉结上下一移嘴唇翕动,两个人距离过近了,连对方入口的酒液气息也嗅得清晰。

 

李若胤抬眼对上钟函谷那对血眸,钟先生,我可以做下去吗?

 

钟函谷看到李若胤脸颊上还带着一个湿漉漉的吻痕,思来想去那也只可能是自己留的。意识到自己就是罪魁祸首的人犹豫了一会儿开口,真羞耻啊——在说什么呢,李若胤。连名带姓的叫出自家小律师的名字,钟函谷权衡用到语气里的严肃成分,仍旧是一派悠然的模样肆无忌惮在李若胤某个边缘试探,年轻人不要总是想着做爱啊、什么的…哦!

 

李若胤神情也是足够无辜,比钟函谷更为细密的一双鸦睫微遮了眼,轻声像是委屈似的回答,分明是钟先生你先动的手——这倒也是实话。对方半开的领口和脸颊的亲吻印子,大约都是钟函谷方才迷糊趁着酒劲一时兴起造成的。咳咳,钟函谷咳嗽几下,心虚地别开视线。

 

钟先生要是讨厌就算了…不过我已经把桌子地板收拾好了哦。李若胤说这话的时候低下了头,但后半句有种乖巧地寻求夸奖意味。钟函谷瞧不到方才亮晶晶的眼神心里焉得沉了一下,呃…呃也不是讨厌什么的 但你看、你既然喊我钟先生 怎么说也要尊老…咳咳、吧。这个理由是不是之前用过了?钟函谷打住后歪过头想看李若胤的表情,奈何对方这会儿就是不给他看正脸,弄得钟函谷语气也就弱几分少了说服力。

 

…那真是十分抱歉啦?一句话的末音调稍稍上扬,钟函谷总觉得听到了一丝笑意。只是李若胤偏长的刘海挡住钟函谷想要一窥究竟的视线,下一刻他手腕被人箍住。李若胤起身挡着钟函谷随时会滑倒地的趋向,将他愈发压向墙壁后俯身亲吻了他手腕,再顺着掌心轻舔直至叼住钟函谷的指尖。李若胤小心翼翼地用牙齿磨着钟函谷方才轻佻点在他胸口锁骨的指尖,垂眸视线一同落在白皙手腕随之蔓延的古蓝色符咒样式纹身上。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字面意义上的要被“吃”了的预警,只是由于自己姿势的关系既不能后退也没办法一下子跳开,隐约着听到亲吻指尖发出的水渍声干眨眼。……我说,钟函谷自觉今天是逃不掉了,幽幽地想在言语上再占点便宜,这可不是道歉的架势啊。

 

钟先生放心,我会好好道歉的。李若胤松开手,总算是和钟函谷面对面对上眼,表情和语气一样正经得很。钟函谷向来喜欢自己占着主动权,才想放心就被李若胤又顺手把另一只手也给控制住——接着举过头顶被自个衣服上自带的帽兜细绳系了个紧。

 

…哦呀,是有人把我家小律师带坏了吗。钟函谷眨眨眼看着李若胤做完一系列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模样,脸上因着自己方才偷亲的红晕也消失了七七八八,是自己漏算了年轻人的学习力吗?

没有哦,钟先生刚才自己提议的。李若胤一本正经,把钟函谷试图踹他的脚安顿好后沉吟了一会儿比划,就像这样——钟先生刚刚自己说的,如果绑起来会方便很多。

 

……嗯?你的意思是我卖了自己吗?

是的,钟先生。

 

李若胤想起自己刚才正儿八经地陪着喝醉的钟函谷折腾,现在闲下来才察觉连额角都稍稍被汗水浸湿。于是他抬手把脸颊的发丝撩到耳后,再一只手撑在钟函谷的腰边,钟先生,我可以做下去吗。

 

你已经问了两遍了,钟函谷组织着措辞也没躲闪李若胤送过来的亲昵,索性将被捆起的手垫在后颈仰脸亲了亲李若胤嘴角,嗯?不知道没有拒绝就是答应的意思吗?钟函谷总算是找回了一点老神在在的感觉,自认为已经表达地很明显了,随后李若胤动了动抿成一线的唇,在钟函谷眼前确切地扬起。

 

唔呼-在李若胤的手触碰到褪下外套后肌肤上的时候钟函谷耸了耸肩,他身上套的是一身居家服,偏偏还是扣子式的,解开扣子就够了也不必要把整件脱下。钟函谷动了动被反绞在头顶的手腕,冲着自家恋人扬眉,等等、这个不解开吗——?

 

毕竟是钟先生提的建议,所以让他多保持一会儿啦。李若胤一句话就把钟函谷噎了回去,原本撑在腰侧的手目的明确地搂上钟函谷腰,另一只则是绕过腋下摸到后背。指尖清晰地能触到钟函谷细腻肌肤下微微咯起的骨头起伏的平滑线条,钟函谷体温原本是偏凉的,但在暖气和酒的作用下现在反倒颇为舒服。李若胤倾身覆上钟函谷的嘴唇,轻咬着浸染酒味柔软的唇瓣,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每一寸每一分,都想要触碰过去。

 

钟函谷一双细长的凤眸瞧着自家惯例阖起眼的亲吻,倒是笑出了几分声音,随即被细碎啃咬淹没在唇间。直到李若胤那只手停留在自个后背那对蝴蝶骨的位置,圆钝的指甲刮摩过曾有疤痕的位置让他抖抖身子。自从被对方发现后背几处位置就被有意无意的关照着,钟函谷支吾着分了神,启唇抵到对方齿列的软舌被李若胤的舌卷着吸吮,转眼间几乎把口腔侵略了个遍。

 

最后等李若胤把手轻轻搭在钟函谷后颈时才结束了一个过于绵长的吻,足以让钟函谷身体略微发烫脸颊绯红,三分钟前打的腹稿都升华成了细碎星光恋人专用的滤镜特效。李若……、诶、诶诶!?钟函谷从窒息感缓过来还打算说点什么比如李若胤学什么了都之类的话,却发现自个被搂着腰抱起来了。李若胤抱起来钟函谷似乎没用多少力,顺手把束缚双手松垮的结扯散,把衣服先一步铺在整理干净的桌面上。

——

把钟函谷放下去后一手托着腰,再把人裤子扒下来也是相当顺手的样子。

—— 

根本不是点到即止好嘛,是我要被榨干了耶…!?钟函谷连翻个白眼的力气都没了,眼皮子抖抖撑不开还是靠在了李若胤怀里,青年瘦削的肩膀倒是很可靠。抱怨是抱怨过了,但钟函谷没有听到平日玩笑时的略带羞赧的抱歉,只是李若胤捧住他脸,钟函谷得到了一个落在眼睛上的轻吻。

 

最喜欢钟先生啦—

……好歹给我加颗爱心啊,小律师。

 

是,是-爱您,钟先生❤

 

=Fin

大概是脑补太开心所以不想写出来变成想看他们谈人森【靠】

咦咦,你问我钟老板喝醉的时候到底对小律师说了什么——开玩笑我怎么会知道

就算知道了也不说

部分细节内容&姿♂势来自查查友情提供!!

评论(6)
热度(5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