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晏赛晏]人间的筵席也可能是天上的葬礼

-cp晏赛晏[晏华x赛斯]
-给亚撒西的四月月 @布都御魂 的贺文!
-正常世界线的晏华x永七世界线的赛斯
-设定是偶尔能从镜面[能反光的物什]窥得另一个世界的特定人物
-…!就算题文无关也要凑题目、这是纠结症最后的倔强
>>>

晏华瞥了眼自己面前那杯由薰为他点的咖啡,捞过方糖往里面丢下三颗,精神上还想继续工作但是嘴里的苦涩味道让他不得不想个办法缓解一下。在晏华为新接受的任务犯愁通宵两天预备第三天的时候被薰从办公室赶了出来,他略微阖眼回忆数十份废稿和客户要求,最后变成一只毛色雪白的猫窝在他手提电脑上的画面。

 

他自然知道这是对方在关心自己身体,只是像往常一样,一旦投入工作,想挤出作息时间根本不是可以控制的。晏华有些烦躁地搅动着咖啡,看着白瓷杯內淡褐色液体搅起小漩涡,眼神时不时瞄到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上。

 

接受晏华办公桌的薰深知自己这位同事的性子,在对话框里几乎跟紧了一条条的话,插上几条毫无关系的笑话甚至是自家主子的照片——咖啡厅适时响起温柔轻缓的乐曲,晏华紧绷的精神总算放松几分,注意到了自己搅拌的小勺子屡次碰壁发出不雅叮当声,幸亏位子靠里所以也没有人注意。

 

晏华松口气回复薰自己已经调整过来,熄灭屏幕放到另一边,拿起咖啡算作润喉几分鲁莽地喝下小半——他在散发着甜味的液面渐下的时候又看到了一片紫黑雾气。

 

虽然紫黑色和褐色颜色上有些冲击,但晏华还是相当冷静地咽下咖啡也没有做出把杯子丢出的举动,他先是倾倒咖啡确认杯壁仍是洁白。在检查杯壁正常之后晏华放下咖啡杯把注意力分散开,四下看了几眼终究发现有哪里不对。

 

在桌子靠墙壁的一角贴有一块方形的镜面,两边还蔓延出细致的复古花纹,旁边放置着带花琉璃瓶用以丰富视觉效果的,而现在晏华从里面看到半个褐色头发的脑袋。就像他喝到一半的咖啡颜色。晏华把瓶子拿开了一点,不小心磕到镜面让对方动作顿了顿转过来,很快他就看到那个脑袋的正面——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镜面之后的蔚蓝眼睛对上一瞬间没有焦距,晏华蹙起眉似乎还看到对方带了黑色手套的手捏着小鱼干。

 

[…喵?]

 

这是晏华听清晰的声音第一个字,对方的肩头衣服褶皱变形像是有重物趴在上面,联系到手上的小鱼干在半空中一点点消失——或许对方正在喂猫,但是自己看不到——更为准确地说自己只能看到对方这个人。晏华没有开口,调转手中的花瓶,瓶身倒影出的画面上只有自己的手和瓶子。

 

[诶、谁这么无聊在树上挂张照片…哈哈,这么拉仇恨吗……]

 

晏华并不确定在对方是从哪里观察到自己的,只是同样不在常规现象里或许把自己错认为照片。晏华抬手屈指抵在额际按压稍作缓和,也算有了动作幅度变化。看到镜面里的对方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捏住的小鱼干被松开自由下坠后被看不见的猫咪叼住到一旁,出了晏华可以观察到的范围。

 

[哦咦咦咦!!!会动吗!?]

 

对方夸张地向后一退连带着发丝也被猫咪钻过似的杂乱起,晏华颇为镇定地看着缩小又放大的面容继续研究当下状况。对方的声音就像在耳边响起,但不远处的人却毫无动静,结合情况姑且算做只有自己听得到看得到。

 

[哇塞,真逼真,是什么啊?歪歪?]

 

算了……看起来就不像是个正常人的反应,晏华有些头疼,按照他过往的经历来说自己可能不适合接触这种类型的。随后开始聒噪地一句接着一句的话就像在证明他的预感,晏华想着兴许对方位置没有其他人也不需要担心被人看到奇怪的举动。总而言之废话听了一箩筐,晏华从他的话里得到的唯一有用信息就是他叫做“赛斯”,自称神官。嗯…哪家的神官是这样的吗?

 

“好了,请让我问一下问题。”晏华打出暂停的手势,“首先,我叫晏华。”

[……诶!]对方呆滞了一下,[会在天上飞的那种烟花吗?]

“……日安晏,化十华。”向来是别人认识自己或者递出名片的晏华没想到还有解释自己名字的一天。

[啊呀啊呀,是晏.华啊!这不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吗!]赛斯一耸肩回以歉意,晏华瞧着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诚意倒是难说,[华仔——这样叫就不会有错了啊!]

 

“……虽然名字只是代号,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叫别人名字……”

“咦?晏总你在和谁说话?”

“……”

 

被打断的瞬间晏华条件反射试图向薰解释,视线因此移开玻璃镜面的瞬间话卡在喉咙,意识到什么后硬生生半途停下动作转回墙壁,只是那里只剩自己的手和花瓶。薰偏过头看着晏华没接话倒也没觉得奇怪,坐到晏华对面把笔记本推倒人面前,顺手揉了把怀里舒服窝着的白猫用和晏华同样的姿势看向墙壁。当然了薰也只看到自己的脸和伊织拍上去的肉垫。

 

“晏总…?”

“啊…,我想我需要休个假了。”

“诶、诶诶晏总居然要休假!!!天啦噜这世界要下刀子雨了吗!???”

“……。”

“当然了,晏总您今年的带薪休假完完整整没有缺,您想休多久就多久。”

“嗯,那就麻烦你了。”

 

上头布置任务的时间其实不紧,一个月试着上交三套方案并且有模版提供,还有言外之意就是再延长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落在晏华手里他无形之中自己就加了要求,头几天就在搜寻资料的基础上设计出数套策划方案,未上交就先被自己否定,在薰的要求在分享一下仍旧不满意也没了下文。

 

出于自己任务在身考虑晏华也没想出国旅行,上司对他申请休假也表现诧异但没有多过问,甚至连任务的时间都没有旁敲侧击的提醒,晏华也不会辜负这份信任。晏华所在的城市靠海,他就在海滩边订了房间,除了僻静几乎没多加什么选项,时间就在明早——晏华做事向来求效率,这边打点好了时间行程同时整理所带的东西。

 

晏华对有些东西只习惯用自己的——在他整理东西的过程中,那个名为赛斯的男人又出现在他的家里。从衣柜那块衣冠镜里突兀出现的手,被晏华拉拢后就消失甚至没有听到声音,到金属的杯子甚至擦得过于干净的瓷砖都零零碎碎出现了那个家伙的影子。反复下来晏华奇迹般地可以淡然漠视了。

 

他也总结出对方只能在足够反光的地方出现,时间长短倒是无迹可寻。所以他就收了那份在意的心,在赛斯破碎的只言片语中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晏华断续地捕捉到几丝字词,猜测对方也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无心分神。偏偏嘴上要逞强罢了。

 

直至晏华整理完毕阖眼预备睡着的时候,头顶那盏吊灯的弧形面上出现一张略有印象的面孔。只可惜沾了枕头的今天异样困倦,于是他单单看到赛斯张合的嘴唇,沉沉地睡去。

 

“……咳、咳咳。”

 

晏华觉得在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上一秒看到的是自己下一秒从镜子里看见叼着牛肉干嚼嚼的人——综上所述的情况下,把嘴里的水吐出去是正常的行为。晏华这边连连咳嗽,对方脸色也有了变化,似乎是很艰难地把牛肉干咽下去,然后凑近几分屈指敲敲他们间联系的镜面。

 

[在别人吃零食的时候不要吐水啊!]

“……不要在别人刷牙的时候出现。”

 

晏华拧开水龙头冲洗牙刷牙杯,打湿毛巾擦掉嘴角的泡沫顺带洗了把脸。除了两个人站在各自立场的指责之后这个单人卫生间又安静下来。晏华闭着眼用透着凉意的毛巾按敷眼眶,心想是又消失了吧。享受着短暂的清凉,晏华将半分钟的小插曲剔除出自己的计划,可在他抱着这种心态拧干毛巾又打算挂回去的时候,抬眼对上的就是对方一手摸着下巴认真端详他的架势。

 

“……。”晏华不可否认这下子是被吓到了,他迎上那对眯起的蔚蓝眼睛,像汪清潭水也在无声无息地浸润凉意。两个人现在的距离十分近。晏华一手撑在洗漱台的边缘鼻尖几乎要碰到在滚落水珠的镜面,但他恰恰控制住了那个分寸,眼尾略微上扬地看着赛斯细密的睫毛遮挡留下的一层阴影。

 

晏华突然想到,他和赛斯的见面方式就是纯粹眼里只有对方这种不存在于现实的理想状态。比起往先好奇大于一切,晏华这次才是观察清楚了对方,褐色发丝看起来不被主人经常打理显得有些乱糟糟,偏右分,肌肤是淡蜜色,随后鼻梁上架着一副镜片算不上厚的黑框眼镜。——那对眼睛是晏华相信赛斯说自己是神官的证据之一。

 

[啊、啊啊太近了啊华仔!]赛斯的腔调可算不上是抱怨,他现在清楚地知道自己占据了这分这秒晏华眼里的全部位置——晏、华。赛斯嘴唇张合翕动比出了唇形,在没有更多的交流下晏华眼睁睁看着赛斯似乎湮灭了他们的最后一点距离——晏华在意识到赛斯大约是亲上了镜面的时候,从自己唇瓣也传来冰凉。比拧干的松软毛巾按在眼角更为透彻的冷意,于是他清醒了。

 

赛斯从镜子另一面不见了。

 

“真是……奇怪的家伙。”晏华后退几步轻啧,又拧开水龙头捧住水扑到脸上,“…是该好好放松下了。”

 

明艳的阳光被伞面挡住,离海尚有一段距离海风也不过于咸腥。半个小时前晏华还相当满意自己选的度假地址附近的这家餐厅,直到点完菜服务员先行放下一个过于干净的托盘。说是为了方便等下端来的甜点摆置,但在那之前,被另一个人强行霸占了。

 

“我说你就不需要工作吗?”晏华不为所动地看着赛斯收回鬼脸,抿唇略带不屑地呵斥一句。

[也不要这样说啊!身为神官我可在进餐的时候一边给信徒回信呢!谁知道送上的托盘里面会出现华仔啊~]

“哦?手拿刀叉、衣领沾着红酒酒渍地给信徒回信?”

 

被挑出漏洞的赛斯讪讪笑几下,挤出几分做作的委屈地拿刀叉戳戳盘子底,叽里咕噜着没有实质性内容。神官大人的小动作落在晏华眼里总是有几分好笑的意味。

 

[应该是我说、华仔你怎么无时无刻不在工作啊!]

“嗯?”

[而且一工作就完全不管其他的事诶,好几次我找你都没有反应。]

“就你还怎么找我啊。”

[哼哼,我可是神官啊,稍微预测一下什么时候能沟通还是小菜一碟的!]

 

赛斯说得信誓旦旦,掰着手指数落晏华名义上是出来休假结果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了六小时睡眠外连带着走路也经常晃神。晏华暗自腹诽来到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为了找灵感,口头自然不会和赛斯起争辩。倒不如说一个人对着空盘子自言自语已经够奇怪,只不过碍着晏华话少还神情一本正经就没人会起疑。

 

[华仔华仔,我说明明时间还很充裕就好好享受啦。]赛斯眼看着自己又要落下风转了个势头三言两语带过,晏华瞧着他放下刀叉双手比划着,一转眼又是笑盈盈的模样,[今天不需要我给你讲讲我这边的事情吗?说不定会对你有启发哦——]

“算啦吧,你也安分点。”晏华自然知道他提到的是什么——就像赛斯说的他有几次出现晏华没有看到,晏华没有反驳他也是因为在发现对方存在开始后有几次是晏华单方面看见赛斯。

 

那晚在晏华把洗漱用具也塞进行李箱的时候,瞥见床头柜上的相框边缘里有身着白色的神官服的赛斯,手中紧握一柄丝带摇曳的神圣权杖。停下手中的动作注意力分过去,伴随金色的光芒大作,镜面上流淌了大片紫黑色液体。晏华眼皮一跳捏得塑料牙杯咯吱响,下一秒液面出现裂痕后——相框仍旧完好如初,什么都没有留下痕迹。

 

有心理准备后晏华也对赛斯口中偶尔出现宛如小说漫画中的台词接受起来,偶尔也会好奇为什么执有布都御魂的少女还需要找他祈求考试过关的护身符,或者说被称作黄金姬的千金大小姐需要神官帮忙稍带蜂蜜蛋糕,交界都市,中央庭,神器使……让人无法理解的各色设定和神话让晏华脑中构造出一个世界轮廓却永远不会着墨——但是就如赛斯那句话一样,这一切无论真实与否都(与他)没有关系。

 

晏华思索的空隙上菜效率颇佳的服务员也将水果拼盘和冰淇淋杯送上,赛斯也从托盘里消失了踪影。

 

不得不说和赛斯的交流的数天是给他不少许灵感,毕竟一切认知被推翻重铸总能迸发出一些新生的物质。更何况…晏华的确是唯独对赛斯说自己是神官毫不怀疑,那种语气嗓音包含的感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拥有的。比起蛊惑更贴切地就是自然让人信服。晏华也知道赛斯所说的他的行为准则,他相信神的存在却也知道神不会帮助世人而是由神官来满足愿望——鲜明希望之后是确凿绝望,晏华是真的好奇赛斯在心里是怎么调剂两者平衡的。

 

赛斯世界的更多面貌…是如何让他……

 

[华仔——想吃!]

“……哈?”

 

[华仔露出了——超犯规的那种表情哦!真的那么好吃吗?我也想要诶!]赛斯这次浮现在晏华身边用来间隔位置的半透明挡板上,人形在模糊的背景里格外清晰,他用舌尖舔舔嘴唇,单手撑着脸笑眯眯凑紧了镜面。[华仔华仔华仔、啊——]

 

晏华勺起了一勺冰淇淋,离了杯口几分没有动。对面的赛斯偏偏把这份请求说得诚恳表情也真挚,一双蔚蓝的眼睛像是翻涌着波浪,眨巴眨巴似乎能挤出水。晏华捏着一勺子的冰淇淋偏过头看了个真切,不知道是被吓了还是怎么着哆嗦了一下,心里一动将勺子喂过去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叮。勺子撞上了那层挡板。

 

“…啧。”晏华瞥见那人一下子弯成缝的眼睛明白上了当,有些懊恼地顺势又拿勺子敲在了挡板上,任着乳白色的奶油滑落滴下,“浪费!”

 

[那也是华仔干的~]赛斯眼神躲躲闪闪心情像是不错的模样,一只复古式的羽毛笔点到了滑落奶油方向的痕迹,[华仔,放轻松点,你的时间还很多——]赛斯有时候会像这样把最后一个字拖长,晏华不满地喂给自己一口入口即化的冰淇淋,朗姆酒的味道让他稍微冷静下来。

 

“那我们也要抓紧当下的时间。”利益至上的晏华不容许浪费时间想法的存在,但也没完全反驳赛斯的话,“你也是别虚度光阴啊,好好做你的工作。”

[是啦是啦,华仔说得对。]赛斯弯眸顺着晏华的话说下去,晏华挑眉只觉得有细微的不对劲但缺少对比材料无法产生切实的证据,[嗯——怎么样都好啦!]

 

“…好好工作的话休假自然也会有的。”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

 

度假第七天,难得睡到接近晌午的晏华被随风而来的喧闹声吵醒,下楼询问前台后好像是附近正有一对新人结婚,租用这边海滩的一部分来举办婚宴。婚礼作为人生的喜事之一想隆重点也无可厚非,晏华揉揉额角一下子睡久也让他不太适应,而且前台说到晚上就会转到另一处去又会安静下来。

 

晏华表示自己可以理解又转身上了楼,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对着水天相接的海面心情舒畅。远处喜悦欢歌笑语与他无关,他所拥有的眼下同样静谧美好,……是可惜也没有聒噪的声音。

 

连续被打扰几天一下子消失反倒些许别扭。晏华知道21天养成习惯这种说法,想来他的假期足有三星期似乎也刚好在这个数。他沉吟了片刻转身把倒盖在桌面上的镜子反面,里面倒映出自己的模样。晏华用指腹摩挲了一下镜面,他们之间的联系就是如此的岌岌可危,但又不会让人失望——

 

[咳、!]

 

静寂之中的声音总是格外清楚,晏华低头看见赛斯风衣的一角从镜面一晃而过,白衣之上铺落的红色格外刺眼。他伸出去的手碰到镜面戳得发疼,他猛地转过头在栏杆上的细碎装饰里又拼凑出赛斯的背影,可就是一刹那他还在继续走着——晏华顾不上从里屋走下再追上对方,他记得自己阳台附近正有长得茂盛的树。

 

晏华得承认这是他至今的人生仅有的疯狂举动,踩上阳台栏杆然后一跃到树叉间,他也庆幸除了工作时间有在锻炼,随后踩着晃悠的枝条动作笨拙地跳下落在泥土地上。一层楼的高度带来的冲击腿脚还负担得起,晏华踉跄了下凭感觉往最近的海面奔跑。

 

这家旅馆离沙滩真的很近,跑起来仅仅几分钟就到了,在晏华感知里或许也可能只是几次呼吸。当他站在沙滩边,脚踩着细软的白沙,海面泛着温柔的粼粼波光。蓝天碧海,光线柔和,本该美好的下午时光却让晏华愣在原地。

 

血海尸山。

借由海面让他窥见的画面把四个字烙印在晏华的脑海,他忍不住后退几步又往前踏出几步溅起海水,他在向地平线无限蔓延的海面里找到了赛斯的身影——那个世界的赛斯踏在紫黑与红的浑浊里大步向前,羽蛇权杖握在手中时不时闪烁飞出一道道流光窜向他身边的任何一个点然后消失。

 

一直以来晏华无法看见除了赛斯以外的那个世界任何东西,却今天看到无数失去生命的怪物残骸堆积成山。

 

他也看见了在海面以下,对调而言是那个世界的天空里出现的破洞:倾泻而下的狰狞怪物犹如密密麻麻的蝗虫。这是真实的身临其境,晏华头皮发麻手脚颤抖,海浪被风吹起层层波浪此刻在自己眼中就是血水翻涌。晏华止步不前而赛斯离他越来越远。

 

晏华心跳猛地停了一拍,波涛拍击的水浪声也掩盖不了大脑的嗡鸣,第一次看见他是在咖啡厅的角落,那一天自己接手的设计方案还没有拍定第一套方案——然后然后,……。他们认识了多久?

 

即便他知道对方叫做赛斯,知道对方身处交界都市,对方的职业是神官喜欢红酒喜欢猫不喜欢没有钱——然后呢?——海浪已经没过晏华小腿肚,晏华尝试着向海里走,他的前进速度比不上赛斯,赛斯那件白色大衣已然斑斑血迹,晏华左胸腔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惶恐和闷塞感。

 

他无法解释这是大海带来的还是赛斯带来的还是仍在增加的异形生物带来的——赛斯没有回头,可晏华知道赛斯是明了这一切的。

 

[华仔!记得享受你的假期啊!——我可嫉妒了呢嘿嘿所以就不看你啦!]

 

晏华脑中勾勒出的交界都市在这一刻倒塌化为破碎的废墟,变为一抹纯粹的蔚蓝。晏华出不了声也没必要出声,赛斯的背影最后被天空崩塌落下的黑色碎片覆盖,瞬间整个海面猩红的视觉效果恢复。一个海浪卷起扑向晏华,他一个没站稳后仰摔倒在水里。所幸潮水正处于退潮,仅仅没过他半个后脑勺。

 

“…,休假提前结束吧。”

 

为公司搞定一单大客户后就连晏华也心情放松下来,在被伊织故技重施“请”出办公室后,晏华翻开菜单准备点的时候默许了厚着脸伸出一根手指点点的薰。薰大咧咧腆着脸搂着猫,形象是当下最流行的有猫人士,并开始和晏华搭着话。

 

“晏总就是晏总,那种难缠家伙需要的方案一下子就能拿出三套还都通过了!!哈哈之前我还以为你受到什么打击要精神不振结果状态超好的嘛!?”

“嗯。”

 

“不过第三套方案最后的落款名字打错了啊,果然晏总还是人嘛也会有犯错的时候!~要不是你直接通过专用邮箱发给我的而且通篇都是你的风格——我还以为是叫做赛斯的那个家伙盗用了你的方案呢!”

“…。”

 

嗯?

 

=Fin

题目改自《沙与沫》的“人间的葬礼也可能是天上的婚筵”

*薰的形象性格都是私设←剧情需要,当作路人也OK

两个人谈人森谈世界观啥的就当谈恋爱了吧强行cp滤镜吧【…】

知道是生贺我还特地提前开始写结果还是拖了俩星期到底是为什么啊我认罪x

咳、严肃,还是祝四月月生日快乐///

 

评论(7)
热度(79)
  1. Serendipity念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布都御魂
    我爱这个荼!!!拥抱她(๑>ڡ<)☆ and我的关注点可能不太对,看文途中屡次想吃冰激淋(x (观察...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