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胤谷]典型日常

-cp胤谷[李若胤x钟函谷]

-XD如题是日常,含私设↓

-现pa的日常!21大学生[法律系]李若胤x26网店店长钟函谷,绝赞同居交往中

*全程瞎扯流,他们俩我真的只想看无脑小甜饼有没有同好一起傻白甜啊x,+我❤腾❤讯❤看❤视❤频

>>>

所以现在搬来一起住吧。

嗯。……嗯?

 

本来只是周末和钟函谷在他家聚一餐,结果被对方循循善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话出了口。李若胤只好开始想着自己要怎么做到,提了句学校走读资格办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只不过还没说完,钟函谷就放下筷子一双手交叉抵下巴撑在餐桌上看着他,嘴角还有糖醋排骨的酱汁,撇眉一副委屈模样。李若胤再迟钝也是连眨了几下眼睛缓解莫名情绪,转口表示我已经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在李若胤还考虑办理资格和搬东西还需要几天的时候,转头钟函谷就给他通通收拾好了。李若胤这边刚上报完自己的名字,钟函谷两个电话过后就回讯息给了他表格文件。李若胤看着坐在椅上转笔的钟函谷,眯眼笑像极了狐狸。

 

不过李若胤还是需要上学的,一星期总有几天要赶回学校上早课,即便钟函挑的公寓离李若胤大学比较近也难免得起早些。李若胤这类性子的人想着反正要起早,比起贪睡十几分钟不如留出充裕时间再动手做一餐早饭再上学——钟函谷工作没有硬性的时间要求,有时候李若胤上完了三小时的课回来他还懒洋洋躺在床上——李若胤就把钟函谷的早餐也承包了,公寓里的厨房间崭新的厨具总共不能浪费。

 

毕竟在钟函谷进行“我可以自己点早餐外卖”和“不要小看我的厨艺”的抗议后——还没有等李若胤看到对方更为实际的行动,钟函谷已经举起双手赖在床上表示投降。言语上劝阻钟函谷是无用功,深知这一点李若胤选择直接把做好的早餐送进钟函谷的房间。他已经做好的话钟函谷倒也不会浪费地弃之一边,而且在李若胤给他放下早餐的时候,还会听到一句带着懒散鼻音的早安。

 

短短两个月不到李若胤也从一盒速冻饺子或者一袋切片面包解决早餐,升级成面包两面煎到金黄并且配上一戳会流动溏心蛋,一碗热度刚好的白粥配上小碟子白砂糖(钟函谷喜欢加些甜的)或者用生吃蔬菜和水果摆个拼盘边缘挤上沙拉酱。李若胤的动手能力和应急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前者自然是因为做早餐,后者就是因为钟函谷难得起早就喜欢从背后趴伏在李若胤肩头,导致没有心理准备地李若胤扭头就是丢了一次平底锅两次筷子三次锅铲等等。

 

钟函谷表示自己的躲避能力也有提升呢。

 

寒假算是李若胤和钟函谷交往后真正意义上的长假,在李若胤回去之前的两星期真的要和钟函谷同居了。

 

李若胤已经和家里沟通过改成在外居住,似乎谈得很顺利连他自己不方便安置学校寝室的东西也都从家里零零碎碎往钟函谷这边寄,然后搬到他们的房间里——原本是有两个房间。李若胤的在靠里一侧,钟函谷的在隔壁连着阳台的那一间。只不过当李若胤这学期结束前外出实训了两星期再回来,发现两间房间隔着的那堵的墙壁被敲掉,粉刷重修后两间房间并成一间。

 

虽说实训期间李若胤日常和钟函谷联系里也探究出几分不对劲,实际看到还有点震撼。而钟函谷站在他身侧摇摇手里大概是要新出品的扇子一副淡然,一副“无事发生都很正常啊你怎么了”气氛把李若胤带着跑,随后就那么接受了。总而言之,李若胤只是租客而钟老板才是房子的主人,要改造房间他自然没有意见。只不过在床的方面李若胤还是异常坚定地拒绝了那张双人床,就算是钟函谷用房租减半诱惑他也不可以——虽然李若胤只是担心自己起早会打扰钟函谷。两个人在意的东西总会微妙的不在一个点上。

 

昨天这座城迎来了它的第一场雪,细碎的雪落了一整天触目之处少不了雪与白。钟函谷本就是体寒的体质,对雪不怎么感冒。李若胤记得他们认识时候尚且秋初,阳光也算得上暖和,偶尔能看见钟函谷把躺椅搬到阳台惬意得晒太阳。等到秋末近冬了钟函谷直接连房间门也不乐意出,一边说自己的工作本来也就不需要出门一边开暖气窝在铺软垫的办公椅上。李若胤只好多留份心,没课的时候从学校往回赶,拉着和钟函谷出门走走逛逛呼吸新鲜空气,以免自家钟先生真的成了个宅。

 

不、好像有点说远了。现在的重点就是钟函谷昨晚上抱着自家生产的蓝腿瓶子抱枕(李若胤一度怀疑过这个真的有人买吗结果销量从未下过店铺前十)坐在李若胤对面的那张床上。他带起睡衣的睡帽把头发都收束进去,仅仅额前垂了几缕黑红的发丝,醉翁之意不在酒地盯着打算睡觉的李若胤。铺好自己被子的李若胤察觉到钟函谷的视线,先是认真想了一圈什么时候没有做的比如第二天早餐的材料比如打扫卫生也没有找出遗漏的地方,只好主动开口问。

 

钟先生,有什么事吗?

嗯。

什么事呀?

我想和你一起睡。

 

自称二十有六的男人缩在一床被子里怀里抱着足够毛绒的抱枕,被暖气吹得有些脸颊发红眯起眼睛看着李若胤。李若胤印象里每当钟函谷打算坑屏幕对面的人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啊,现实里大概就是坑自己吧,李若胤接话,钟先生你冷吗?要不我们暖气再开的足一点…。

…我就想睡你那张床。钟函谷差不多摸清李若胤的思考模式,只不过一时间还不习惯说得直白。他果断地把怀里的抱枕丢给李若胤,干脆利落地双手扯住自己的被子下床走过去。

啊……李若胤还在好心地给钟函谷出主意,对方已经到他床边——掀被子上床躺下盖被子一气呵成。

 

好了,睡吧睡吧。钟函谷生怕自家耿直的小律师继续说下去要变成交换床铺,身体力行地把李若胤拉下来摁枕头上,拜托我就是想和你睡一觉别说话了乖。

……。茫然的李若胤被摁翻在枕头上的时候还在想最后那个乖字的语气是不是有点怪怪的。钟函谷眯眼看着垂眼思量的李若胤与自己仅有几寸的距离,也难免想着反射弧长某种方面也是挺好的。他意思一下抱住李若胤纤瘦的腰,只是稍微活动了下自己的手又是冰凉的,贴到李若胤后腰的时候对方明显身体僵了一下。

 

钟函谷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大概是药材和木材混在一起的味道,让李若胤动作更加僵硬。真的只是…睡一觉而已啦……钟函谷坏心眼地不去揣测李若胤的心理活动,对方暖和的体温让他惬意地阖眼又靠近几分舒缓下呼吸。就算开了暖气也没有直接抱着人来得暖和嘛!

 

晚安。

…晚安。

 

安静下来的房间仅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李若胤被钟函谷装模作样地抱着其实一动就可以挣开,到后来反倒是李若胤护着钟函谷别掉下去。

 

拥有良好生物钟的李若胤在天蒙亮的时候醒了,钟函谷的脑袋靠在他的旁边,李若胤抬眼就看到阖眼的钟函谷那副漂亮的面容。只不过等到李若胤发觉自己看走神不好意思地想起来的时候受到阻碍,钟函谷不知何时挣了眼,手扣住李若胤的手腕,用一贯的慵懒调子试图讨价还价。

 

“…今天放假。”

“我知道…所以…”

“我想睡觉。”

“对啊钟先生你继续睡?”

“你也睡。”

“我该准备早餐了。”

“不吃。”

“……不可以。”

 

眼看着李若胤又要在原则问题上开始较真,钟函谷放弃和预备役小律师做口头争锋,施施然凑近李若胤的脸舔吻上嘴唇。李若胤对唇瓣的温软还迟疑了一下,结果瞧见钟函谷那对红石蒜色泽笑意明显,不由得落进了套路。不做亏本买卖的钟函谷松了牙关和李若胤交换了一个过于缠绵悱恻的早安吻,气息都乱了节奏才啾地分开蹭下李若胤脸颊。

 

“才七点,再陪我睡两个小时。”

“好。”

“你陪我…啊?”

 

谈价过程太过顺利,但因为是对方是李若胤——钟函谷也就松了往常那份精明。仗着自己比李若胤高几分仍旧伸手圈住对方腰身,低头靠在李若胤的颈窝处安然阖眼。倒是李若胤一呼吸满腔都是钟函谷的味道,怕是睡不着了。不过有人在身边,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好吧。

再然后两个人的早饭下午两点吃的[。]

 

=Fin

 

顺带一提钟函谷开的网店叫做【万藏亭】特色之一是里面的客服ID清一色是瓶子ABCD[星级客服是大瓶子!]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搜不到[——]

PS:李若胤第一次买东西的时候刚好是钟函谷自个心血来潮当临时客服

PPS:结果钟老板自己把东西不小心弄混发错了,为了处理交易和李若胤交流了俩星期后发现离得贼近[如果世界观继续扩充可能会写仔细吧不然就当就正常的就好[?]

PPPS:其实是钟老板先动手拐的小律师【。】

 

钟函谷:卖一送一呢,稳赚不赔

李若胤:嗯?……嗯嗯?

 

评论(6)
热度(67)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