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樱弟]String

-cp樱弟[棉贯樱哉x弟切]

-是 @第三象限 点文,恶魔樱哉x人类弟切


>>>

棉贯樱哉对于他身后那位寡言的少女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本该将她脆弱的脖颈拧断随后带着一缕灵魂回到黑市以一个优渥的价格贩卖赚取自己的生活费——然而现在还不得不分出自己的魔力来为少女打掩护,直到对方回到人世间。

 

棉贯樱哉是恶魔,堕入地狱并且拒绝投胎的游荡恶魔们其中一员;而淡紫色短发的少女名为弟切,在棉贯樱哉眼里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少女。至于为什么能这么肯定、不过是当锋利的小刀划开对方手臂时渗出的鲜红血液。众所周知,天使的血液是金色的,恶魔的则是紫黑色——精灵或者其他种族或许不同,但是眼前的娇小女性丝毫没有其余种族与生俱来的魔力。

 

她只是人类啊,制住少女后樱哉收起了恶魔尖角和尾巴,啧声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懊恼,如果这位少女再出现得早一些或许还有兴致吧——随后他调转了小刀试图抹向弟切的脖颈。利刃抵上肌肤的时候弟切依旧是面无表情,看得棉贯樱哉反而心虚起来——算了,不要了。

 

…让人困扰……

压迫的力道离开,被抵在树干上的弟切拿手指蹭了蹭自己的喉咙,沾到了些血珠,除了略微有些刺痛之外只是有些受到惊吓。她也不是那么淡然,只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包括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所以我说不要跟着我啊你以为你是谁?棉贯樱哉走过人流稀少的几条街最终在雾水潭的旁边驻足,他回头,少女剔透的血眸里清楚的映出自己的影子。啧…就是因为对方这双红色的眼睛自己才会误以为是弱小恶魔的,本想解决一下最近的费用结果……

 

此时此刻的棉贯樱哉自然地把贩卖人类灵魂这一方法剔除,他自己的解释是这样也有风险对他往后行走地狱有所不方便。毕竟不是每个恶魔都和某位掉进钱眼子的黑毛家伙一样的。棉贯樱哉想到对方的神情不由得哼了声,冷下脸色营造出抗拒的意味看着人类少女,心想对方再是这样说不出理由自己还是留她自生自灭吧。

 

毕竟纯净的灵魂在地狱向来是炙手可热的商品,嗯…也就是这个地域在整个版图比较偏僻的地方才没有窥视的贪婪目光吧。……棉贯樱哉一时间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要过来这边,樱哉抿抿嘴蹙眉,我说——

 

我见过你。

弟切总算是开了口,只是说出来的话让棉贯樱哉想起来人世间电视剧里那些个套路。所以他一摆手不打算听下去,掉头打算踏上雾水潭去往下一个城镇——下一句话又把他拉了回来。

 

你…很像你的姐姐。弟切的声音清冷不紧不慢,没有因为樱哉的转身离去而出现情绪波动,包括在樱哉听到那两个字后脚一滑跌进水潭里也是神色如常。……,樱哉呛了一嘴的雾水,虽说不是真的液体但是湿哒哒的体验还是让他倍感不爽。

 

你说什么?你认识……她?两个字到嘴边还是让樱哉咽了回去,他的记忆模糊地出现了绿色马尾的少女,站在他的眼前回过头——走神的当口弟切已经走到他面前,伸出一只细白的手做安慰状拍拍他的肩膀,所以拜托你带我回人间吧。

 

……真是相当的理直气壮啊,樱哉晃晃脑袋甩去不存在的水,盯着弟切的脸不做声。对方也就微微抬头和他面对面,似乎笃定棉贯樱哉不会拒绝。他垂眸看向矮自己一头的弟切,她淡紫色的发丝刚过额头,卷发在脸侧翘起,素色吊带的连衣裙套在身上落落大方——棉贯樱哉总算该意识到,分明是他用以掩盖弟切人类的身份耗费的魔力太多才导致他现在一分神就会虚到连雾水潭上都站不稳。

 

棉贯樱哉看见了弟切头上别着的樱色发夹,嘴唇翕动。

 

啊、啊…我知道啦。樱哉放弃逃避现实的想法,也没有继续和弟切进行有关于那个人的谈话。弟切伸出手拉了一下陷入沉思的樱哉袖口,惊醒地樱哉有些恼意(兴许只是对于自己)瞥了她一眼,发觉一根细线缠上他手腕。

 

这是什么啊!?樱哉下意识就幻化出小刀试图割断,只是小刀碰到细线的一瞬间就穿过。看起来并不是地狱的东西,但也没有天界那种令人不适的厌恶感……樱哉扬眉开口打算询问弟切究竟想要做什么,却被对方一扯手腕踉跄一步。

 

弟切上前一步一根手指竖起在自己唇前,嘘。

 

………………,樱哉发誓自己真的不擅长和女生接触,心理活动和大脑反应外加身体动作根本不协调。但是…,也没有烦躁的感觉。棉贯樱哉偏头打量着弟切,他自然是把自己人世间的回忆用作代表换取在地狱生存的资格,可是除了自己姐姐的记忆格外保留外,眼前的少女似乎也有那么点印象。

 

然后也仅此而已。棉贯樱哉耸耸肩,也就随了少女步伐将就着跟在后面。看起来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嘛,或许是人世间所谓的沟通者吧…棉贯樱哉胡乱猜着,实际上他内心乱成一团,甚至没有发现通过细线他的魔力消耗速度几乎滞缓。

 

透明的线一点一点尽染鲜红,只是两端埋没于腕口一处是紫黑一处是金色。

 

他不过来了。

弟切稍微低了头将手摊在绿发女人的面前,丝线已经从鲜红变成了剔透的金色,毕竟隐瞒是两边都要付诸魔力的,到了路的末端弟切供应不上的时候就被棉贯樱哉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明面上天界和地狱还算不上太过和平共处…棉贯樱哉送到那里似乎也是仁至义尽了。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弟切说出自己的来意,棉贯樱哉也没有之前那样大的反应。他仍旧是看着弟切,支吾了一下轻声说果然她和自己不一样。弟切本来是该解释什么的——然后被樱哉故作恼火地一推搡后背穿过了本该不存在的界限。

 

这是属于弟切与那位绿发女人的交易。

 

…但是他和您想的一样,在那边也很好。弟切一字一句认真的回报自己所见所闻,只不过在斟酌用词的时候微微停顿让女人忍不住掩嘴轻笑了几声。少女精致面容细微的变化似乎还带着酡红的意味。

 

“下次…会让你们见面的。”弟切抬手碰了碰自己耳边的发夹,轻声说道,“…让人困扰啊。”

 

=Fin

准确的说,是恶魔樱哉x天使弟切

虽然做了交易进入地狱但仍旧是个好孩子的樱哉[x]看见弟切本来也就打算帮她回去

弟切则是和樱哉姐姐做了交易来传达两个人的感情←

不过具体的交流我写不出感情……!嗯!自我发挥吧!!

*樱哉和弟切曾经是同学

还记得多少自由心证[ntm]


评论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