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逍遥同尘

突发性摸鱼

→赛斯新皮[其实是赛晏]

-和 @Dillydally仔 聊天的爽文产物!!!

-非常开心的以及开始祈祷建模组和原画组和平相处了!!!

 

>>>

所以这就是你一大早吵醒我的理由吗?晏华头发还松散着没有梳理,未撩开的窗帘外还是灰蒙的天空,虽说这也是冬天日出也偏晚的关系——他还是耐下心听赛斯絮絮叨叨的要求,好了,再抬高点我看一下具体怎么做。

 

当然当然!指挥使给我发了新衣服很开心——但是更想让华仔你先看看呀?赛斯背对着晏华举高手里的浮现着三股辫教程的通讯器,自个打着哈欠眯起眼睛任凭发丝散落在对方手掌随后从指缝滑下,是新衣服哦,换个新造型不是正常的吗?轻松愉快地语气透露着得意,晏华甚至能看到一对抖擞抖擞的耳朵。

 

嗯,的确是新的造型。赛斯的发质好得让晏华都忍不住直接用手指多梳几把,几乎用不上梳子。晏华跟着嘴角稍微扬了扬,食指中指分出等分的发束尾指挑开再从对方后颈的位置开始辫。

 

我之前也准备了很久耶,就是这个发型我一个人真的好麻烦啊——

所以这是你昨天没有回来的理由?

过分,我可能是通宵的解决了中央城区的情报哦,我想这是给勤劳的神官的奖励!…哎哎,可累死我了……!

 

谈及工作赛斯口气焉得弱了几分,他后仰靠在晏华的胸膛上,扬起脸冲着晏华笑笑,眼睑的黑眼圈可见算不上隐蔽。晏华轻叹口气勉强不计较手里发丝这么一弄又散开了,扶着人后脑勺摁回去,老实点,会扯到头发的。

是,是。

 

赛斯的头发及腰,比琥珀深邃的颜色。似乎是幼年在教堂养成的蓄发习惯,所幸在监督下也算有打理留得并不算多。晏华手指穿过赛斯的发丝指尖触及对方头皮,顺滑的发丝有一次轻轻松松从指间垂落,赛斯啊哦了一下后开口懒散的腔调,华仔,你好了吗——

还没有,说起来晏华也不是第一次给赛斯扎辫子,多看几眼方法也就悉数记载心里。分成几股交叉辫错,重复步骤并不是难事。他站在赛斯的后方闲暇之余垂眸,就能看见除下大衣的赛斯脖间开始,微微凹陷的锁骨,衣领敞开而大片裸露的白皙肌肤。左胸口似乎还有黑色的纹身。

 

刚纹的?……

喏,华仔,发绳。

 

走神的时候赛斯提醒他,嗓音有些瓮声瓮气的。晏华收回目光并没有为自己正大光明注视的行为解释,抬眼又是赛斯举高的手腕。一根细长的红绸缠绕在对方黑手套未覆及的手腕,一端被他叼在嘴里,指挥使说还要用这个在后面先扎一截…

是大红色呢。晏华从对方手腕上解下绸缎莫名泛起笑意,手指故意擦过赛斯脸颊咬重音。

是、是,区区红色本大爷还是驾驭得起的!赛斯耸耸肩并不上套,除了蝴蝶结华仔随意哦——

 

然后要去做什么?晏华还没有恶趣味到给赛斯打上蝴蝶结的地步,如果调换一下双方位置对方说不定就会起这种心思,还有你…怎么有了这种奇怪的纹身。晏华说着将赛斯辫子彻底扎好松开手,安抚地拍拍对方肩膀后伸手摸向神官的左胸口,略凉的指尖钻入对方内衣的一侧。赛斯明显身体发怔了一下。

 

神之头脑也小得意似的眯眼打量落在神官白皙肌肤上的黑色纹样,指尖同样从最外圈一点点向里摩挲。嗯、是什么图案来着——

 

哇哦,华仔你这是在收取帮我扎辫子的报酬吗?调整心态后赛斯调侃的话响起,却丝毫没有阻止晏华的手继续摩挲纹身的意向,他将刚扎好的辫子拢回自己的胸口,摸出来颗小珠子对光举在眼前,华仔你看,像你的眼睛吗——

剔透的蓝色,在光线照耀下里面流转了一抹光,晏华想了想回答,比较像你的。

不我觉得像你的。赛斯笑嘻嘻地驳回了晏华的回答,串在了自己的辫子末,好啦好啦我准备好了,去找指挥使了哦?

 

嗯,所以我的报酬?晏华在触碰到赛斯胸口某点的时候及时收了手,神情一本正经地好像方才手不安分地不是他而是赛斯一样。晏华看着赛斯起身和自己面对面,一身与往常的白色神官服截然相反的黑色也相当契合了。晏华视线落在赛斯腰间的酒葫芦上,还变成光明正大喝酒了吗?

我不是我没有这是指挥使给的。赛斯否认三连说得熟练,嘴皮子一碰就往外蹦,他吸口气反应夸张得咧咧嘴,欸欸一直被吃豆腐的可是我耶!?

 

谁知道呢?晏华后退步坐回床沿,抬头挑眉看着新装的赛斯,“别说刚穿就要脱了啊,赛斯。

 

=没了没了没了

总之就衣服是指挥使发的狗粮是赛晏发的

等着更新了aaaaaaaaaaaa

评论(7)
热度(6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