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谁动了我的神器&神器离家出走了&神器的叛逆期

-小段子摸鱼[大概

-神器使的神器交换前提!

-含女指[私设]x穆娅/赛晏/胤谷/双安[安x安托涅瓦],其余神器使互动关系自由心证[.

 

>>>

0.

赛斯一直觉得自家的指挥使是个假的。

明明刚灵巧的法战输出都不缺但每次外出推交战区都拉!上!自!己!

带着三个辅助推交战区的指挥使见过吗?他家指挥使就是!

天天赖在穆娅的金苹果上面不下来,后面跟着芙罗拉偶尔站定开个回血阵,留自己在前面一棒子一棒子敲怪开路。

啊,要有心理阴影了好吗我是辅助不是战士啊!就算死不了我也很心累还不如躺尸呢←这么想着的赛斯在某天晚上难得向神祈祷了一下:神明大人啊请让我下次不被拉去推战区了吧。

 

天上的星星闪了闪。

 

1.

“诶诶,看起来是晏华的狙击枪啊…我试试看哦!”安兴致勃勃地举起狙击枪,眼前浮现浅红色的电子屏自动瞄准目标。

然后赛斯的头顶就出现了三个淡黄色的准星。

“诶诶诶为什么会自动瞄准我啊!?”然而还不会控制方舟的赛斯在三米高的半空后一脸绝望,“等一等!——救命啊!!!”

 

安表示她也不知道啊大概是晏华的狙击枪看上神官了吧。

 

2.

指挥使还是坐在金苹果上吧唧吧唧啃苹果,试图抱紧紧自家穆娅看戏。

只不过凑过去的怎么总感觉手感不太对…太软呼了吧?

“嗯…唔……”指挥使低头看了一眼,白白的,软软的,爪子……

“喵~主人~”

 

指挥使吓得从金苹果上滚了下来。

 

3.

“好了好了。”安托涅瓦坐在椅子上笑容温和,一双时光之刃交叠放在膝上,“安,别逗他啦。”

“是——我就开个玩笑。”直至准星重合也没有响起枪响,安吐舌几步跑到安托涅瓦身侧空出只手搭上她的肩膀,“我的给了涅瓦,涅瓦的方舟被不良神官霸占了,狙击枪和镜片应该是晏华的荷鲁斯之眼吧……”

啪。

人说到就到,晏华握着赛斯的羽蛇权杖进来的时候正巧赛斯被稍微服帖了些的方舟弄下来,正巧落在晏华的眼前。

晏华一个条件反射把权杖当狙击枪使端起来敲到了赛斯头上。

 

“……。”←晏华

“……qaq”←赛斯

 

4.

“呜呜…穆娅……在这里……”听到了自己名字的穆娅终于出声提示自己的存在了,分明刚才还是和指挥使一起坐在金苹果上,目眩之际就变成手拿九钟陷在软软的圆沙发里了。

大概是淡绿色沙发的关系,隐蔽性太好了。

指挥使撸了把白的耳朵又挠挠她下巴,哒哒跑回穆娅的身旁,“我也在!嗯…等等,为什么我觉得这儿有点…冷……”

 

穆娅晃了晃九钟,看着哆哆嗦嗦闭上嘴赖在她怀里的指挥使偏过头不明所以。

 

5.

“我不知道绝对不是我半夜三更摸到你房间放的。”赛斯请教了安托涅瓦后跪坐在方舟上面算是勉勉强强稳当了,“真的。”

“……。”晏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赛斯,“我没想问这个,所以…”

“……啊啊啊不行啊安托涅瓦这样脚好…麻……”

哐当。

赛斯没求救完终于在脚麻的前置条件下从方舟上和指挥使一个方式滚了下来,幸好这会儿也就半米高没怎么样。

 

但晏华还是意思意思亮了羽蛇权杖一下撒下光辉。

 

6.

“哇塞涅瓦我和你说我看到了那家甜品店出了新的可丽饼口味诶!这个视野好方便哦…”

“嗯?想吃吗,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诶多…这样应该怎么去呢…”

“喵呜!让金苹果带过去吧——”

“呜呜…金苹果……要加油哦……我和指挥使在一起…没关系的……”

 

然后被冷到走神的指挥使就看着金苹果载着安托涅瓦在安和白的陪伴下离开了。

两个人一只喵外加一只神器都离开了。

 

留下她和穆娅看着正在对峙的晏华和赛斯。

 

7.

“诶,华仔你眼睛旁边的贴纸不见了诶。”大眼瞪小眼到冷汗直冒的神官开始找话题。

“…那不是贴纸。”晏华不知道为什么收不回权杖只好圈在怀里,一挑眉坚决的否定了。

“什么,那不是买泡泡糖送的那种贴纸吗?”

“…”

“其实我还觉得是华仔你中二时期纹的来着!”

“……”

“说起来诗歌也夸过你那个炫酷哦!?”

“………”

 

指挥使贴心地拉着穆娅出了大厅,不想看到举起权杖的晏华和躲在方舟后面的赛斯相爱相杀。

 

8.

突然被念叨了的诗歌打个喷嚏,“哎呀呀是谁在呼唤本魔王大人吗?”

边走边继续打量手里的大剪刀,咔嚓咔嚓,轻而易举的剪断了路边的一道栏杆。

“喂!不允许破化公物!!”妮维小姐的嗓音响起,但往常跟上的汪汪汪没有,随之而来的是两尾鱼挡在了千藻诗歌眼前。

 

被黑白棋子糊了一脸的诗歌强作冷静推眼镜。

 

9.

“这次换我来守护你啦~”钟函谷握住杜兰达尔耍了几下,然后啪叽一下砸中了昨天还归自己驱使的瓶子怪上。

杜兰达尔光芒一闪,嘲讽,附近悠闲走动的几只瓶子怪全部扑倒钟函谷脚边了。

“…………这个、那个…”站在一旁的李若胤看着自己手中悬浮的方相祭符一脸纠结。

 

应该贴在瓶子上还是钟先生脑袋上呢?

 

10.

“……。”

“汪!”“汪汪!”“汪汪汪!”

 

达尔维拉肯定面前这三个黑绿色的汪脑袋不是自家阿撒兹勒。

 

11.

甘狄拨和阿贾伽瓦都是弓。

虽然幽桐觉得阿贾伽瓦手感自然没有甘狄拨上手,但拿着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趁着濑由衣还没有上手甘狄拨前快点溜吧。

 

“幽桐!和我打一架!!让我试试看你的甘狄拨!”

“啊呀,阿贾伽瓦说她不想耶。那个,我有事先离开一下。”

 

12.

“米菈…米菈看不到路了……”

身形完全被七重盾罩住的米菈苦着脸尽量沿路边走,虽然变成自己神器后感受不到重量,但是比自己高这么多让她怎么带着走路啊!!

 

拥有同样困扰的还有背着重炮加拉尔的阿岚。

 

13.

迦梨耶还在喝着酒,达格还在吃着东西。

 

吃货酒鬼的友谊建立的就是如此快速。

 

14.

“啊呀…原来昨天星轨紊乱的意思是这个吗。”璐璐难得脚落地,双手轻轻握住茉莉安,一挥就扬起黑红色的鸦羽随即消散在半空。

“羽弥……不知道……”羽弥身后一道黑影虚虚将她圈起,在阿撒兹勒的笑声中嗫嚅地道歉,“对、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问题,这是星星指引的宿命,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你不必自责。”璐璐并不讨厌茉莉安入手的感觉,转身拉起羽弥拘谨放在自个膝盖上的手,捏着袖口带起,“走吧,那就中断一下占卜,我请你吃冰淇淋。”

“什么啊,这种软弱的小鬼不如把灵魂早点给我…”阿撒兹勒的话说到一半,感受到璐璐飙过来的眼刀硬生生地止住,“嗯…其实呢,这个小鬼也…挺可爱的…”

“啊…麻烦……你了、…”感受不到璐璐和阿撒兹勒交流的羽弥点点头,顺从地跟着起身。

“不麻烦,你接受就好,说谢谢也行。”

“那就、谢谢你…”

“嗯,就这样,冰淇淋很好吃的哦。”

 

另一边的芙罗拉小姐带上室女耳坠也和一身很相配呢。

 

 

=TBC

 

 


评论(7)
热度(124)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