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你再装一个试试

-cp赛晏[赛斯x晏华]

-是 @易千秋___  @柏延——期末阵亡 点文,因为一样就当一起的了x

-永七背景下的ABO设定,双A,含私]

-这篇是清水日常x友情客串的阿岚是Omega

>>>

晏华透过荷鲁斯之眼看着开始嘈杂的本层楼员工觉得压力有点大,身为O的神器使发情带动整个范围的A躁动是他绝不希望看到的场面,而现在有可能要在他眼前重现。

 

抱歉抱歉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提前了……阿岚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脸颊浮现出一抹潮红,他双手合十不好意思地道个歉,身为神器使的缘故即便不打抑制剂也能保持理智,但身为O在发情期散发出味道是免不了的了。

 

他今天本是来交接海湾侧城任务的,只是还没商谈几分钟晏华就觉得空气中弥漫了异香。最先察觉的当然是晏华。他是A,对O发情期气息熟悉感来源于天性的直觉。不过非常不幸的是他备用的抑制剂前几天被指挥使摸走带给穆娅用了。

晏华皱眉在通讯录里翻找挑个不会受影响的人送抑制剂过来,滑动半天还是选中了某个备注小叮当的家伙敲过去一句话,带上O抑制剂过来。同样不受影响的李若胤和幽桐正巧出去任务,其余的神器使不是休假就是第二性别不合适,结果还是某位指不定偷闲的神官这会儿有空。随后他关闭通讯器避免接下来看到的废话,也只有这种时候觉得身为Beta挺不错的,既不会像O一样因为发情期身体虚弱也不会需要像A一样面对诱惑…空气中彼岸花香开始沉浮,饶是神之头脑的晏华也头疼地扶额,他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而这恰恰干扰他的正常工作效率。

 

晏华阖眼强制自己视线落在报告之上迅速浏览内容,起码要在抑制剂送到之前解决。

 

 

鼻尖渗出细汗的煎熬时光在敲门声响两下后算是告了一段落,不等晏华开口请进就被推开,赛斯念叨着我还以为华仔突然变性成O了呢要用抑制剂也不回我一句不过这个气息有点熟悉啊该不是那个老穿女装的小鬼吧——赛斯的叽叽喳喳没人理他也自嗨的可以,直到他一抬头先是微笑着的阿岚手中的太刀寒芒一闪再是晏华单手托腮笔尖停在纸上投来的的赤裸裸扣奖金眼神。

 

……,对不起我错了。

 

赛斯挠挠头消停下来,走到阿岚旁边取出箱子里的抑制剂,半蹲下腰将指尖搭上阿岚的手腕,推动针筒将近似透明的液体注进。赛斯收了打哈哈的神态,作为教廷中向来负责这块的人知晓其中严谨性,这类正事从不打马虎眼。在确认了阿岚这次也对抑制剂没有排斥反应后顺口向晏华报告一路上看见有被影响的人也分派新研制药片。

 

呼…晏华正就着水咽下了小小的圆形药片,将手里的资料码整齐递给阿岚,好了,这几天也不要接任务了,侧城那边暂且交给那边的米菈她们也可以。哎哎好的呀——阿岚用拇指揉揉自己压了酒精棉的位置,挑起自己耳边一缕发丝,纵使散发的气息已经弱了些许但在信息素的影响下还是散发着独属于O的魅力。晏华轻咳一声别开头,记得走通道。阿岚挑眉咯咯笑几声,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无辜地一耸肩接过资料放进袖子的暗袋几步跳到门口。

 

那我就回去啦——今天的事请多多见谅!阿岚挥挥另一只手带上门自觉换了条路下楼,留下眼神微妙看着晏华的某神官。

 

华仔——,赛斯拖着尾音自持关系亲昵叫着简称,挪到了阿岚坐过的位子上背靠,单手托腮眨眨眼看着晏华单片眼镜下一丝绯色,哦吼,居然对小.孩.子动心啊这可不得了——咳咳咳,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不知道。在晏华凌厉眼刀子下强行改口的神官连连咳嗽几声,哎哎不过要不是华仔,换个人我还真的会担心阿岚呢!

 

其他神器使也不会做出什么事的。晏华瞪了赛斯一眼,室内弥漫的信息素在源头离开后味道总算开始真正消退,松了口气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顺手捞过了赛斯带来的箱子把里面多余的抑制剂和药片存放起来。啊,记得给我报销数量啊,赛斯掰着手指给晏华点着一路上遇到了几个A几个O,表示甚至看到了腻歪的小情侣差点当了电灯泡吃到白眼多心酸的种种。

 

这是意外情况,…不过我的确疏忽了。晏华揉揉自己眉心感叹一句还好今天的是阿岚,发情期的气味也带着迷幻镇定作用没有第一时间扩散开来,换成其他人就指不定要让整个中央庭瘫痪个三四个小时…下次把时间再错开一些吧,晏华用笔敲敲桌子看向赛斯,这方面由赛斯接触的比较多算是能信任一下,你再去收集一下时间规律。

 

诶诶~晏华就那么放心让O和我接触吗?赛斯有些伤心的叹口气,华仔自己都会把持不住,怎么这方面这么放心我啊。

啊?对小孩子下手你该对着自己脑子来一杖子了吧,稍微安下心的晏华说话也不是那么中规中矩,又不是本能什么的不要为自己内心龌龊的想法找借口。

……!?喂、喂喂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对发情期的O有感觉难道不是每个A的基本反应吗、这是天性,是神赋予人最基本的行动力。赛斯夸张的双手比划,胡诌扯了一句,身为神官在这方面他不得不比常人更了解第二性别的区分。

 

只不过,重点似乎不是这里。

 

-你是A吗?

-难道我不是吗?

-你以前在装B?

-我不是我没有???

 

赛斯把手垫在脑后还没休息下就愣了,对上晏华怀疑的视线突然觉得自己在被欺负。等等、等等难不成华仔你一直觉得我是B吗我这么英勇潇洒聪明能干哪一点不像A了!?晏华冷静下来战略性无视赛斯的自吹自擂,确认了自己手中的抑制剂的确是由赛斯带过来的,你没有反应吗?

 

-什么反应?

-……对阿岚?

-…………天哪没想到华仔你是这种人!!!虽然阿岚可能死了几百年了但他也就是个小孩子你居然还想…

 

谣言止于智者废话止于武力,虽然晏华是能省事绝不动武派但是面对赛斯这种家伙还是用自己的狙指着他的额头来的快——其实也是他这会儿的心理反应。

 

赛斯又委屈又气就差一哭二闹三上吊来个一套表达自己的愤懑内心了,当然他是做不成这个样子的。于是他对神发誓自己在登记还是言语里从未篡改过自己的第二性别——即便第二性别常言是保密的并不能随意说出——那就让自己加个前提是对晏华吧。赛斯突然泄气,这是不是代表自己几年的搭档居然这么不关心自己——

 

…你是A为什么对O发情期没有感觉?还是说……晏华还是把有可能会伤到第一性别是男性的赛斯自尊的猜测咽了下去,虽然眼神难免流露出那么几丝意味。

这个啊、天生的?所以我才从教廷开始都负责这块啊?赛斯瞧着自己泫然欲泣的样子没有效果还是悻悻作罢收起,摆摆手对着晏华清嗓开口,不然为什么当初见面的时候不合啊,因为A之间有些排斥嘛。

 

不,那真的只是我看不惯你而已。晏华冷漠地揭穿事实。

………我也会伤心的哦。

 

赛斯揉乱了自己一头棕发几步走到晏华的面前,由于坐在椅子上晏华只能抬头看着赛斯的动作,心里想着反正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时候赛斯开了口——华仔你在想什么呢?前一秒还在嘻嘻哈哈的人突然间就正经起来,晏华抬眼就看见了赛斯海蓝的双眸,细长的眼尾略微下垂蕴藏一抹戏谑,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嗅到了另一种气息——彼岸花的香味被取而代之,是一种稍稍凝神就会令人沉溺的酒香。

 

晏华第一反应是自己的藏酒哪瓶又被不良神官偷了出来,闷哼了声让赛斯得寸进尺抵住鼻尖,不对,不是自己的酒…。在对方控制之下愈发浓郁的味道终于让晏华反应过来,这是赛斯信息素的味道。……,晏华和赛晏面对面距离为零,被抢占先机的浓郁气息压制下晏华内心堪堪回想了一番,赛斯平时与A和O都勾肩搭背从不在意,也几乎未见过他发情期模样——他真的不是B吗?

 

喂喂、华~仔、我都这样了你还在怀疑我…我会真的伤心的哦。赛斯蹙眉露出了探讨奖金时讨价还价的狡黠表情。他覆上晏华拿住笔的手,另一只手的指尖轻巧点在晏华的肩膀上,抬头亲在晏华鼻尖上后稍微拉开点距离眼睛眯成一线,还是晏华…非要亲眼看看呢。

 

哦?晏华收起或者说着抹去了往前赛斯的一些标签,正视赛斯此时此刻的眼神——显露出A强烈占有欲的眼神,宛若无数暗流将他包裹其中循循诱导描绘海洋旖旎,张扬着试图将他沉入所谓光怪陆离的海底。窒息感几近模糊了晏华的判断力,想来这种感觉有点似曾相识——赛斯早已泄露过几分,倒是自己未往这方面想象。

 

呵…晏华笑出声偏过头从铺天盖地的赛斯气息中喘了口气,处于劣势他的A本能自然不会轻易作罢。他反手扣住赛斯的手压在桌面上,变为右腿交叠在左腿上坐姿惬意,膝盖恰好顶撞在对方下体若有若无的隔着一层布料磨蹭几下。怎么了,晏华眯起眼睛捕捉赛斯眼里稍纵即逝的欲望,看起来对O没有兴趣的家伙,对A会有兴.趣吗。晏华咬字重音的分布将一句轻飘的话勾勒明显,他凑近几分错开脸颊牙齿咬住赛斯的眼镜甩到地面上,自个左眼处凝聚的镜框不知不觉中消退。

带着黑手套的手正沿晏华脖颈挑开领口,心领神会地开始描摹锁骨线条,晏华声线一颤还是勾起自信笑容说出导火索般的一句话:

我说这位神官…你可知罪中之乐?

 

=Fin

我说清水就清水[.

大概就知道赛斯是A就更放心怼他了的晏华[。

中心思想就是装B的赛斯[不]赛斯的信息素味道是酒味[.]控制自如所以没多少人在意

晏华我还没想好,觉得赛斯是B就是因为赛斯对O/A发情期看起来都无感

ABO设定写清水怪不好意思的下一篇再试试车好了其实是我怂[…]

评论(10)
热度(129)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