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胤谷]就当无事发生过

-cp胤谷[李若胤x钟函谷]

-小律师→→(←)钟老板告白成功在交往的前提

-get不到正确交往方法的小律师今天也很犯愁,逗自家小忠犬的钟老板今天也很开心

 

>>>

李若胤和钟函谷在一起了。

 

钟函谷是居住东方古街最久的人,除了雯梓之外算作东方古街的精神领袖是毋庸置疑的。这条街上对他关心有加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他发生点变化放在这条街上简直是每个人心照不宣的事。更何况明晃晃李若胤那么大个人,三天两头处理完事务所的事就往东方古街那家万藏亭跑,别说那些住民了,就连钟函谷召唤出来的瓶子都熟悉李若胤的气息。从一开始百般阻扰李若胤的步伐到现在蹭他的腿甚至是推着他到庭院中躺在摇椅上晒太阳享受下午时光的钟函谷面前。

 

这种时候身为万藏亭的主人,瓶子怪的驱使者的钟函谷会稍微仰起头,把李若胤送的墨镜抬高卡在额头,黑曜石雕琢的眼睛尽染藏红花的色泽,含笑看向李若胤,说上一句你回来啦。李若胤点点头,把特地买的中式小食递给他,小只的瓶子怪就会看时机变大推着小桌子过来,让李若胤除开包装袋整齐的摆出半桌子。

 

有时候是鲜花饼有时候是虾饺,就连大张荷叶包裹着的叫花鸡李若胤也给钟函谷带来过。钟函谷来者不拒,笑眯眯招呼着李若胤一起坐下,在院子里毫不客气地吃上。钟函谷若是自己想吃搞来的渠道多的是,但他就享受着李若胤每天带来的方式,某一天开始至今却是成了惯例。李若胤对自己挑的倒是很放心,也没有多尝抢吃的习惯,不如说自从看过了钟函谷不小心吃了西餐后肚子疼的模样,对这方面下意识多上了几层的心思。

 

吃完李若胤带来的东西后钟函谷多半会擦擦嘴半倾在躺椅上懒洋洋伸展个腰小憩,要么有一搭没一搭开始聊天,要么瞅着打算收拾桌面的李若胤打个哈欠站起。站直了的钟函谷比李若胤高小半个头,尝完东西后的嘴唇还带着或甜或咸的滋味,他就凑过去手臂搭在李若胤的肩膀,俯下身亲在对方脸上。

 

位置并不是每次都一样。

 

送鲜花饼的时候是鼻翼,李若胤一呼吸就能嗅到钟函谷口齿间残余的玫瑰馅料淡香;一笼半晶莹剔透的虾饺进了钟函谷胃里的那次亲的是脸颊,沾了些许醋的唇瓣还显得水润滑溜;至于压住了嘴角的时候,钟函谷故意啾了一口,舌尖轻巧描述李若胤的唇线,惊得李若胤都没分辨出滋味。

 

回想起来只记得对方顺势把他摁到躺椅上,自个儿仗着身体轻斜坐在一边扶手上,扬起的嘴角似乎永远噙着一抹笑意。午后时光正好,钟函谷长发落在自己敞开的衣领里的锁骨上,肌肉起伏的线条看得李若胤不争气红了耳尖。也不知钟函谷怎么想得,往往到这样后笑几声没有继续“做什么”了。

 

李若胤和钟函谷是交往中。

 

……不过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吧。李若胤能清楚的是自己绝没有在纠结和钟函谷确认关系——察觉自己对钟函谷感情的异样,再到自己思考后的告白,随之钟函谷应声后也从不吝啬于表现他们关系的亲密,或者说水到渠成的暧昧氛围让李若胤有些不好意思。

 

李若胤的人生在黑门事件前大体算作顺风顺水,高中大学期一门心思在学业上,被女生追求过也被朋友开过玩笑谈个恋爱,可他总没多大的兴致。怎么想得到到了东方古街没几次就和某钟姓老板结了缘。果然仅仅知道基础的不适合自己和钟函谷吗…李若胤焉得慢了走路的步伐,又想着答应了也开始交往了…然后…李若胤陷入思索,似乎一切都是那么恰如其分的在进行,即便没有计划也在一点点向前推移。

 

如此看来过于别扭的反而是自己,李若胤察觉到这个现实后不免苦恼地蹙眉。一时间确定不下来该做什么的茫然感让小律师精致的脸也泛了皱,在舌尖躺着的软糯甜栗都无法阻止一声轻叹,而余下的被咬了一半的栗子举在唇前迟迟未进口。

 

栗子甜吗?李若胤走神间听到有人这么问,稍微回味了一下嘴里的滋味李若胤点点头嗯了一声,反应过来定睛一看是钟函谷的侧脸。

 

黑发略带一丝赤红的发丝在眼前晃悠,被只缠着两圈珠子涂有黑指甲油的手松松撩起在耳际,缺少血色的脸颊有几分病态但不至于显得没有生气。好看,熟悉。李若胤瞧着鼻尖前放大的侧脸,下一秒手中竹签上剩余的糖炒栗子进了对方的嘴,钟函谷鼻音嗯了声站直了身,漆黑的双瞳微微弯起做笑容,是挺甜的。

 

李若胤从服装店橱窗的倒映看见钟函谷和自己身影交叠,像极了在拥吻。而且方才扑倒自己鼻前的气息也是无可取代的事实,李若胤有些局促地低下头,短发让他无法被盖住的耳尖颜色变化在另一人眼中极为明显。

 

……嗯,这家店的栗子很好吃的。

两个人现在的坐标是中央城区某条商业街,他们刚从一家服装店出来,万年不变打扮的钟函谷换了套行头。准确说来这是除去在东方古街,第一次出来的“约会”。出门到了城区,才意识到钟函谷的样貌和装束在人流算大的中央城区回头率也过高了一点,让向来没有危机意识的小律师都下意识靠着钟函谷走在街道内侧。看得钟函谷忍俊不禁,随手指了一家店让李若胤挑件合他身、正常的。

 

挑衣服的是李若胤,进去穿的是钟函谷。

 

李若胤等的时候出去买了两包糖炒栗子,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指甲卡着缝剥开,壳放着一堆肉都挑到一袋子,特地研究过技巧的李若胤动作利落又快,一袋子剥好的时候钟函谷也从换衣间里出来了。红黑的休闲款连帽衫,长袖和自个的马甲恰恰相反,收腰的小设计显出钟函谷腰身线条的魅力。钟函谷在李若胤的视线下坦然得很,念叨着不太习惯时视线瞥见李若胤手上的动作,又转身对服务员说把他换下衣服寄回东方古街。

 

蓝白和红黑配起来是挺好的,李若胤刷卡付钱的时候漏听了钟函谷的一句话。

 

接着两个人就出了门,钟函谷接过李若胤递过来的栗子也不客气,一口一个吃起来直到看着李若胤盯橱窗停了脚步。约会中走神可是不礼貌的,钟函谷嚼嚼从李若胤嘴前抢下的栗子咽下,他自己袋子里剥开的栗子吃得七七八八了,就继续挑起李若胤袋子的丢到自己嘴里,在对栗子颇有赞赏的时候夹杂几句碎碎念。抱、抱歉!李若胤自知理亏,说好我今天带你逛中央城区的…

 

不急不急,慢慢来,钟函谷对具体的“计划”不在意,眯起眼眸看着李若胤低头的动作若有所思。他只是看着李若胤就难免想到这人前几天一副上庭开辩的气势和他商量今天的“约会”。彼时的他还站在红木柜前,从上往下第二行里取下新到的一双天青色瓷器,轻若无物的丝绸仔仔细细擦拭器身。李若胤轻咳几声就站在他身前,两人距离的关系有些身高差也不需要太过仰头。钟函谷看着眼里倒影是自己的那对漂亮的淡琥珀眸子,心想哪有这种提出约会的方式啊。

 

钟函谷比李若胤多活了几百个年头,结果听着听着还是手一抖差点把瓷器摔落在地,幸好他反应快——在李若胤抛出选择足以让自己委婉拒绝他之前开口,钟函谷调整本就轻微变化的呼吸——在瓷器摔落前抢救回手里。钟函谷带上掩饰意味的几分心不在焉,偏过头笑眯眯看着李若胤,好啊。

 

就像一个月前他答应李若胤的告白那样。

 

栗子已经吃完了,钟函谷在这方面总是表现出意料不到的孩子气,最后一个栗子的二分之一还是进了李若胤的嘴。李若胤和钟函谷肩并肩走到城区的公园附近,假日的关系人来往还是比较多,落在钟函谷身上的目光似乎也没有减少。钟函谷无奈地摇摇头压低声音说想去人少的地方。哦,好的。李若胤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就迈开步子走,还在盘算着是去湖泊边还是树林后——走了一二三步后发现身边少了一个。

 

他回过头的时候钟函谷站在原地,一只手插在兜里,他发丝仍旧有从脖子一边垂落,总惹得李若胤视线一顿。钟函谷似笑非笑地向李若胤伸出一只手,张嘴没有发出声,视线在李若胤缠有绷带与十字架的手上稍作停留。一般而言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只可惜李若胤这方面实在有点不开窍。

 

怎么了吗?小律师不解。

……。钟老板晃了晃手。

手…怎么了嘛?小律师不解二连。

…唉。钟老板叹气。

 

最后还是钟函谷败下阵来,等不到对方不解三连,抿嘴忍住了笑上前一步自然地牵上李若胤的手。随后抓着人手腕举在双方视线交汇的地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交叉扣在指缝,完全紧扣后几分得意地摇了摇,唇角上扬收起到腰间,应该这样一起走吧。

 

…哦、哦哦……

李若胤被钟函谷带得踉跄一步,点点头没有异议的接受了这个发展。可他又想了想,看着钟函谷先他一步而能看到的侧脸,大约是脑子一热,站定了扯回钟函谷的步子。手牵回到自己眼前阖眼虔诚落下一吻,亲在对方指节上随后又落在干净素色的手背上。

 

嗯…嗯、那,走吧!

…噗。

 

不得不说,自打出门开始就老神在在的钟函谷也楞到了。他自己体温向来偏凉,握上手的时候就对温暖稍微吃了一惊,此刻直接相触的吻在手背上,又显得格外的炙热,似乎能灼到血液。钟函谷突然意识到,他家小律师这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李若胤和钟函谷交往一个月了。

 

=Fin

钟老板也喜欢小律师的!就是喜欢逗他x

小律师虽然经常摸不到钟老板的套路但对于自己喜欢对方和被对方喜欢有信心的←


评论(9)
热度(7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