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女指挥使x穆娅]苹果味约会

-cp指挥使[♀]x穆娅

-↑基础上夹带赛晏[赛斯x晏华]/胤谷[李若胤x钟函谷]
-指挥使是私!设!!满足自我的爽文,顺便写写刚吃的胤谷,总之当做我穆比较好[咳

>>>
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独属于自己的世界。

 

即便没有太阳也自然存在着柔和光线,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蔚蓝草坪和浅金天空,偶尔还有奶白的云絮飘过。圆滚滚的青苹果从泉眼里咕噜咕噜地冒出来,漫上石头砌成的一圈滚落到木桌子底下,焦糖色的蘑菇斜斜地依靠着秋千架子,在边缘一点一点滴落粘稠糖浆。穆娅提起裙裾从金苹果上走下来,漫步在这个世界中微笑着和自己的朋友打招呼,惯例地道安。

哈呼——穆娅知道自己在妄想世界才最为放松,也无法排斥这份静谧温馨感。她弯腰捡起一枚绿透金的苹果,捏着底部稍微太高对光更显得甜美——苹果在手中悉索一声碎成八瓣落地,化为丝丝缕缕液体渗入地下。

 

成为维持这个世界的养料之一。

金苹果靠近穆娅蹭了蹭她,穆娅偏过头对上金苹果竖起的瞳线恍然察觉时间的流逝。今天…指挥使是不是约自己过去了呢?随着心境变化有越来越多的苹果涌出来,只不过以往逐渐偏金而今天越发青绿。穆娅疑惑地抚摸着金苹果,金苹果抖抖篮身让她坐回原处。

指挥使的话…还是见一下吧!…嗯?

>
如果这是做梦的话也未免太糟糕了。

…而且自己还醒不了,赛斯拄着羽蛇权杖站在晏华的办公桌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又是一声脆生生的“麻麻”吓得他差点前扑倒地——这可不行,不论是辫子被扯着还是把揪着辫子的那个小家伙带到地上被扣掉终生奖金都不是赛斯乐于得到的结果。

“我说…指挥使…?”赛斯讪笑后退几步手摸到了桌子的边沿试图护住自己的辫子,勉强转过头看见一个小孩子兴致勃勃玩着自个辫子,抬起头水汪汪的一对眼睛盯着他——“唔呣…麻麻?”“……”拜托了你说点其他的成么我可求你了小祖宗。

赛斯今天本不该出现在中央庭,只是他为了躲避教廷新派来的神官催促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强行出门,想着上次又被扣奖金说不定找指挥使会有办法拿回一点什么的——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果然,贪心是不好的。赛斯略带绝望地打住了这个称呼问题,伸出手扶了把摇摇晃晃跪坐在桌面上的小不点。

“看起来只是单纯的变小了吧。”晏华已经观察了半晌自家指挥使变小后的行径,虽然故意咿呀口齿不清,单从眼神和动作来看内心还是原来的年龄,“赛斯的头发指不定几天没洗了,还是放开的好。”“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诶!?华仔我可是每天都洗澡洗头的好男人……诶、痛痛!”小指挥使及时制止了某不良神官的自吹行为,随后松开了手直起上半身向晏华讨要抱抱,一双手几乎被宽大的袖子盖住,只能勉强分辨出的意味,“抱…抱抱!”

 

-……,晏华向赛斯使了个眼色。
-…指挥使要你抱诶???赛斯心疼地收回发丝撩回背后,嘀咕不满。
-没看到我手里都是抢救下来的资料么,晏华顺手抱起来一叠资料。
-资料重要还是指挥使重要!
-奖金比较不重要。
-……。

“唉唉。”小指挥使看着晏华和赛斯眼神交流暗自摇摇头表示算了算了不掺和了,撇撇嘴看了眼赛斯被晏华半威胁下过于委屈的表情笑出声,站起来用力过大差点摔下桌子。赛斯正巧站在桌子的对角一时间没腾出手,晏华则是先抬头看了眼没有出手的意味——并没有摔倒的声音,赛斯趴过去看到小指挥使被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瓶子怪接的稳稳的,小手抓住瓶子的边沿,咂咂嘴,被瓶子怪带着哒哒哒在办公室跑起圈。

或许小孩子就喜欢这么玩吧…赛斯松了口气却是理解不了为什么要咯咯咯笑得那么嗨!我的辫子不好玩吗!

“……发生了什么吗?”瓶子怪出现就代表着另一个的存在,但赛斯听到的声音却略显清脆正气,他脱力状倒向沙发,看到李若胤抱着一叠资料(这副严谨的模样倒和在某人身上经常看见),和钟函谷一前一后走进门,“晏华先生,我把资料整理好了。”

“好的,麻烦放到那张桌子上靠里就好。”晏华放下用来逃避抱抱的一叠资料,顺手捡起脱落在桌面上的发圈,视线掠过李若胤和钟函谷后落在开始绕自己转圈的小指挥使身上,小指挥使仰起头一副乖巧模样。不过瓶子怪由谁影响控制他还是知道的…。“发生了一点小问题。”晏华在小指挥使绕着自己第十二圈后还是弯腰抱起她,把散落的发丝用发绳利落地扎成一个小辫,“半个小时前还是正常的…大小?”

“趴趴——”小指挥使并没有抗拒的晏华的搂抱,小手拍拍晏华肩膀努努嘴叫了出来。
沉默的是晏华,茫然的是李若胤,非常不厚道地笑出声的是钟函谷,若有所思的是赛斯。

气氛一时间就僵持了下来,指挥使东张西望没什么好玩的从晏华的臂弯里跳到桌子上,小靴子踩过零碎的笔和鼠标哒哒哒从里面走到了外面——然后又是一脚踏空,看得李若胤紧张得攥拳就差挥出杜兰达尔一个冲锋过去接住,却被老神在在的钟函谷一把拉住肩膀摁回原地。

“欸——嘿!”小指挥使表示学着麻麻皮这一下非常开心了[?],落在金苹果篮子上伸个懒腰,顺势赖在穆娅膝盖间,两只小手抱上女生纤细的腰身,“穆、穆娅!——”“啊…是、指挥使吗…?……”穆娅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胸前的小家伙,金苹果也随主人心情向后退几步,“呜呜…这是……穆娅在做梦吗……”“很可惜,并不是呢。”钟函谷拍拍小律师肩头让他安心,一耸肩算是在回答穆娅的自言自语,“看起来是有了新欢忘了双亲呢——”

“…我去问问安托涅瓦和安。”能力与时间有关还在中央庭的也就只有她们了,晏华无视了钟函谷的戏谑神情,起身与李若胤擦肩而过的时候稍微定住了一句麻烦照顾指挥使就走出门。在原地沉思的赛斯一抬头跟着反应过来,小心翼翼护着辫子从被金苹果挡着的门口跑出去,当然还不忘顺手捏了一把小指挥使的脸呲牙作为被扯头发的报酬。

指挥使哼了一声扑在穆娅的身上,从她一侧稍微拨开一点头发冲着赛斯的背影略略几声指尖压在自己眼睑下方,细声细气地开口,“扣-奖-金!”

急匆匆跟到楼梯口的赛斯一个踉跄,背影虚晃一下就看不见影,随后传来砰砰坠物声和一嗓子惨叫。

小指挥使点点头对反应比较满意了,从少女头发里缩回来依旧在穆娅的怀里不肯走,手抓袖子一角,“穆娅——我们出去玩吧!”“去…哪里玩?”穆娅回过神的模样还是微阖眼,浅灰的双眼空灵,语气轻飘飘永远没有着重点。现在变小了的指挥使很轻,坐在她膝盖间也没有多少重量,倒不如说一双没有恶意而单纯温暖的手贴着她有种异样的舒适感,“要去穆娅的…梦里吗……”

 

“反正今天晏华桑不会给我派任务啦——去哪里都可以!快点走吧诶嘿> ‸<”小指挥使扒拉着穆娅的袖口悄咪咪看了李若胤一眼,“这个那个!…等等晏华回来的事拜托小律师你啦!”“……欸?”李若胤还在犹豫着放小家伙出去没问题的时候,钟函谷一扬手眯起眼又替小律师做了决定,语气笃定地保证,“不会和他说的,去吧去吧。”

 

啊…不管怎么看钟函谷的眼神里都有催促的意味——像极了狡黠的狐狸——不过今天心情好就不计较了!在小律师还想着怎么和晏华解释的时候,小指挥使搂紧了穆娅的一只胳膊靠在她怀里,穆娅迷迷糊糊也就顺着意思让金苹果载着人从特制的楼梯口走出——从半空跃下的金苹果在穆娅“希望”下改变了重量的设定,轻巧落在草坪上后纤细的树根划动向着她不曾说出口的方向移动。

 

>>

“……啊,指挥使和穆娅离开了。”李若胤站到窗边还能看到金苹果的影子,叹口气还没有追过去的冲动。穆娅也是神器使,还是辅助系的,起码中央庭附近是没有能够伤害到她们的存在,“但是晏华先生回来的话…”“我们没必要等在这里啊?”钟函谷翻看了晏华还留在桌面上的几份文件,基本都是往后重建规划的内容,和东方古街暂且无关也就懒得费了心思,“你只是来送文件的吧?”

 

“别想了,不是答应和我一起去看古街新店开张吗。”

“诶,我说过了吗?下午我应该回事务所…”

“你昨天亲口答应的啊,在喝了我的酒之后?”钟函谷简单干脆地无视了小律师迷惑的神情,“小指挥使的事中央庭的神器使会解决的啦——我说,这几天正赶上节日古街人流量也大,万一发生踩踏事件也不好了是吧?其实是为了维护治安,我们看戏…监督一下。”

“啊…那也好,我先和晏华先生说一下…。”李若胤听钟函谷说话的时候总喜欢盯着对方的眼睛,过于认真的表情让钟函谷不着调的话下意识有了几分可信度。虽然还是觉得有几分微妙,但李若胤也没有争辩的习惯,把资料码整齐后碰了碰钟函谷的手臂,“那就走吧。”

“好——”

 

>

“我一定超乖的!你放心!”小指挥使装模作样的拍拍尚未发育的胸脯盯着逐渐变化色彩的环境,穆娅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一只手捻着裙子一角眨眨眼,“就…可能有些不太一样……”在小指挥借着变小的外表愈发孩子气的理直气壮强烈要求下各种死皮赖脸蹭着穆娅带她逛,不过和正常女孩子一样去逛街购物总不太适合不愿意离开金苹果的自己,只是单纯的沿公园树林走似乎也有几分单调,耐不住小指挥使磨蹭着撒娇,穆娅稍微鼓足了勇气建议到“自己的世界”去。

 

“呜呜…穆娅不确定……会不会喜欢……”

“没关系没关系,和穆娅在一起就完全没关系!——”

小只的指挥使打定主意赖着穆娅了,“啊……没事没事、因为是穆娅哦。”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也没有多少正经,小指挥使绕着自己的发辫揪揪组织不好措词,才发现恍神间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是个小型人工湖的位置变成了一汪浅绿色近似透明的汁液,在不知道从哪来的光线作用下闪烁着星屑般的晶莹光彩。

 

“……哇哦。”小指挥使一只手搭在穆娅放在篮子边的手背上,“好棒哦…这里是?”“嗯…这里是……”穆娅偏过头看着小指挥使毫不掩饰的兴奋表情心情稍微缓和了一点,轻声地开口介绍属于她的妄想世界——从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萌芽的世界,在外界的施压下自己越发依赖的世界,一切压力与崩溃都在一颗弱小但又坚定的心酿制下发酵为新生世界的基础。

 

小指挥使趁着穆娅不注意又往她身边靠了靠,就像她的神器就是金苹果一样穆娅身上也散发着浅淡的果香,令人安心。虽说有点迷糊…但是之前自己发烧睡着的时候确实地闻到了这股味道——不如说,醒过来床头摆放成小塔的淡绿色苹果让自己非常惊讶吧。

 

“唔、穆娅——”小指挥使看着穆娅抬手从树上摘下一枚粉红色的果子,半只手掌大小的惹人喜爱的圆果子稳稳落在掌心,“想要!”“嗯?…不介意有点奇怪的话……可、可以哦…”穆娅已经神态自若多了,微笑着转过身将掌心摊开在小指挥使面前。“谢谢穆娅哦——”小指挥使接住了果子双手捧在怀里,凑过去在少女脸颊上啾的亲了一下,“谢礼!”“……///!!???”

 

没敢对上视线,小指挥使迅速低头啃了一口果子,虽说没有实质的咬合感与汁液,但是甜味仍旧从舌尖扩散到口腔。

呜哇、甜得脸颊都粉红了喂。

 

=Fin

灵感大概是穆娅的梦

她真的是个好孩子啊自己默默地承受痛苦不发泄和施加在别人身上、从而选择独自沉溺妄想世界……

呜、差了两点行动力上周目没成功,最后cg故事没看到指挥使也含大量妄想吧www

等我攻略成功再继续写x

评论(7)
热度(82)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