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舍酒而取猫也

-cp赛晏[赛斯x晏华]
-*晏华兽化[猫耳]状态注意,恶趣味产物,当作赛斯喵滴姊妹篇<
-题目是病友友情提供的她真聪明[…]是车,避雷注意,走链接
-……非常啰嗦还可能并不好吃的车,标准前戏五千正文五百系列呜呜呜…

>>>

被晏华冷漠地来了几下过肩摔后赛斯还是老老实实一起捡资料并且分门别类整理到半夜,结果在睡前被勒令去睡沙发。……嘛,窝回沙发裹着毯子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是偷偷摸摸溜回了晏华的卧室,虽说门只是虚掩着没锁,但一不小心踹到椅子弄出响声晏华也没有起身的反应看来,对方大概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了。

 

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毕竟在客厅都挺暖和的。赛斯悄咪咪钻进晏华被子像往常一样伸手搂住人腰,晏华不着痕迹地挪了挪位置给赛斯留出来一块枕脑袋的地方。嘿嘿-赛斯心满意足蹭了蹭迷糊地睡过去,他当然知道自家晏华的脾气——嗯,抱着人睡觉感觉真好。

 

——只不过这次有点不太一样,不清楚是酒精的副作用还是闹腾的关系,赛斯在梦里隐隐觉得自己不能呼吸,或许自己领带系得太紧、但又无法腾出手。最后实在喘不过气赛斯强行清醒回来,用手一抹脖子摸到毛绒绒的存在。

 

房间光线昏暗,赛斯眯着眼睛也没弄清楚自己脖子上的究竟是什么,虽说不是令人反感的存在但是…赛斯抬手触摸床头的感应灯亮起昏黄的光线,低头视线瞥见一圈深蓝色的毛。不出意外的话是猫尾巴吧…自己可是有变过一次的经历,赛斯用指尖戳着——

 

“…啧、不睡觉做什么。”

“诶多,华仔…”

 

赛斯咽了口唾沫稍稍捏了一把手中的尾巴,察觉到枕边背对自己的人动了动,光线下头顶耳朵也抖抖擞。……,似曾相识的画面感。赛斯一松手尾巴就从他掌心滑走,在他眼前一晃后抽在他手臂上,并没有力只是被吓了一跳。“让你睡床还不安分…”晏华转过身的时候尾巴也跟着离开,蹭过赛斯光滑的脖子让他打个哆嗦,赛斯几分恍然地看着晏赛打个哈欠半阖眼,一只手撑脸盯赛斯,“要不然你还是回客厅吧。”

 

“…不、不是我的错???”赛斯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晏华深蓝眸间是枣核般瞳孔,是猫科动物夜视的情况,…糟糕,有点可爱……。赛斯和猫的相处比晏华久,日常撸猫吸猫的主子底子反应快许多,他留意到晏华头顶的耳朵尖轻微抖动和尾巴在身后摇摆都显得心情并没有说话内容听起来那么糟糕。

 

“我说…华仔你怎么也……”

“什么?你在说…。”

 

睡意朦胧的晏华还在对赛斯打断他睡眠有些不满,正打算说下去的时候却也察觉到不对劲。原本分工规划好的大脑指挥区域接受了陌生感觉的反馈,心念一动尾巴摆回眼前,轻轻搭在自己另手摊平在面前的掌心。毛绒绒的触感,看起来是灰蓝色的尾巴,晏华愣了下抬手碰自己头顶,指尖恰好戳到耳朵内壁敏感地缩了一下肩膀,和之前碰赛斯一样…,“猫?”

 

“嗯呢嗯呢!”更早一步意识到事态发展的赛斯面对面装作认真的样子点点头,在晏华没有反应之前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手指轻抚晏华的下巴,尚存自己余温的指尖动作轻柔地刮蹭人下巴几下。“……唔、”晏华不知怎的做了做了个反应,偏过头反蹭了几下赛斯覆在脸侧的手,忪醒着双眼轻轻地咕噜一声,连尾巴也主动蹭过来勾住赛斯的手臂。

 

“……。”

“……!!”

 

意识到自己失态时的晏华还保持着蹭赛斯掌心的动作,他沉默几秒瞥了眼赛斯,对方的表情已经是发现新天地般的兴奋,毫不夸张地说他一双眼睛里闪烁着小星星似的盯着自己。晏华彻底清醒了,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比起赛斯的迷之兴奋晏华只觉得自己在干瞪眼,在微弱光线下的神官面容线条…意外的顺眼。晏华这么想着,伸手勾住了赛斯睡觉时也懒得摘下的脖圈,指尖挤进缝隙里勾往自己方向。晏华垂下的一缕发丝挡住了赛斯视线,下一秒只觉得略微发干的嘴唇被覆上,对方舌尖滑进自己口腔转悠了圈——舌尖蜻蜓点水碰过牙龈与舌苔,在自己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又干脆利落退出。

 

“…啊,还在。”晏华松开手拨开自己眼前的一缕发,两片嘴唇带上了些许水光,他伸手查看头顶的猫耳和身后猫尾发现还在后眼神转了圈回到愣神的赛斯身上,“所以是时间限制刚刚到而已?”

“……”

“…赛斯?”

“……啊、”

“赛斯,你傻了吗?”

 

晏华对于赛斯过激反应的表情不屑一顾,鼻腔哼声却带了点愉悦,想借机尝试直接恢复是一个理由,突如其来逗弄一下对方缓解被吵醒的心情也是理由之一。赛斯回过神连连咳嗽几声,暗自庆幸这会儿光线暗应该看不清自己脸颊的变化情况,只不过他忘了对方也带了猫的特性——小夜灯的光线在没有第二次的触碰下逐渐变暗,赛斯隐隐绯红的脸颊在晏华竖起的线形瞳孔下暴露无遗。

 

“唔…”晏华睡意消了几分,只不过过于温暖的床铺意外地让他不想挪动位置。“华仔华仔,”晏华还是对这种事情的原因有几分好奇,细细回忆发生的事却被不断叫唤着昵称的赛斯打断,“华仔——”“做什么啊。”他嘴角抖抖眼神移开几分,估摸着自己和赛斯的情况也差不多,虽然才一小会儿控制尾巴和从耳朵听到更多的西索声音倒是没有问题,晏华盯着自己的尾巴尖继续开口,“要睡觉就继续睡。”

 

“啊、啊唔…华仔!”赛斯伸过手轻握住晏华的尾巴尖蹭着柔软的一块,笑意明显眨巴眼睛,“我可以睡你吗——”

“不可以。”晏华翻了个白眼条件干脆地拒绝了,“不过我不想睡了,你继续吧,我去把被.你弄乱的文件再看一下算了。”

——

“……华仔不要老是想着那堆纸片耶!?”

——

“……呼、咳。”嗓子有些许疼痛晏华才察觉这场欢愉过后带来的后遗症,晏华啧声发现自己看不到的肩头不说,低头锁骨到胸口都是星点的红印,虽说痛意并不明显但肯定不是一时半会消得下去。然而等他抬头想说什么的时候,反倒是赛斯肩头见血的一个牙印比较惹人注目。

 

“……”晏华还是不对这个问题发表意见了,力气精神被抽空的状态让他就着姿势后仰躺在叠高的枕头上,腰线弧度完成美好的一线。他听着静寂下来后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呼吸声,想到什么事后懒洋洋地抬手就如同一开始那样用食指勾住神官大人脖圈拉到自己眼前,在对方结痂的嘴唇上稍稍用力咬破,舌尖舔过血液引来对方倒吸一口气,“满意了?”

 

“…非常满意——”赛斯吐吐舌和晏华面对面,倒没计较嘴唇被咬破,轻声接话后嘬了一口人嘴唇还是将最后一个过于虔诚的吻落在他左眼下方。

 

“应该说,美味至极。”

 

=Fin

 

 

评论(13)
热度(14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