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神当给予独行之人一个吻

-cp赛晏[赛斯x晏华]
-含私设-成为神器使之前的相处妄想
-5k5左右,碎碎念放在最后,能看完的话十分感谢w

>>>
晏华把弹夹抖落到地上的时候数着这是他来到这幢大楼后的第三个,是在踏进这条街道后的第十一个,在进入这块区域后的第十九个。为了掩护新来神器使被怪物利爪抓过的右手臂在隐隐作疼,幸好被战术带挡了一下,现在还足够握住狙击枪的扳机。

然而总体情况不容乐观。

地面一沉隐隐有裂缝出现,大厅的三大扇玻璃门瞬间化为碎砾破裂炸开,混合着天花板噗倏地落下粉尘和远处时远时近的怪物嘶吼声,看得晏华倒是有一些心烦。成为神器使还未多久就连聪慧如晏华这般人都无法彻底掌握神器的力量,他咬咬牙用左手将右手手臂上剩余的一截战术带捆住袖子勉强抑制流血速度,晏华想了一圈,所以其他的新人有可能频频出现失误也该纳入估计范围才对。

荷鲁斯之眼带来的卓越视野让独自一人的晏华准确看见远在另一边的怪物群,其中细长畸形的紫红色晶状头角在眼中格外刺目。晏华深呼吸强迫大脑安静下来,他在思索着应该是给予致命一击起到吸引其余怪物再度向他涌来的作用还是放任四散开。

通讯工具在之前被损坏,无法得知其他神器使的消息而仅能从怪物此起彼伏嘈杂嘶吼中猜测判断。

还是——思考的时间绝对不会太多,晏华屏气凝神半伏下身枪前端搭在窗沿,闭起一只眼瞄准怪物群中央为首的一只咏歌,手中的狙击枪侧身闪烁几次,荷鲁斯之眼带来的效果让他能看到能量凝聚出的[广域狙击]范围力场。暗自掐到1.2秒,能量凝结窜出枪口贯穿咏歌大脑爆炸。黑压压一团的怪物群霎时向晏华所在的大厦涌来。啧…后坐力让右臂又是一阵发麻,已经有几只聚晶鸟迅速靠近——太糟糕了,荷鲁斯之眼会受影响效果下降,对于孤军奋战的晏华是雪上加霜。

血液在指尖蜿蜒滴落,已有几分凉意。晏华按照脑内早已制定的计划继续向楼顶攀登,同样是税务局的大楼,楼梯的布置方位和房间用途规律都该相差无几,正好方便了晏华。毕竟成为神器使之前他的工作也就是在类似的大楼里,坐在电脑桌前校对数据与目睹人生中最现实的状态——谁知道会因为突然间的黑门事件发生如此大的变革呢——被怪物袭击后试图反抗的自己,鲜血淋漓的左眼处浮现的荷鲁斯之眼与手中一柄第一次接触却产生熟悉感的狙击枪。

命运就是这般莫名其妙,晏华往后的人生连同这个世界开始变革。

坦白而言,晏华的路自打他意识到自己与常人不同时就已经成行,跟不上自己的节奏的自然也不需要在意。他习惯于独自一人处理任何事情,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生活上的,晏华明白他一个人可以处理所有的事——那便一个人。

这个世界一加一小于一的事情并不少。

倒不是晏华刻意隔阂他人,只是过度聪慧带来的看清现实让一般人浅浅接触后就开始退避三舍。试问谁能接受一个能把自己外现内在心思都看清的人在身边存在呢,就连老师乃至上司都不太习惯和晏华面对面的交流。所幸晏华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关系,他与人交流即是获取自己的需要。他对自己人际关系的现状置若罔闻,只是在做该做的事,他人的意见毫无关系。

…除了有些冥顽不灵的人。

晏华推开门从腰间的口袋取出几枚纽扣按在电箱附近,向着另外一处射出一枪击落栏杆附近的吊灯,试图让一楼涌进的怪物分散注意力拖延几秒。几乎大多数怪物都向吊灯摔落处一探究竟,除了更为愚蠢的只会横冲直撞。

虽说把怪物和人相提并论并不好,但是晏华需要其他的事情来分散自己注意力——晏华又是一枪击中歪打正着瞬移到最近的聚晶鸟,被怪物接近下荷鲁斯之眼威力低了几分,他不得不咬牙踢开一段距离再度用右手扣动扳机补上一枪。在刺骨的一刹那疼痛后右手指尖陷入了麻木状态,晏华抬起手腕凑到嘴前含住食指指尖,铁锈味在口腔扩散的同时稍微暖和了一下。呼、晏华松口气,还能用。

他这么想着,提起狙击枪继续向上走,快到天台了。晏华也就想起来那个差点和怪物相提并论的家伙名字,叫赛斯…吧。

学校里面出现的神职人员并不少见,毕竟是上流的学校在精神熏陶方面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同出现的衣冠楚楚的家伙里,唯有那个家伙全然没有自觉。晏华在看到赛斯的第一眼就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分明都是同样的神职人员服装,偏偏那个棕发的少年将其松垮披在肩头,过于瘦小的身材和宽大的衣服并不相称。看容貌怎么也不会比自己大到哪里去。

许久之后他才知道那并不是违和感,而是相似感。

就如同自己注意到他一样,对方在跟随人员布告时频频点头瞌睡的间隙——突然回过头,一双海蓝色的双眼泛着一层水光看向单独坐在树下的自己。没有和同一班的学生坐在一起也懒得参与维护秩序,放空脑海神游时自己被纳入了另一个人的视线范围。晏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心脏漏跳了一拍,对方也没有收回视线的打算,两个人以非常普通又奇妙的方式第一次面对面。

随后的——发生的——更让晏华有些怀疑自己的决断力,似乎自打一开始他就没完全成功的拒绝过那名叫做赛斯的神职少年。不论是对视半晌后发现对方其实又睡着了还更为过分的磕在地上,还是之后被当作挡箭牌强行一同面对长者,再或者是拉着自己一起听前来倾诉的市民。晏华到没有觉得烦躁只是——或许这就是没有拒绝的原因。

晏华凭借自己的能力查清楚另一个人的底细并不是难事,只是当他在电脑里破解信息资料防火墙、检索对方时发现得到的信息少得可怜,就如同自己。是真的空白,还是被隐藏呢,同样是少年的晏华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后仰在椅子上,他没有兴趣继续下去了。

只是见过几次而已…以后也不会再见到吧。自己也快从学校毕业了。晏华如是想到,叉掉页面重新调出自己正在研究的新程序,迟迟没有再度下手。他可以解决所有问的出口的问题,但是对还没有根据的疑惑无从下手。叮咚,手机收到一条讯息。

大概是老师询问进度吧——转手点开界面的时候却是陌生的名字,自称小叮当的家伙给他发了一张笑脸和一长串圣经的内容,最后是谢谢。……,自己的常用的手机号的确不是什么难打听到的事,不过这样突然打扰不怕会被拉黑么。

很自然的,晏华没有理会也没有回复。

那群人就走了,自己一整天没有收到再收到那个人的短信,或许是惯例的感谢吧。如果晏华没有在下个月又看到变成一个人拖着近似一个人高行李箱的神官少年又出现在他学校门口转角。啊、忘记手机号干脆自己再来问一遍这种理由…太糟糕了吧。对于过目不忘的自己简直是无法想像的情景。

名为赛斯的少年在红绿灯口倚着行李箱冲晏华挥挥手,直截了当地又问了一边他的手机号,随后莫名其妙地用严肃的口吻说道,向神祈祷吧。

晏华哑然失笑,与此同时眩晕感开始侵蚀大脑,他踉跄一下差点从楼梯上一咕噜摔下去。迫于无奈他停了脚步,狠狠咬了一口自己的左手臂,幸亏衣袖已经破烂不堪,不然隔着估计也没多大效果。应该差不多了,晏华跑得还算是正常速度仰头已经能看到天台的门了,他抽空重新装入幻力凝聚的弹夹瞄准门锁一下,门开的瞬间泄露的阳光有些晃眼。

晏华啧声偏头继续看着追上的怪物,却觉得这幕光影几分眼熟。门被摇摇欲坠的锁卡着,仅仅一丝缝很容易打开的状态,晏华想了想,的确要说像的话是自己开门的习惯。

毕业后意料之中进了税务局工作,晏华在那里办公的行事风格与学校里的并无二样,而他自己眼里围绕在身边的人也没有区别。硬要说的话,就是迫于社会现实卑躬屈膝的人愈发的多了,他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晏华分的明白虚伪与真实间的区别,可他的确也没有心情去研究。

人活下去要什么,智慧,金钱,还是交际…?晏华理所应当拥有前者,他也是被眷顾的存在。相对缺少所谓人缘也就有几分无关痛痒意味,偶尔听见窃窃私语批判没有人情味也是意料之中。但晏华终究是人类的身体,被寄予过多的重负时冷热交替频繁来不及处理衣着,实在不适时反倒是松了口气,痛快地请了病假回家休息。

晏华把工作一下子都卸了干净,甚至直接划了带薪休假打算安稳就安稳个够。计划里本该是彻底的休息才是——在床上度过了小半天的晏华在叮叮咚咚的门铃下不得不起床开门。晏华家里的窗帘拉得紧实,已经适应暗处的眼睛也不想开灯,他拉了一把睡衣的领口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的时候看到棕色的发丝。

……嗯?是睡的迷糊了,没有再仔细看就拧开了门,一条缝带着光肆无忌惮落在自己脸上,让他厌恶地皱起眉。诶、诶嘿♪入耳的声音是真的熟悉了。晏华蹙眉打算又合上门的手一僵,看见几根手指扒拉住门框,连带着脸也凑到晏华眼前,华仔——早上好啊!

……,晏华沉默着任由对方把门一点点推开阳光倾洒半边身子,低下的视线瞧见一双鞋子和半身高的行李箱。行李箱矮了吗?还是…对方也长高了。他当然记得眼前的是谁,当初还是少年的时候也是随身带着这只行李箱,没料到了过了几年还是这只,只不过一对比又不显得那么大了。

晏华脸色是病态的泛红,鼻尖翕动嗓子干疼不怎么想说话,不过还是说了一个字,好。

其实前几天就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看到街角公园里有开始搭起讲台的神职人员了,只不过没想到他又跟着回到了这里。…并不是没想到。

生病带来自然反应让晏华不想在暴露在阳光下,常年不生病也没有服用过药一时间抵抗力还没有反应过来。比起赛斯站在门口就开始叽叽喳喳,晏华兴致缺缺,放任人进门口后茶水也不准备,踩着拖鞋准备回床。晏华没对自己住的房子有什么变动,或说者和三年前六年前都一模一样,赛斯记得住话也不是什么问题。

晏华记得自己是敷衍几声就走回卧室,然后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臂。

他愣下迟钝回过头后看见的是弯眸笑起来的赛斯,他笑眯眯看着自己随后另一只手贴上了额头。凉凉的,很舒服,这是晏华第一反应。赛斯的手背凉丝丝的,晏华虽然迷迷糊糊但还是听到了他刚从公园回来。…稍微贪恋了一下,晏华半阖着眼反手搭上了赛斯曲起的胳膊,沉默了半晌开口,我好像发烧了。是啊华仔居然发烧了!?赛斯的反应夸张太多了,反倒让晏华有点想笑。

我…
哼哼,快点休息吧我会照顾你的!

赛斯跟着一串话说得是尤为自然,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情况晏也华懒得想,毕竟几年的间断续相处足以让他看得清一个人的为人,其余言行也就无所谓了。赛斯、虽说是神职人员作风却和一般人完全不同,但谁又能否认他解决过的事情呢。

晏华稍微用力按下赛斯挡自己眼前的手,转身坐回床边,他拉开被子的一角坐进去,额头似乎稍微凉快一点了。

华仔这种时候向神祈愿一下会好的很快呢!赛斯坐在床沿轻轻地提了一句神,他偏过头看向背靠床板的晏华,蒙上一层暗色的海蓝双眸一如少年时。晏华察觉自己一侧的手背被人覆上,他动了动眼皮倒是没和赛斯计较。那就快点安静吧,晏华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只是他迟迟没有闭上眼,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再然后…记忆里视野归于更浓的黑暗,不是突然停电般令人寂寞而是平和与安静。额头上落下与手背不同的温度,随后被按着肩膀卧床掖好被子。

隐约间听见声线变了的神官说了一句,神会保佑你。

啊、当自己不知道赛斯平时奉行的那套准则嘛,比起不靠谱的对方还不如自己啊。…但晏华房间里,的确是久违地出现了第二个呼吸声。

晏华突兀地笑出声,用肩膀撞开门的时候对待疼痛已经麻木。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境地想象太过偏激惨淡的人,只是目前实在好不到哪里。右手没有知觉的情况下打偏已经是家常便饭的现象了,不知疼痛也不知疲倦的怪物在追随上楼时被处理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少了一大半,但比起自己幻力枯竭的处境…晏华回过神计算估量之后的对比数据是冷酷无情的。

——深呼吸,然后引爆在沿楼层在电子设备密集的地方安下的纽扣炸弹。

这是晏华在这次任务之前以防万一特地准备的,身为神之头脑自然不会随便留下遗憾,嗯,是派上了用处。拔地而起的大厦半腰开始碎裂崩塌,晏华冷静地退到最外圈腰抵上栏杆,透过荷鲁斯之眼还能看到天台门内怪物群的躁动。

举起枪再把试图挤过变形门框的怪物击退——就算他的人生落幕就此落幕也不需要怪物的衬托——来时一人的晏华,离开世间也选择独自一人。已经已经动不了手指了,晏华叹口气觉得让神器这么与自己最后在一起还是挺好的,只是空间微微扭曲过后,荷鲁斯之眼闪烁起光芒,隐约像是与其他神器共鸣。

大块碎石被爆炸气流炸开,脚底下踩着的大楼正在崩塌进行时,晏华瞧见过无数次的崩坏景象终于自己亲身体会了一番。大概是在边沿的缘故直接的巨石砸落还没有遇到,只不过失血晕的厉害又晃荡,让晏华状态愈发糟糕甚至意识几近失去控制。他只希望那些蠢材懂得破译自己电脑,然后看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处理办法。

神之头脑的晏华在最后一秒还在计算——然后被人打断。
[祈祷吧 神会保佑你的]

似曾相识的话语入耳,被爆炸风浪掀飞到半空的晏华咳出大口鲜血意识涣散,不知道什么时候淅淅沥沥下起金色的雨,灰蓝的天幕被镀上温柔色泽。抑扬顿挫的祈祷声奏响,柔和之风托住了被金色液体覆盖住大半身体的晏华,被右手刺骨疼痛唤醒大脑的同时晏华第一反应自然是可以扣动扳机了。但除此之外身体内部却暖洋洋的,碎骨感都一并消失了。

他借着风落在地面,手中的狙击枪作支撑但还是耐不住体力缺乏单膝跪下。棕发的神官就在他面前神情肃穆吟诵祈祷,扩散弥漫开来的淡金雾气落在神器使与人类身上是治疗与祝福,落在怪物身上是消融与噩梦。

“神是存在的,”神官看到晏华落地后笑容轻佻开口,手中的羽蛇权杖所缀带子四下飘扬,由幻力凝聚的金光浓郁地离开几米就模糊了人影,晏华忽地就放了心松力双膝跪地就差扑倒在街上。却被对方以同样双膝跪地的姿势及时轻抱住,晏华衣服上的血液尽数蹭到对方洁白的神官服上。

晏华来不及细想对方动作,更或者除了卡在嗓子眼的名字他也无法再作出更多的反应。

“虽然他听不到人的祈祷…”神官大人抱着兼职神器使的中央庭公务人员自顾自说下去,“但是神职员听得到。”

晏华陷入虚脱的昏迷之前听见了一句话,随后与从前额头相同又不同的触感落在自己嘴角。

“神当给予独行之人一个吻。”

=Fin
索一下除非标明不然每一篇的设定应该都不同[…]

这篇里晏华是正常上学毕业工作直到成为神器使,赛斯是自幼被教堂抚养教育各处游历
主要是私心想写写看同样深受“神”眷顾[赛斯的天赋与晏华的头脑]的两人之间断断续续的缘分羁绊
“独行之人”是晏华也是赛斯,“神”也不单单指所信奉的神

>华仔本来在税务局工作是chaz告诉的XD还没有攻略完这对嘤嘤嘤
>诶嘿嘿欢迎磕赛晏的小伙伴聊天扯淡啊

评论(13)
热度(174)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