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时令之歌

-cp赛晏[赛斯x晏华]

-灵感来自前几天和同好扯天后做的梦并不是正经版!←强行设定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只能徒步过去!

-万年不会取题目,题文无关

 

>>>

交通工具因为动力不足而彻底瘫痪,所有的导航系统也被磁场扭曲而派不上用场。原本定的远程会议计划也因为骤然间出了变数的磁场连接不上而作罢,在得到雷切尔确切无误需要一周以上修复的消息后,晏华决定跟着赛斯亲自到教廷与高层沟通。

 

起码根据不良神官的说法他知道一条小路,穿过山间去一趟来回不过三四天,空出来开会的时间也比干等着绰绰有余。晏华提前处理好尽可能多的事务后再叮嘱接手人员一番,在赛斯的带领下自油柏路走上幽静的田间小路,最后踏入群山的领域。

 

在晏华眼前铺展的景象就绘本上常出现的那种,错落分层有致的厚实的油画般的绿色,还有隐隐蕴含的枯黄。也算得上是养人眼的美景,可晏华除了闷头赶路,并没有心情欣赏。

 

就连赛斯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话都没几句回应。

 

 

“还有多久。”晏华揉了揉太阳穴叫住扛着羽蛇杖在前面带路的赛斯,以他的视力察觉范围内毫无人烟的痕迹。现在约莫是刚过晌午,叶间投下光影斑驳,偶尔有流水声潺潺就如原始森林般静谧,耐心下来也只有走兽低吼和飞鸟啼鸣,风摩挲过各异的叶片流转出一曲悠扬清乐。“华仔我已经走得很快了…还有半天吧?”赛斯跳开几步单手握住羽蛇抵背在身后,抬头眺望远处模棱两可地回答,“那老头儿的地方我不可能记错啦,就三天两头过去我也有点烦啊。”

 

“是你不认真工作在前才被训吧。”此刻脚踩过的路是连地图都没有记载的位置,晏华眼下除了跟着赛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事情的紧急…”“我当然知道!”赛斯脑后的辫子晃晃,背对晏华摆手也用上了安抚口吻,“毕竟我可是沟通纽带不是,华仔你放心啦~走下去明天中午之前一定可以到的。”

 

权杖底部拨开杂草,赛斯轻轻松松几步踩着石块自成的台阶而上,手抓住盘踞在古树的藤蔓借力将自己拉上,长吁口气站稳,“来,华仔我们继续走吧——”赛斯心底里不打小算盘的时候笑起来眼尾不怎么上调,反倒显出了神官的正经,他把羽蛇靠在树干上仍旧抓着藤蔓,俯下身向晏华伸出另一只手,“小心那些滑哒哒的苔藓!我以前总是被滑倒哦、气死我了…”

 

赛斯一不留神就开始叽里咕噜,晏华习以为常没有接话茬,看着神官向他伸出的那只手:赛斯戴着的黑手套布料很薄,更方便勾勒手指精致线条,和晏华用以握住狙击枪特制的手套并不一样。视角不同的关系,晏华看到手套在腕口微微敞开露出一丝常年不见光而格外白皙的肌肤。晏华把嘴边的我自己走咽回,默不作声搭上赛斯的手,自己指尖也扣住赛斯手腕,配合默契一同施力踩着石块几步跃上。

 

“快一些…”晏华松口气没有发生意外的曲折,抽回手后又打算催促的时候顺着赛斯突然偏过的视线下意识一起转过头——苍翠欲滴的群山就在短短的几次呼吸间,就在赛斯手肘搭上晏华的肩膀上隔着衣服温度还没有传递的时候,连他的双眼都无从判断具体是从哪一点开始的——璀璨金黄,灼灼殷红。神之头脑一刹间都只能仅仅描述个大体、完全无法表达出一瞬间从枯败绿意后显露出的缤纷。

 

柔和的能量以晏华身边那人为中心辐散开,覆盖了晏华能察觉的最大范围。寂静的森林在躁动、在发自内心的愉悦,纵然晏华对风花罗曼之事不太敏感,也能从鸟兽叫声感受到对这“奇迹”的喜悦之情。迅速抽枝爆芽绽放的娇嫩花朵,褪下绿意点燃紫红的簇簇树叶,还有散发果香的累累黄金果实,原本按部就班在四季的植物以一种荒诞又奇异的比例活生生展现在晏华眼前。

 

“哈哈、这样他们就、就知道本小叮当回来了——”赛斯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气虚几分断续起来,但是看起来洋溢出来的兴奋是盖过了疲倦,“是‘神’的馈赠啊!那群家伙一定会这么说的,哎哎——”

晏华不知道赛斯这番话里几分真心几分耍滑头,但是对上赛斯苍穹色的双眼还是舍弃了多余的询问,“神器的力量掌握很快嘛、赛斯。”

 

“那当然,主要是想给华仔看哦!”赛斯紧握自己的羽蛇权杖与晏华并肩,搭在肩头的手屈指碰了碰晏华的眼镜一角,“怎么样哦?”

“泡女人那一套在我身上可行不通。”晏华嘴角稍微勾了勾没有戳穿,拉着赛斯的手臂搭在自己另一边肩头靠得更近,分担一部分重量继续往前走。

 

走几步后晏华抬眼看了眼天空,开口,“嗯,很漂亮。”

 

=Fin

梦里是赛斯带着晏华一路走一边整得漫山遍野的果子一边啃x最后是两个人愉快的烤蘑菇

灰常可爱蹲在石头灶旁边烤蘑菇的赛三岁和晏三岁半[不是

仔细想想中心思想就是带对象回娘家看看啊!!!


评论(9)
热度(9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