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赛晏]猫与酒不可兼得

-cp赛晏[赛斯x晏华]

-*赛斯兽化[猫耳]状态注意,没什么中心内容的恶趣味产物<

 

>>>

愉快的偷闲喝酒时光中止了。

 

赛斯用拇指按住细长颈的酒瓶口,他在感受到肩膀的触碰后迟疑了几秒才偏过头,头顶两侧的一对棕色的猫耳跟着抖了抖,尖尖划出一道弧度。“啊、啊哦——”吸气后缓和语言功能的单音节语气词,神官大人海蓝色的双眼似乎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又迅速地消失不见,“嗯、华仔!”赛斯回过神扬起手使劲挥了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即便他口中的人近在咫尺。近到赛斯一开口那股子醇香酒气就溜了几丝进鼻腔,晏华嗅得出这不是赛斯平时喝的那种,平心而论不在劣质酒的范围内,但他愈发皱起眉用手示意性扇了扇。

 

“喝醉了?”

“当然没有。”

 

神官大人回答地快速又斩钉截铁,像是很有说服力的样子。随后他身后尾巴勾起一支倾了三分之一酒液的酒杯递到晏华眼前,玻璃杯内玫瑰色的液体担得起漂亮两字,“来、华仔——干杯。”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捧住方才一直抱在怀里的墨绿色酒瓶要和他碰杯,被晏华及时按回了桌面上。晏华认得出来眼前这位棕发扎着过腰辫子而且面带红晕的家伙是谁,只是多了一对微微颤抖着的猫耳和圈住酒杯的尾巴,除此之外就是以往每一次他到酒吧抓到对方翘班的模样。

 

“……”

“不喝就算了,不要浪费啊。”

 

赛斯眼镜勉强还架在鼻梁上,隔着黑框镜片后的蓝眸神采奕奕,格外亮晶晶的。他打着哈哈举止略有夸张却没有含糊,就像是那杯用尾巴圈住的酒,再晃晃悠悠也没有倾倒在晏华的领口上,自始自终克制一段距离。“行了,看起来你有比擅离职守更重要的事情解释了。”晏华没有办法在算作公众场合的酒吧对赛斯进行更为详细的询问,他看着赛斯将酒杯的酒灌入口中,有些匆忙导致没有完全喝完,一丝瑰色液体顺着嘴角下滑。

 

约莫是鬼使神差,晏华抬起手腕用指腹测过那丝酒液,手掌心贴上赛斯的脸颊,尾指的指尖碰到了完好的人耳。最后顺着脸颊往上,食指触及的动物耳朵感也是真实的。温度稍微高一点,也更加柔软。

 

“……。”不是在做梦,晏华还是在实际行动之后敲定事实。

“……嗝。”赛斯显然有些受到惊吓,抱着酒瓶子打了个嗝,尾巴也就没拿稳把酒杯砸在地上,不过清脆的碎玻璃声并没有在嘈杂的酒吧里引起太大的注意。晏华转过头对着老板说声明天结账,手一捞扯住了神官挂在胸前的坠子往外走。勒、勒人了喂!?赛斯从椅子上跳下来时候还不忘晃晃酒瓶子,确定空了才顺手放到某张桌子上,用手背蹭了蹭自己莫名其妙开始发烫的脸三两步跟上一起走。

 

>>

“华仔…你这样我很不方便走路啊。”赛斯被风一吹似乎又清醒了一点,反应过来怎么看都觉得姿势怪怪的,细长的尾巴从大衣的里面冒出来,勾过晏华的腰漫无目的地搔了几下。晏华一个激灵松手停了脚步,想起来这样像极了他看见赛斯用小鱼干逗猫时候猫咪的撒娇动作。前面的停下来了,后面的还没有反应,赛斯撞上了晏华后背磕到额头,吃痛地叫出声。

 

老实说晏华并不喜欢处理这种事情,此处特指与赛斯相关的事。他深呼吸按捺下有些烦躁的心情,回过头看见赛斯呼呼吹着额头,尾巴一摇一摆很轻松,完全不介意自己身体的变化。赛斯指尖揉揉自己额头,看到晏华回过头后转眼想到了什么,手指内扣到掌心比了个猫爪招呼的动作,尾巴弯起心情愉悦的弧度,连带着猫耳朵都抖了几抖。

 

“华仔,喵!”

“…我不想动武。”

“……对不起我错了。”

 

众所周知,神官大人的认错的速度也是一流的。于是他收起自己的动作调节尴尬气氛地拍拍自己的裤子和风衣,装模作样地咳嗽几声严肃起来。可赛斯看着晏华用一种疑似看智障的眼神盯自己,尤为对上透过镜片的那对冷蓝色眼神…他一阵寒颤连带着尾巴都软趴趴垂在屁股后面,落在地面轻扫几下,权当为清洁工做了贡献。

 

“是啦是啦,别开口,让我想想发生了什么的…”赛斯眼神在晏华的脸上转了一圈还是选择别开,他心虚地明显可惜晏华并不想给他这个台阶下,冷眼看着赛斯,“我喝酒了,嗯…”赛斯酝酿措辞,尾巴勾住自己的手腕绕在一起表示心情的复杂,“不过我也没什么感觉啊…毕竟我是小叮当啊!多了区区的尾巴和耳朵怎么能——”“阻止你继续翘班喝酒?”晏华适时地补上一句话,正常应该是讥讽的语气到他嘴里反倒更显得严肃。赛斯一下子住口,撅嘴吹了不成调的口哨故技重施试图缓和气氛。

 

“随随便便就喝来路不明的酒,心真宽啊。”从赛斯嘴里得到的讯息意料之中毫无用处,晏华都懒得多问几句了,“去给雷切尔检查一下吧。”“……!?”赛斯头顶的猫耳朵一下子立起来,看得晏华楞了一下,活脱脱一副炸毛状,“不不不、!”赛斯分分钟表明立场,拒绝三连,我不,拒绝,告辞。咽口水往后退几步转身就想跑——被晏华踏步上前一手抓住了尾巴。

 

“喂!!——”

“嗯?”

 

跑路失败的赛斯担忧着疼痛而及时收住了步子,不过他是真的不想被当成研究对象尤其是雷切尔那家伙的。毕竟对赛斯而言只是冒出来耳朵和尾巴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以后接近猫咪偷懒还更方便了啊?…被扯住尾巴的赛斯内心戏很足,然而肢体动作上还是灰溜溜回到晏华的跟前,用手握住自个儿尾巴一截抽回来,“拜托,我现在还不是什么大事,去了雷切尔那里就是真的要出人命了啊。”

 

“不想去,非常不想去,”而且要浪费自己享受的时间更加不想去,赛斯非常坚决地否决了这个提议,也放弃了逃跑的想法,双手一摊,“好了好了我会回去值班的、华仔你倒是有事快点走吧——”一句话尾音拖得老长倒不像是催促人离开的语气。

晏华瞥了他一眼,“那就先回去。”刚才抓在掌心里的确是动物尾巴感觉,连骨头都可以摸得到,就是不清楚和赛斯本身有多大的联系。

“回哪去?我不要回中央庭会被他看到的!”赛斯双手交叠比一个大叉,“要不然去华仔家吧!又近又方便,而且我饿了诶…”赛斯从委屈变化到理直气壮的态度也是非常快了,尾巴又凑回晏华的手腕附近蹭蹭,腆着脸满是讨好意味。

 

一秒,两秒,三秒,晏华只是看着赛斯没有开口拒绝,虽然仍旧是板着脸,但赛斯知道有戏了。

 

他们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赛斯懂得自己要抓住机会。武力不太划得来的话…赛斯立着猫耳的脑袋凑过去离晏华近了些,学着不知道从哪看的动作——是杂志上还是视频里,还是平时围着自己的主子身上——毛绒绒的耳朵沿着晏华没有被衣领盖住的脖子蹭几下,“华仔——”

 

即便“用心险恶”得太过明显,但也算得上撒娇吧。晏华这么想着,拒绝的话一时间没说出口。总而言之…大晚上站在街边吹风绝对不是正确的选择,晏华没有正面回答赛斯的问题而是用手拨开他的脑袋,转身迈步。赛斯镜框后的眼睛眯成一线,嘴唇上扬一副乐呵样子,他当然知道这是往哪的的路。一路上在赛斯试图和晏华勾肩搭背一起走的时候遭到了拒绝,备受挫折地赛斯想想还是用尾巴圈住了晏华的手腕晃晃,自己空着手呵热气肩并肩不紧不慢走着。

 

晏华算是半妥协了。

 

>>

风衣总是盖着尾巴难受,而且华仔家有暖气也不会冷——一进门就嚷嚷着的神官把大衣脱了丢在一把椅子上,自己也扑到了晏华家球形沙发里滚了一遭,如果赛斯体型再小一点大概会更有代入感吧。按理来说晏华家里是不会有这种懒人沙发的,奈何某人来的次数太多并且不断聒噪地抱怨沙发硬…晏华摇摇头自认栽,把自己的外套理好挂上衣架,想着准备什么饭就去厨房了。

 

赛斯埋在松软的沙发里眨眨眼感叹自己今天的运气不错,有可爱的妹子送酒还能到晏华家蹭饭!——嘿嘿,又扑腾了一下自己的尾巴从沙发里站起来跟到厨房里。他看着晏华从冰箱取出食材热了锅,抽空系上灰蓝色围裙在背后打了个结,白色的带子在晏华腰间垂下飘荡。……,结果出于某种奇怪的冲动心态,在赛斯害得晏华手一抖差点把半罐子盐都倒进锅子里后被轰出厨房。赛斯委屈吧啦歪过头看着厨房的玻璃门拉上,隔着毛玻璃只能看到模糊的晏华身影。哎呀,他只是想碰碰晏华背后的带子而已嘛!?绝对不是摸腰啊!

 

紧急处理了一下将要进赛斯胃里的饭,顺带给赛斯煮了一碗醒酒汤。下厨并不什么难事,除了能饱腹的炒饭外还多下了碟小菜。估摸着差不多了晏华托着托盘单手开门,结果看到赛斯刻意营造出的一种弃猫背影还是差点把手里的托盘摔他脸上。冷静,不能浪费。晏华尽量保持面不改色的状态,把手中的饭菜放到桌子上,同时吝啬于分给神官一个眼神。

 

“吃完自己洗。”

“怎么这样!我和你说哦,你这样可是养不好猫的!”

“我不养猫。”

“诶诶诶,那我怎么办!?”

 

赛斯就着在沙发里的姿势伸了个懒腰,用以非常震惊的语气回应晏华,不过起身后第一件事还是一点点挪向自己晚饭的动作出卖了他,晏华瞥了眼也就懒得继续这个话题。他转身解下围裙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拉开椅子坐下处理带到家里的公务。毕竟回到家并不是代表自己可以放下心,无论是中央庭还是自己家,对于晏华来说只是办公场所的变化罢了——除了有赛斯在的时候。

 

虽然不解为什么多了耳朵和尾巴赛斯会这.么.跳,但晏华发现自己还没有清静多久,灯管投下的灯光被挡住了。赛斯叼着一片青菜叶子正在嚼嚼吃进去,嘴角边还有几粒米黄色的饭粒,而他现在踩在其他自己还未看的资料上,“……”资料要紧而没有第一时间把赛斯整下去真是晏华今天最大的失误。他看着赛斯用舌尖舔掉嘴角的米粒,吧唧嘴念叨着华仔手艺是不是退步了为什么这么咸啊之类的话,全然忘记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晏华很想无视赛斯,最起码让他先把手头的资料看完,但是神官大人喋喋不休的作死精神让神之头脑的晏华都无法集中精神——晏华一个没忍住握拳砸在了桌面上,“赛斯!?”

 

“啊嘞嘞,华仔消消气嘛!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这样啦,可能是猫咪的天性吧!”赛斯的尾巴又绕回晏华的手腕上,他吓了一跳却弯眸笑眯眯,自从发现变化后他是入戏得很快,因为是背光面容在阴影之下,唯独海蓝色眼睛如猫一样璀璨,“华仔你就体谅一下嘛!”

“…怎么变回去。”直白的视线注视,晏华隐隐觉得自己要败下阵来先一步错开视线。的确,被人俯视的感觉并不好,他用脚尖点着地随时可以让自己做的椅子向后退离几步。

“谁知道呢,说不定像童话故事里一样被真爱亲一口就恢复了!”赛斯笑容着实有点没心没肺,蹲在晏华堆满资料的桌子上,像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繁杂问题的天真家伙,哦,也仅仅是表面罢了,“哎呀,既然说到了华仔就来试一下吧——”

“…”晏华一瞬间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这种无稽之谈,另一位干脆当他默认了。赛斯伸手拇指轻压上对方下巴,嘀咕吐槽了一句华仔又没有刮胡子糙糙的不舒服,附身低头亲上晏华嘴唇。不是很好的氛围也没有特殊的意义,突如其来的一个吻。赛斯和晏华都不是什么扭扭捏捏的人,视线相交也看得到对方同样颜色不同调子的眼眸中自己的容貌。

 

赛斯嘴唇上的酒味被炒饭味道代替,没让晏华反感。就算晏华表情再冷冰冰唇瓣也是柔软的,赛斯吸吮着人唇瓣交换气息,舌尖悄咪咪想滑进对方算不得设防的口腔。本来有可能会是一段美好的开始——直到赛斯突然间觉得自己失去平衡,控制不住地往前一栽。

 

扑通。

身后摇晃着来平衡身体的尾巴消失了,椅子支撑不了两个人的重量,赛斯压着晏华摔到在地上。单页的资料即便是被夹子固定耐不住两个人闹腾,桌子被狠狠一撞写满字的纸张噗倏扬起来。赛斯舔舔自己嘴唇有些茫然,后知后觉抬起手碰碰脑袋,啊,没有了欸!——赛斯开心失落夹杂没几秒,垂眸瞥见晏华后脑勺磕在地嘴角抖抖,神色冷得可怕。

 

……完了完了完了这次真的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赛斯倒抽口气一瞬间就怂了,玩得太过了该怎么收场在线等急——靠,他连掏出手机的勇气都没有啊!?赛斯咕咚又脑子里过了百十来种死法最后还是被晏华一枪爆头的几率来得高…赛斯几分诚惶诚恐站起来挠挠头,讪笑几声伸手拉起晏华,“啊…华仔你看,我真爱是你耶!”

 

“嗯、开心吗!!神也认可我们哦!”

“哈哈,一下子就变回来了我还有点不习惯了呢!…”

“……呃”

“我们有话好说不要动武……啊啊啊”

 

晏华相当冷静地抓住赛斯在比划的一只手,扭身手肘抵住对方腰侧一用力顺当地给了赛斯一记过肩摔。啊,资料已经乱成一团了,晏华权衡一下得出结论还是先来几下解气比较好。

 

“这个月,下个月,下下个月,这个季度的奖金没有了。”

“………………喵…”

 

很快就要没有猫也没有酒的神官大人就十分低谷了。

 

=Fin

评论(18)
热度(174)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