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国戏]观后感

-现代AU/伪原著线
-cp国戏[有栖院御国x狼谷吊戏]
-前者参考卖萌三十题的大学背景 交往同居状态

>>>
狼谷吊戏当然是活着的啦。

他赤脚踩上细软白沙走几步没有触发事件,远处一望无际的碧蓝海洋泛起细浪,在阳光下折射零碎白光粼粼得晃人眼。再普通不过的沙滩风光,自己现在暂居的城市是靠海也不难过去,按理来说并没有什么执念的地方…虽说人做梦的内容各不相同难有规律可循,但最近并没有接触这一类的…啊呀,狼谷吊戏陷入不解,不过比起阴森可怖的梦境现在还是不错的。

狼谷吊戏只得耐着性子继续沿沙滩走着,踩下的两排脚印被翻涌上的海浪抚平。直至听到不远处有人声熙攘,依稀分辨出是一家人,奔跑在狼谷吊戏眼前的粉色短发孩子容貌格外眼熟。啊嘞、盾酱嘛——?狼谷吊戏以另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注视他挚友的童年往事,半晌才意识到“有所不同”。

嗯、嗯——?狼谷吊戏隐隐察觉不对的时候画面又切换了,他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被动接受着这场电影的邀请。大概、能猜到是什么内容吧…不过是一个孩子的过去或者说进行时罢了。狼谷吊戏打了个哈欠,自认自己的同情心不多,对,出生之前家庭就支离破碎,好赌的父亲签下一大笔债将幼子作为见证者。除此之外,对年幼的孩子也能下得了手也真是人渣啊——狼谷吊戏这么想着。

非常像了嗯,狼谷吊戏走马观花地看完了孩子的幼年。有可能是太过相似反而有种无法言喻的排斥感,狼谷吊戏从一开始的饶有兴致到百无聊赖。啊啊、他对于他人的过去并不感兴趣,即便是“自己”也一样。他经历过的事情不需要从另一个人身上获取什么…说不准就是自己呢,不过这也无所谓了。

无论是完全照抄了友人的暑期生活体验还是某次事件的诱发因之一,狼谷吊戏抱臂无动于衷。最多也就是再看见身手更为矫健的自己的手握黑剑,穿刺之处扬起一地灰尘时候感叹真厉害哦。那是什么呢?不是人类吧,狼谷吊戏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他的注意力勉强之下被另一个金发的男人吸引,啊呀比起自己,有了和国酱更相似的存在就让人有了好奇吧。

没有共鸣也不是同情,更说不上幸灾乐祸。狼谷吊戏能肯定的就是他无法升腾起怜悯。

是自己选择道路啊,应该庆幸吧、已经活着了不是吗?

狼谷吊戏只是旁观者,操纵一切的作俑者也没有让他细细浏览的打算,仍旧是浮光掠影,让他大脑一阵胀痛。再度平稳下来的时候,目之所及,狭长苍白的走廊自天花板开裂,黑黝黝的缝隙里掉落碎石与墙灰。灯管摇摇欲坠灯光被水晕开,狼谷吊戏看见倒在血泊之中的“自己”腹部汩汩冒着血。

不远处站着的人是御国。

像是某个不按套路编剧的家伙设定的剧情,狼谷吊戏自我催眠般安抚,指尖搭在掌心,有温热粘稠的血液在流淌。没有失血过多并发的乏力头晕状况,不过突然就一身血也是怪难受的。狼谷吊戏下意识站在阴影之下眺望他们,眨眼间回放目睹过方才一切——在家人的循循诱导下与远超当前状态的家伙战斗,更有出乎意料的狐狸与蛇加入,落得这番地步并不奇怪啊。

狼谷吊戏能看到的仅仅是表层发生的事,远做不到故事中窥见内心活动的想法,他能看见的就是“自己”言行所作所为——毕竟不是同一个人。

最后是有栖院御国结束了狼谷吊戏的观影,狼谷吊戏看见他蹲下身子的时候松口气,想着果然还是国酱靠得住啊。他感受倒在地上的自己鲜血溢出几近停止,即将失去意识,脖颈沾染漆黑无法动弹也发不出声。

狼谷吊戏也无法肯定这个世界的有栖院御国对自己是什么情感,总归不是枕边人那位一样吧——

当这位有栖院御国手中黑绳凝结的匕首刺入“自己”心脏的时候,干裂的嘴唇翕动说了几个字。狼谷吊戏不知道地上的自己有没有听清,反正自己是看得清清楚楚。毕竟以往自己做噩梦惊醒时,有栖院御国总会跟着说那么一遍。

——“噗、咳…”

冰冷刺骨洞穿过心脏,一瞬间逼真的死亡体验令狼谷吊戏惊醒。

“呼——”

暖气正常运作所以房间温度足够暖和,狼谷吊戏反复捏着手掌心,哈、幸好没有讨厌的黏着感…他宽下心叹口气,偏过头看着熟睡的金发男人犹豫了一下。眉眼就是一样嘛,唔…自家的是多了那份驯染幼的温和。

狼谷吊戏端详到一半对方突然睁开眼,茶眸里出现了受惊瞳孔收缩的狼谷吊戏。

“…我、”狼谷吊戏坦白地速度总是非常快的,只不过还没有酝酿好后半句话,含糊在舌尖。在尴尬气氛散开前,狼谷吊戏被有栖院御国伸手勾住脖子拉回被窝,他阖上眼手穿过狼谷吊戏腋下主动贴近对方,轻哼声带了点撒娇意味。

有栖院御国把头埋在狼谷吊戏颈窝里,鼻尖抵到狼谷吊戏裸露在外而变得冰凉的肌肤。

“如你所愿。”
“睡吧,吊戏。”

=Fin
非SV世界观下的吊戏看SV观后感【…】
大半夜写的所以等困兮兮写好初稿后我就忘了要表达什么!嗯,毫无意义的流水账 ←
很喜欢写梦了【x

评论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