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国戏国]Vinegar

-伪原著架空向
-cp国戏国[正剧国/C3国x狼谷吊戏]
-时间线是C3两小无猜期,突发性傻白甜、大概

>>>
金钱至上主义的狼谷吊戏对待自己已经接受的任务还是相当认真的,尤其在不完成就没工资甚至会倒扣的情况下,就算心底里提不起兴致也会摇着尾巴扬起灿烂笑容紧盯目标。

啊,就像是这样。

狼谷吊戏跟在有栖院御国身后三步远的位置,东张西望像是外出游览的孩子般兴奋,可任凭有栖院御国怎么加快减慢步伐或者往刁钻的街道口穿梭就是甩不掉这个尾巴。有栖院御国嘁声暗自不爽,说是周末自已的活动时间…但是、被狼谷吊戏跟着又算什么啊?啧,这么明显的监视…

已经不是单纯想做什么事,而是甩掉狼谷吊戏排在首位。有栖院御国带起兜帽稍微猫腰低下身子就往人群里挤,他也讨厌人声嘈杂的地方但目前也只好试试这种方法——“呃、嗯…?”从地上影子缝隙推断来说应该不会撞到人的,一声感叹让他迟疑地停下脚步,…是自己撞到了吗?有栖院御国顿了下,抬头想着判断清楚状况,却在看到对方面容后声音卡在喉咙出不来。

“啊呀…这是谁呢。”对方语气轻浮声线却有挥之不去的熟悉感,他把头顶的牛仔帽向后一压,低头对上少年的视线,茶眸里倒映出的有栖院御国模样和他本人几乎无差。他用拇指捻住自个肩头垂下的橙色发辫,蹙眉嘴角扬起颇有无奈的意味,“很是眼熟啊。”

“…呵,我也这么觉得。”有栖院御国一时分不清这是不是C3的花招,自我保护意识为先手臂横在自己腰间,睡眼朦胧的黑蛇顺着手臂蜿蜒爬下,嘶嘶吐信和自己的主人站在同一阵线。可惜随后对方丝毫不在意地用手指点了点黑蛇的脑袋,口吻同样的自来熟,“啊呀我就说今天怎么找不到你,jeje——离开太久可不行啊。”

嫉妒的真祖,代号doubt-doubt,现在被赋予的名字是jeje。他猩红的蛇信子舔过来者的指尖,虽说夹杂了些许陌生的气味但是血液缔结的契约让他判断对方亦是自己主人。“……嘶”jeje血红色的眼珠子转转,扬起的上半身前后晃晃观察自己依托手臂的主人,又看看戳自己脑袋的家伙,茫然费解之下听到了第三者狼谷吊戏的声音后又缓缓缩回有栖院御国的帽兜里。

“呼哈——小国、你跑的太快了、我会跟丢的哦。”狼谷吊戏并没有从人潮中挤过来而是更为简单地踩着行道树追上距离,从树上跃下的方式来到有栖院御国身边。他将双手搭在矮他一头的少年肩头絮絮叨叨,洋溢关心的话语无非是让人从心底生厌毫无诚意的客套话,也只有狼谷吊戏自己乐此不彼。

所幸在有栖院御国按捺不住会做出更剧烈的抗议之前,狼谷吊戏敛起笑容收回手转过身,略微抬头眼神冰冷——纵使容貌高都相似还挂着温和笑容,从内而外散发的森然敌意显露无遗。“哎呀哎呀,这位——应该怎么称呼呢。”狼谷吊戏将相处一段日子的少年护在身后,虚抓住一只手做好下一步动作的准备,在没有判断来者敌意锁定的对象是自己还是少年之前,他并不能草率放下心。

“…吊戏先生,你挡着我视线了。”有栖院御国隐隐察觉狼谷吊戏动作之后的意味一丝真实,但并不想承认,用以其他举动中断这一推测,他皱起眉横跨一步与狼谷吊戏站一线看向眼前的人。

“——连我都不认识了吗,吊戏桑还真是差劲啊。”来者松开玩弄发辫的手插进褐色马甲的衣兜,视线打量过瞪他的有栖院御国后停在狼谷吊戏的脸上,“一个人?车守桑和弓景桑都还不在是吧。”

“…?”还未听过的名字,却在出口的瞬间令狼谷吊戏抓住有栖院御国袖口的手指骤然施力,随即松开断了两人联系。有栖院御国没有放过这一细小的变化,当他打算进一步观察的时候狼谷吊戏偏偏转过来脑袋,蹙眉一副紧张严肃的样子。狼谷吊戏一双鎏金的细长眸子紧盯猎物般将少年至于盘中般剖析——不适感上涌,真是令人生厌的感觉,有栖院御国否决方才的幼稚想法回以锐利眼神。这反倒让狼谷吊戏一瞬间愕然,自顾自点点头又用手指勾住有栖院御国的袖口带开几步。

“都是…小国?”说出口的结论有些荒唐可是也没有其他的选项,狼谷吊戏稍加思索还是先一步确认自己的首要任务——保护现属于C3的有栖院御国。对面的家伙怡然自得地看着狼谷吊戏动作,目光跳跃几下似乎仍没有过多放在面容比自己稚嫩几分的有栖院御国身上,戏谑目光兜兜转转回到狼谷吊戏身上。狼谷吊戏没来由地松口气后开始思索另一个问题,“呃,没有否认?所以说小国这是你双胞胎哥哥…?”

“闭嘴,我才没有。”有栖院御国被狼谷吊戏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努力克制后抿唇开口,“所以你到底是谁。”“啊?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古董商而已。”毫无信服力的回答,对方语气轻快的回答后向前几步伸手向有栖院御国,狼谷吊戏没有出手阻拦任着身份暂定的家伙举动碰到有栖院御国。

众目睽睽之下什么都没有发生,自称古董商的那位手穿过有栖院御国的肩头。对方表情看来是意料之中顺势摊手没有解释,“哎呀哎呀果然是这样呢。”“……欸?”比对方慢了一拍反应过来的有栖院御国有些被戏耍的感觉,不免恼怒几分反手挥过,同样也接触不到实体。狼谷吊戏倒是没有太过吃惊的表现,眨眨眼睛看着两位,“嗯嗯、小国以后的性格可真糟糕啊。”

“都是拜你所赐,人渣——”再度确认了没有否认前提的身份,他偏过头弯眸,留出一线茶色,“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去死吧。”
“即便是小国的拜托——很抱歉现在做不到呢!”狼谷吊戏顺其自然接话,既然碰不到自己的保护目标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扬唇用故作认真的口吻,“不过以后有机会的话、说不定在收到一大笔钱之后就会改变主意了呢!”
“嗯嗯?现在就要暴露本性了么,果然被踩着头接受金钱施舍在你计划之中吧。”
“呜哇真是大胆的想法呢www、当然如果是小国的请求我付诸行动也没有问题吧?哎呀呀能碰到的话现在让你踩着头也可以哦,我完全没有意见的。”

有栖院御国就看着狼谷吊戏和那个像极了自己的家伙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不仅突然间看起来就熟络话题内容还越来越奇怪,……开什么玩笑啊,就是非常的不爽了。介于被无视在一旁和另一种情绪的交织下,有栖院御国抓着狼谷吊戏的手腕往自己身边一扯后头也不回的往回走,“吊戏先生,回去了。”“我说……啊、啊啊,小国今天不逛了吗。”

“没兴致,还不如回去逗jeje。”
“嘶……?”
“哈哈——这么容易被看出情绪可不行啊。”

随后声音的传来又让有栖院御国停下脚步,站定转身单手抱臂挑眉,“哦——怎么,不舍得让他和我走吗。”“…哈?”少年的有栖院御国虽说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但是挑着对方会变脸色的词汇说出口还是做得到的,有栖院御国故意把手往上挪了挪,搭在狼谷吊戏的肩头摆出近似依靠的姿势,“虽然你们对话很糟糕——哈,看吧,太容易被看出情绪可不行啊。”

“呵。”古董商笑容不可置否的僵了僵,他一开始就没有低估自己少年时期的性格,不过也只是顺着这个莫名其妙的机会心血来潮逗弄一下…过头了看起来反而奇怪吗。他又把手腕搭在自己肩上碰了碰细辫子,却有若有若无地无法触碰感。这样啊,大概是时间快到了。他还真一下子没想到足以支撑长久反击的话,不过随时会脱身的话可以采取的行动就多了。

“可别让[吊戏先生]把你带[坏]了啊。”古董商这么说着几步拉近了他与狼谷吊戏的距离,纵使知道他无法触碰到狼谷吊戏,但在有栖院御国偏过头所看到的视野里,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脸庞正覆盖掉狼谷吊戏愕然的表情。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呃…嗯、嗯嗯???亲到了?不对,碰不到才是…!??

有栖院御国莫名紧张地把狼谷吊戏往自己这边扯了一把,对方动作踉跄和古董商错开身体,自己没有看错的话,狼谷吊戏的面颊似乎是微红了?掩盖下意识动作后又忍不住小心翼翼看几眼。

“…吊戏先生?”
“…啊?没事没事,一下子看到小国凑过来有点被吓到而已…”
“那不是我。”
“…咳,好的好的,一下子看到那位古董商凑过来被吓到了!”

有栖院御国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纠正时的语气弥漫酸酸味道,眼神倏地盯住自称古董商的金发男人,那人恶劣地笑笑故意竖起手指贴在自己的唇前,没有说出声做了几个口型。有栖院御国一时间没有看懂意味是什么,只觉得一阵风过眼睛酸涩,眨眼睁开下一秒眼前没有了对方的踪迹。

“呜哇,真是超麻烦的家伙啊。”狼谷吊戏平复心情反手捏了捏有栖院御国握住自己手的掌心,笑吟吟的表情落在有栖院御国眼底就是横竖有些微妙。有栖院御国努力回忆着消失的古董商最后比的口型,模模糊糊就是记不起来是什么含义。“喂、吊戏…”有栖院御国记起来自己身边的人存在,手肘一碰狼谷吊戏想问意思,这会儿倒是像个少年一样懂得借助他人帮忙。

“嗯?没有什么意思哦。”狼谷吊戏看了一眼就明白有栖院御国的询问,食指指腹贴在自己嘴唇前动作如出一辙地笑起来,在有栖院御国不满前又贴在少年柔软的樱色嘴唇上,“小国以后就知道了。”

“毕竟是你自己说的哦!”
“…我才不承认那是我。”

可的确是小国未来的样子呢。狼谷吊戏仍旧是笑笑,停下未出口的后半句话,即便没有确凿证据但他已经深信不疑了。有栖院御国收声撇撇嘴,看似对狼谷吊戏态度不以为然,转身闷头走路是真的要回去。狼谷吊戏连忙跟上安抚几句,总之会说的——但远远不是现在。

当然狼谷吊戏也有无法看到的地方,譬如有栖院御国低下头耳尖微粉,更多是因为反应过来的嘴唇触感。

…萌芽。

=Fin
瞎叨叨,我喜欢少年[.

评论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