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新临]柚子

-半架空背景
-cp新临[岸谷新罗x折原临也],微妙的半默认交往状态
-没啥中心内容就是个流水账小相处,主要是自己突然想吃柚子

>>>

岸谷新罗的作息时间向来不怎么好,身为密医并不是规规矩矩的八小时工作制,就算自己安排好了规划安排也耐不住大多是突发性的外出急诊——谁能要求那些刀尖口舔血的人做个预约呢。饭点时间、洗澡时候、甚至是半夜凌晨一个电话过来也不得不提上医疗箱推门出去。不过和自己的兴趣爱好相关的职业,辛苦的同时也有高额酬报还是没有太多怨言,总的来说岸谷新罗还是很满意自己的现状的。

不过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也不能太亏待自己的——岸谷新罗困倦到出电梯开门的时候差点一头撞到门,跌跌撞撞回到卧室丢开箱子就扑倒在床上,随意裹了被子一角翻身用手搂过自己松松软软的枕头,埋进柔软床铺上进入梦乡。兴许真的是太累了,岸谷新罗昏沉着就陷入了睡眠,恍惚间就在空白的梦里看到一位漆黑身影。玲珑有致的身材而言的确是一位女性,她手握一把两米高同样无光的镰刀站在白色的水面上,脚尖触及的位置泛起圈圈涟漪。

这不是岸谷新罗第一次梦见她,恰恰相反在单调的梦境里是他不多的记忆。岸谷新罗不明白自己身处何位,但他无数次见过这位无从知晓名字甚至是面容的女性,因为她脖颈之上是一缕黑影。是的,没有头,宛若传说中的Dullahan,但是女性的形象总让人无法再下更确切的定论……

像往常一样,自己是靠近不了的所以也没有其它的打算,倒不如现在远远看着来的合算。……嗯,是不是哪里不太对。迷糊睡着的岸谷新罗皱起眉打了个寒颤,自己分明没有移动的打算但是总感觉画面有些摇摇晃晃还有聒噪的声音…

啪。

岸谷新罗以脸着地的方式从床上摔到地面,并没有铺上软垫的地板更加是冰凉的,直接从梦中惊醒。“嘶——痛、痛痛痛!”茫然惊吓掺半的岸谷新罗揉揉脸再揉揉眼角,另只手撑着地面先把整个趴在地上的形象支起来盘腿坐着,“什、什么什么?小偷吗?”

“我可不觉得新罗家里有什么值得小偷光顾的。”
“……”

罪魁祸首折原临也大咧咧站在床边低头瞥了眼岸谷新罗,颇为嫌弃地把手中被子一角丢开,“才七点怎么就开始睡觉了啊,难道新罗已经是老年人了吗~?”“我没有向你报告休息时间的必要吧折原君——?”岸谷新罗张嘴心情复杂了半天有气无力顿了下脑袋,深呼吸让疲乏的大脑清醒一下,“我忙了一天一夜才刚刚沾着枕头、!!除非火灾地震…请不要打扰我。”

“真发生的话我可没有空顾及新罗呢!”折原临也的神情并没有在听完岸谷新罗控诉后有一丝愧疚,只是稍微偏偏头仍旧用着愉悦笑容做出笃定宣言。

“那现在也不需要顾及,谢谢。”果断地拒绝“好意”后岸谷新罗从地上站起来,小腿被自身重量压着血液循环不畅走几步还有个踉跄,又是被理所当然嘲笑几声。

“所以…折原君大驾光临穷酸的这里想做什么呢?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岸谷新罗把自己滑落在地的被子理好半坐在床沿,拿过闹钟看了眼时钟才过Ⅶ罢了,叹气抬眼回看折原临也,“还是没找到平和…”“我来蹭饭的,可不想听见什么糟糕的字眼而倒了胃口。”折原临也用以失望的眼神打量了岸谷新罗一眼,“谁知道你在睡觉。”

“……说起来,你怎么进来的。”
“阳台的门没关。”
“……。”
“啊,放心放心,我进来的时候顺手给你锁上啦。粗心大意的新罗真让人不省心呢——”
“呵、呵呵。”

怎么没摔下去…不、咳…还是权当是接了一个赔本买卖的任务吧,岸谷新罗这么想着又站起来。晃悠着身子迈开步子,睡的时候连外套都没有摘,现在才觉得皱巴巴颇有影响美观。“冰箱里还有什么?”
“不知道诶,为什么要问我啊。还有新罗——你刚刚睡着的时候笑的真恶心哦。”
“啊,因为梦见了妖精。”

岸谷新罗转过身对衣橱的等身镜理理衣领随口回答,这种事情隐瞒不隐瞒都没有区别,早就和对方讲述过自己过于奇妙的梦境和奇异女性,自然也没有抹去自己的好奇与近似于恋慕的情绪。只是这次回话后半晌没听到反应,岸谷新罗回过头就看见折原临也凑到自己面前。

“呃——!!”被狠狠吓了一跳的岸谷新罗后退几步后脑勺磕到镜子发出清脆声音,一口气没提上来脸色一下子难看。先是脸贴地再是磕镜子,岸谷新罗在怀疑是不是福祸平衡的机制在起作用。按道理说折原临也还比矮上几分,但是岸谷新罗下意识弯腰的姿势就有种抬头仰视的趋向,岸谷新罗眯了下眼睛思索现在的状况,折原临也已经一条手臂曲起逼近他靠住镜子,近得足够营造暧昧气息。

……嗯,什么什么,这是壁咚吗。岸谷新罗两只手还搭在自己脑袋上,换个说法也是懒得伸手推开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习惯起了这种若有若无的动作。“…折原君,你这不是吃过东西过来的吗。”分辨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味道,但是饭食的气味站在衣服上一时半会还是消不掉的,岸谷新罗莫名就觉得自己也饿了,分明之前还是一门心思想着休息。更糟糕了喂。

“之前在应付客人啦!虽然是浪费了一桌子好菜、不过看着对方真是没有胃口呢。”折原临也低下头同样眯起血眸,难得没有带上眼镜的岸谷医生半睁半眯的模样不知为何有点好笑,“不过吃了点水果,新罗要猜一下嘛!”“…啊,太过分了吧。”岸谷新罗想着折原临也以蹭饭理由把一个通宵工作又累又饥肠辘辘的人从床上叫起,结果只是自己任性而放弃美食。医生的心情发生了变化,停下了揉头动作的岸谷新罗背靠镜面站直了,身高的略微优势显示出来,他抬起头使劲眨了眨眼睛,眼中的折原临也仍旧是一派狡黠笑容。

“我想睡觉了…”岸谷新罗嘀咕一声向前靠了靠,偏过头贴上折原临也的唇瓣,在对方并没有刻意设防的前提下舌尖轻松滑进口腔。折原临也一个激灵撑在镜子上的手差点下滑,诶诶本来是自己想干的事结果被抢先了,细微诧异错失了主动权的最佳争夺时机。营造了机会的可是自己耶。折原临也愤懑地想着却也没有多大抗拒岸谷新罗的亲吻,任着岸谷医生掠夺自己口腔的气息,用以诉说的舌尖缠绵几分。

哇哦——不管是劝诱迷途羔羊继续走向歧路还是叮嘱创伤躯体悉心安养的舌头,此刻纠缠在一起。

就当折原临也有点脸颊泛红温度浮高,想夸岸谷医生在吻技上有进步的时候对方偏偏结束了这一个吻,“哈?”折原临也喘息几口后退半步手背一抹嘴角,看着突然手指抵住下巴的岸谷新罗不解,“喂…”“啊,是柚子吧!”岸谷新罗一脸恍然大悟握拳锤手,弯眸笑容灿烂的做出肯定回答,“还是偏酸的诶,折原君改口味了吗?”

“…………”
“对吧对吧,好了,那我就继续睡了你不要打扰……”
“…”
“…等、不要扯我领子我要睡觉你自己去冰箱看食材啦!!”
“……”

“咳、不能呼吸了你住手啊…”一只手抓着岸谷新罗衬衣的领子使劲拉,岸谷新罗嘴角抽抽总觉得委屈的应该是自己啊,难道不是折原君先问的问题吗、自己找点提示还有错了!?奈何对方才不管呢。白大褂散开着衬衣衣角也被掀开,一只手的指尖按着腰线就是探进那块肌肤位置连带腰带也往下扯,岸谷新罗保为了证自己呼吸正常心思先放在领子上,另一边又让他措手不及。啊啊完全提不起力气啊…

“折原君你这是入室抢劫吗!?”
“是啊!但是新罗家没有钱就换成劫色好了。”
“…不不,银行卡在我床头密码是唔唔唔!!!!”

折原临也锻炼出来的身手在这种时候就体现出来了,瞬间抽回手跟着右脚上前一别顺顺利利把试图抵抗的岸谷医生撂倒在地上,手掌横过掌心压在岸谷新罗泛红的两片嘴唇上,对方说话间呼吸的气息一阵湿热。折原临也略带得意地蹲在一旁看着对方仰面躺到的姿势,“要赢过我新罗还太嫩了——来吧,我就教教你大人的夜生活该做什么哦♪”

“……折原君,我为我之前失礼的行为向你道歉然后我现在只想睡觉。”
“提议驳回。”

=Fin

真的是新临.新临.新临
非常喜欢主动的折原了

评论(1)
热度(3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
[欢迎私信来和我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