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即便是到现在有栖院御国也不明白自己前面的举动究竟是图什么。他也得为自己的下一餐着想,怎么想再带个累赘都是愚蠢至极的问题。于是他停下脚步,攥着呢料子的手松了分力气。

他开口才意识到还不曾问过姓名,喂字出了半个调子身后的人便有了反应。另一只沾上泥浆还有草根脏兮兮的手在他掌心划拉几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使得有栖院御国带着疑惑去看他。

他转过头看向孩子,雷声作响让男人脖间的黑蛇挪动着位置,倾盆而下的雨水滴答冲刷掉了一部分糊在他脸上的泥。他看着的那个小家伙也是,甚至睫毛上还挂着一串水珠,鼻头通红指不准是冻的还是哭的。

有栖院御国瞧着捡起来的孩子又喂了一声,孩子收敛低眉顺眼的姿态抬了头也看他。正巧一道闪电,金色照亮了天与地与有栖院御国的眼睛。

孩子紧紧握住了有栖院御国一根手指,尽力克制自己的哭腔,眼睛在刹那闪电带来光线后又黯淡了。

他说带着他一起走吧。


“除了救人我什么都会。”

评论
热度(6)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