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15.

-听说你不认识我-

-性转国戏国 *有修平妹砸客串

-学院pa,大概是不良设定,一个狗血情节

——

狼谷吊戏拍拍自己脑袋试图忘记老师们换汤不换药的批评教育,走出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等在外面的露木修平叫住。

 

露木修平是借住在狼谷吊戏家里的远方表妹,是个童颜看起来比狼谷吊戏年轻了好几岁,不过修平转学过来后和狼谷吊戏同所高中。她额前刘海似乎被某个人一剪刀剪平,齐耳的褐色直发搭配倒是标准的乖巧学生样。“吊戏学姐,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进办公室受批评教育了。”露木修平用手轻推鼻梁上三角形的半框眼镜,看到狼谷吊戏转过身就从写好字的本子上撕下一张便签给贴到狼谷吊戏的额头上,“你再被叫一次就要扣你下个月零用钱了。”

 

“……对不起只有那个请不要做!”用脚尖在地面画着圈心不在焉的狼谷吊戏听到后半句就精神了,撇眉可怜兮兮地双手合十对着露木修平来了个九十度弯腰,“我知道错了啦…呜呜!”“你每次都是这样说…”露木修平用笔帽戳了戳狼谷吊戏的额头,对狼谷吊戏说话的可信度有着明显怀疑。“对不起啦呜呜…”但是又耐不住狼谷吊戏厚着脸皮凑过抱住自己,虽说都是女生但被柔软的胸部挤压着脸不知不觉发烫,露木修平结结巴巴凶不起来只好松了口,“你把便签上的给我记住了,这个月别再惹事了。”

 

“哎呀呀就知道修酱最好啦~~爱你哦啾❤”“…午休时间到了,你自己注意点吧。”露木修平有些狼狈地从狼谷吊戏怀里挣脱开来,推了推眼镜把揉皱的制服离整齐就走了。

 

“呜呜、人家只是觉得无聊嘛…”狼谷吊戏摘了纸片也不过是好好学习之类的话,揉成一天丢进垃圾桶唉声叹气,把手背在脑后走回自己的教室。露木修平是B2栋的高一,自己是高二学生,结果还是要被人家隔了一整栋楼追过来提醒。狼谷吊戏吸吸鼻子,不就是从“某些同学”那边借了点钱嘛…还是安稳点吧,狼谷吊戏想着从自己口袋往外蹦的票子还是打住了糟糕的想法。

 

不过这只是打消了狼谷吊戏主动找事的念头罢了,如果事情找上她的话…她可没有放弃机会的想法。

 

连接到E5教学楼的走廊有些吵闹,狼谷吊戏眯起眼瞥过去觉得这些家伙眼生得厉害。几乎把整座学校学生老师包括职工的面孔记下来的狼谷吊戏想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匹配的信息,怕不是校外混进来的小混混。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学校所在的地段比较混乱,说好听点是繁华热闹人流量大,说难听点就是鱼龙混杂容易滋事。大部分人送孩子进来是为了图个顺理成章的文凭,教学内容反倒不是重点,总体来说学校开设还是比较顺利的。今年保安拨资金也充足多了,大规模的斗殴事件几乎没发生,但是小打小闹总归是不可避免的嘛…。

 

心里正觉得憋屈的狼谷吊戏嘴角一扬,注意到三四个人站在最先的那一个视线在自己胸口和大腿留连。“哎呀,这不是学长们吗?来C3有什么事情哦?”狼谷吊戏侧过身稍微避开了赤裸的目光,弯眸笑起来主动搭话,“是来找老师们的嘛?需不需要带路呢~~?”

 

“哈哈…没想到这里的路有点绕啊…”对面轻咳一声点点头收回肆意的姿态,借着狼谷吊戏的话说下去,“那麻烦学妹带路了哈。”“扑哧,那就跟着我走吧,”狼谷吊戏右手手腕纹了一只黑鸦,独独食指指甲涂了金黄色指甲油,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成功带走了对方的视线。偶尔路过的学生瞧见是狼谷吊戏在带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经过的学生在逐渐减少,学校最近也在翻新教室所以有几间完全是空无一人的状态。狼谷吊戏估摸着在这儿闹事也不会太引人注目就停下来,“不过呢,带路费是一万礼札哦,只支持现金。”“……哈?”对方看见狼谷吊戏不走了也跟着止了步子,看见矮了自己一个脑袋的狼谷吊戏转过身晃晃要钱的姿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先后退了一步再开口,“???你在做梦吗。”

 

“没钱还想要我给你带路?”狼谷吊戏看着对方后退动作和自己需要抬头,嘴角抽抽发现身高差距有点大让她瞬间有点不太爽,双手叉腰语气轻快的同时脸色阴沉下来,“一路上看够了吧?”“什么???”“嘁。”狼谷吊戏瞥到了对方用手捂了下自己口袋,鼓鼓囊囊八成是装了钱所以有些警觉,不过这种被一吓就乱了方寸的果然是新来的家伙吧?狼谷吊戏懒得多费口舌,拉开架势一脚对着人一条腿就踢过去,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对方疼得叫出声撞到墙壁。

 

“啊呀。”狼谷吊戏扫视看了圈附近的人,他们各自后退一步,“来C3栋惹事?也不问问我狼谷吊戏?”“你这是抢劫啊…”“呵,我的地盘你不认识我就算了还看了我那么久带路不给钱谁给你的勇气?”狼谷吊戏一个眼神甩过去,原本叉腰的双手单手横在自己胸前反而把胸部挤得更大。狼谷吊戏从不好端端穿着制服,黑色的外套褪了一半在臂弯,内衬的白色解开领口的三颗口子,全靠一个红色蝴蝶结挡住了胸口大片雪白。

 

“连钱都留下还想走吗?”被狼谷吊戏踢到的人倒也是皮糙肉厚,捂了会儿腿想要站起来,只是明显没了底气。说实话他只是听说这个学校女生质量好才看一眼也没真的想搞事,结果遇上了一个巴不得天天搞事的狼谷吊戏。“我、我没钱啊…”

 

听到没钱狼谷吊戏就不乐意了,金色的指甲点点男人的鼻尖轻蔑极了,轻笑一声抬起腿踹在墙壁上,靴子的尖头就在男子胯下离命根子几厘米距离的位置。说许他该庆幸狼谷吊戏没有直接踩上去?“你再说一次……~~?”狼谷吊戏向前压过身子神情反而柔和了,收肩故作娇柔的动作做的相当熟练,“真的不给嘛…”

 

如果他的脚没有踩在那个位置的话。

 

“人家看你口袋里不是有钱包嘛…”狼谷吊戏有些苦恼地收回手指咬着大拇指指甲,短裙因为抬起的腿撩起下滑,原本布料不多现在能遮盖的肌肤就更少了。只不过看起来“娇滴滴”的狼谷吊戏大腿上遍布着粉色伤疤,大面积的伤疤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些什么。被胯下咚的男人咽了口口水,天性使然视线稍微下移似乎看到了短裙下面一点点黑色…是蕾丝吗…

 

“…够了。”“唉哟!”

 

局面僵持的时候狼谷吊戏后脑勺一阵痛,一不小心往上踹了一点后退几步捂着脑袋,下意识无视掉有个因为下身被碰到还以为要被踹了吓得惨叫出声的人。“呜、太过分了,谁打人家呀…”“打的就是你。”

 

狼谷吊戏嗅到一股淡淡的红茶味道,金色的发丝从眼前一晃而过,这下子算是认出来是谁敢对自己动手。金发的女生穿着和狼谷吊戏同款的制服,手里还拿着一只玩偶。红色洋裙连缀着繁复的荷叶边与蕾丝,带着花边的羊角小洋帽下是编入细碎小花的亚麻色双麻花辫,做工精致的让人无法将它和普通的洋娃娃联系在一起。而拿着它的主人也拥有一头堪比童话中精灵发丝色泽的金发,黑色十字架发夹固定的鱼骨辫掺在及背长发里。

 

“嘤嘤嘤,国酱下手越来越重了我会被你敲傻的。”

“那你就傻着。”

“不嘛不嘛,傻了国酱养我吗?”

“不养,下一个。”

“呜哇——艾贝鲁酱你看看、国酱超过分的哦!”

“不许和我的艾贝鲁搭讪!”

 

有栖院御国掂了掂手里厚厚的一本书,黑色书籍上用银粉写着狼谷吊戏看不懂的语言。有栖院御国的阅览范围往往让狼谷吊戏摸不着头脑。有栖院御国更是没把陌生的家伙放在眼里,教训了狼谷吊戏后就自顾自走了。不过会到没有教室也没有办公室的楼道里,怎么想都不是意外吧?狼谷吊戏也顾不上捞自己的钱了,小跑几步追上有栖院御国一只手试图穿过她臂弯挽住,虽然被甩开了几次最后还是让狼谷吊戏得逞了。

 

“国酱午餐想吃什么呢,我帮你买然后去老地方吧?”

“你是没带饭卡还是饭卡没钱了?”

“诶嘿嘿,不要在意细节啦——国酱?”

“算了,记得艾贝鲁的小饼干。”

“遵命女王陛下ヾ (o ° ω ° O ) ノ゙——”

 

=Fin

其实是很正常的女子高中生日常☆


评论
热度(7)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